|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一五六章隱秘法陣

第一五六章隱秘法陣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3-01 03:49  字數:3586

第一五六章隱秘法陣

木易將一些事情前後連貫起來,頓時將地護法的做法意圖,大致的掌握。

「我還有一個地方不明白!」木易皺眉說道,「既然你最想要的東西在這第三個玉盒之中,為什麼你不直接搶奪這第三個玉盒,而是先拿下第二個玉盒?如果你那麼做,這妖丹已經在你的手中了!看來這第二個玉盒之中的寶物,更加重要!」

「門主果然聰明的緊!」地護法大笑說道:「呵呵,因為老夫忌憚!門主雖然才辟穀期,但實力深不可查,連定海宗掌門都莫名其妙的死在門主的手中,老夫忌憚門主的實力,所以一定要先奪下這第二個玉盒!」

地護法說著,將第二個玉盒取出,從中取出了一塊血色的三角令牌。

地護法不由分說的打入一道法訣在令牌中,後者頓時血光一閃。

木易又退後了兩步,周圍被一層三昧真火包裹,他更加小心翼翼,但卻沒有出手。

他還有絕招沒有亮出,在此之前,他,對手究竟有那些手段!

「嗷~」一聲咆哮從地底傳出,緊接著地面一陣劇烈晃動,並裂開了一個大口。

一隻渾身銀白的雪狼,從地底冒出,它起初只有三尺大小,但很快迎風便漲,化為了十丈之巨。雪狼的雙眸,雖然獃滯無神,卻泛出金色光芒。

金瞳銀狼!木易心中一驚,這一定是相當可怕的雪狼妖王!

「這隻狼王,身前可是金丹修為,縱然被煉化成屍獸,也是實力可怕的很!相信門主也聽說過,丹士雖然從不露面,但他們的實力。與固元期修士有天壤之別!門主雖然實力超群,也不可能是這隻狼王的對手!」地護法冷冷的要挾道:

「將那妖丹交給我,我可以放你走!我志在成為丹士,與人無擾!」

「你真會放過我?」木易看了那巨大的狼王一眼,眉頭深皺。

「不錯!我可以立誓!」地護法肅然說道。

「且信你一次!」木易將手中的第三隻玉盒,拋給了地護法。

大概是沒想到木易會如此痛快,地護法驚訝的結果木盒,小心的打開一看。裡面果然有一顆純白的寸許大妖丹,表面泛著淡淡的金光。

玉盒一開啟,頓時整個大殿中都瀰漫著一股精粹之極的元氣,這妖丹果然非同尋常。

「你該兌現承諾了!」看著欣喜若狂的地護法,木易淡淡的說道。

「你還是太大意了!我為什麼要留下一個活口?」地護法得意大笑,「哈哈,就為了剛才那句微不足道的承諾?承諾一文不值!當年我對聖主忠心耿耿,他卻執意要將寶物留給下一個能修鍊《聖火真訣》的人!」

說著,地護法就要驅動血色令牌。讓狼王攻擊木易。

木易搖了搖頭,問道:「等一等,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盼你解答!這第一個玉盒中的寶物……」

「要死之人何必多問!老夫已經拿到妖丹,還會與你多加廢話么!」地護法大笑聲中,將手指在血色令牌上一點。

然而,地護法手指就在離令牌不過毫釐之間時,突然停住。

「你!」地護法瞪眼看著木易,滿臉的驚駭和不可思議。

一股騰騰的火焰,從地護法的七竅中突然冒出,十分可怖,地護法傾盡全力。也只能與這來自身體內部的火焰勉強抗衡。

而這時,木易已經祭出了三昧真火!後者沖向地護法時,地護法根本沒有餘力抵抗!

內外夾攻的火焰之中,地護法就此隕落!

他臨死前,眼神中還是驚訝困惑之色。不明白自己怎麼中了木易的招。

「那是幾滴精血!」木易輕聲說道。

他從地護法身上取下血色令牌、妖丹等物,然後再祭出一團火焰,將後者的屍身點燃。

木易看著地護法一點點的化為灰燼,心中也是感概,若不是他預先留下後手。也許此時隕落的,就是自己!

當初在進入此秘境時,木易暗中將幾滴精血化為火焰,與火屬性真元一起藏入了地護法體內,將地護法帶入此處後,他將那些火屬性真元悉數收回,這幾滴精血,卻留在了對方的體內。

精血不激發其中蘊含的威能時,一點異常也沒有,所以地護法沒有察覺出任何異常,而一旦木易激發,那種從體內發作的烈火,卻讓地護法措手不及!

就算讓地護法重生,他也不會想到,區區幾滴精血,竟然能蘊含如此可怕的威能!

木易重新打入一道法訣在血色令牌之中,結果那巨大的屍獸狼王,又再次縮小成三尺大小,仍然一動不動。

他嘗試著利用這令牌控制狼王,果然十分容易,只須打入一道法訣,然後下達命令,後者就會執行。

更有意思的是,這狼王並無生命,縮小後可以收入乾坤袋中,十分便捷。

想必以前的屍門中人,也是用這種方法裝載煉屍,否則出門時身後總是跟著幾具屍體,未免也太難看!

那顆珍貴的妖丹,也被木易收回了玉盒中,放入乾坤袋內。

雖然得到了兩件寶物,但木易此行的目的仍然沒有達到——他還沒有找到任何與聖主、與他血脈有關的線索!

木易在周圍找了幾圈,什麼也沒有發現。這處秘境,到這裡就是盡頭。

那三座石台,也被木易仔仔細細的查了個通透,甚至還用血牙刃將其斬碎,卻都毫無收穫。

聖主在此處失蹤,為何沒有留下線索?

木易百思不得其解。

可惜,地護法已死,關於聖主的事情,知道的人更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