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一三五章獻祭

第一三五章獻祭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19 23:17  字數:3468

第一三五章獻祭木易看到青兒的舉動後,就已經有了這種想法,如今聽到聖女這般說,他猶豫了一會後,還是咬破指尖,擠出幾滴精血,滴在那刻有「火」字的男子石像底座上。

血液竟然瞬間被石質底座吸收,只流下一點點極淡的痕迹,不仔細看都看不出來!

隨即,石像表面泛出一層淡淡的紅光,彷彿一層薄薄的火焰。

紅光掩映下,原本冷冰冰沒有生命的石像,竟然生動靈現,彷彿一個活生生的真人。

木易並沒有在意這石像,他急忙向石像底座閃耀出的一片紅光看去,這些紅光匯聚成密密麻麻的古文字,當頭的四個大字,果然正是《聖火真訣》!

木易心中又驚又喜,他一邊小心提防,一邊仔細向這些文字看去。

果然,前面一部分口訣,和他已經掌握的《聖火真訣》一模一樣。

不過,眼前的這份口訣,明顯更加完整,字數多出了數倍,辟穀期、神遊期、固元期的功法都有,甚至一直到如何以天地為引、身體為鼎、真元為葯,最終煉化金丹!

半個時辰後,木易一口氣將口訣看完,全部默記於心。

聖女微微一笑:「老身說過,會將完整的《聖火真訣》交給木道友,沒有食言吧!」

「多謝聖女!」木易向聖女拱手一禮,忍不住用複雜的神色,看向那第一代火護法石像。

這是一個頗為清秀的中年男子,書生模樣,眉宇間,竟讓木易感到有些親切。

木易不禁問道:「聖女大人,我的血脈,和這位火護法,是否也有關聯?」

「你倒是聰明的緊!不過,具體細節。在你幫老身取到寶物之前,老身是不會透露的!」聖女不置可否的答道。

木易眉頭微皺:「我已經跟隨聖女到了地宮,難道聖女還不肯透露那是什麼寶物么?」

「木道友不必心急。〖答〗案很快揭曉!」聖女神秘的一笑,然後正色說道:「青兒,你準備好了么?」

青兒雖然還有些害怕,不過她還是咬著嘴唇點了點頭。

「好!」聖女輕聲說道:「柳家千年使命。也許今日就能完成!」

聖女說著,又取出了一塊拳頭大小的黑色四方玉印,玉印上,一條黑龍盤旋向上,昂首張口。栩栩如生。

「好一件水屬性法器!」木易心中一動,他也曾修鍊過水屬性功法,感應到這玉印法器上散發出水屬性真元十分精粹,顯然不是凡品。

同是水屬性功法,玄門修士的水屬性玄氣靈光多為藍色;而黃宗水屬性黃元多為黑色。

聖女將黑龍印向身前空中一拋,後者自行飛到這圓形宮殿的正〖中〗央,聖女然後向黑龍印打入了幾道黑霞真元。

黑龍印立刻在半空中滴溜溜的旋轉起來,眨眼間化作丈許大小。

一道道水屬性真元。隨著聖女的十指連彈。不斷沒入黑龍印中,黑龍印的表面,開始閃耀出一層凝厚的黑光。

木易心中暗暗讚歎,對方果然是比他高出一個小境界的神遊期修士,在相隔數十丈的地方隔空操縱法器,還能將真元法力控制的如此精妙。想必這與神遊期修士可以離體的意識神念有關。

而在木易身邊不遠處的青兒,卻一直微微顫慄。似乎非常緊張。

片刻後,黑龍印上的黑龍。已經化作了二三丈長,它忽然黑光一閃的從玉印上一躍飛出,在半空中盤旋了幾圈。

雖然木易知道這黑龍只是精粹法力通過高明法器所演化而成的,但其十分逼真,彷彿真的看到了一隻傳聞中的龍,尤其是它雙目中透露的倨傲神色,似乎不把木易等人放在眼中!

黑龍兜轉了幾圈後,忽然對著下方的石塊地面張口一噴,頓時便有一道尺許粗細的黑色光柱,沒入地面內。

下一刻,令木易大吃一驚的一幕發生了!

一道血光從地面上一閃的飛出,沒入黑色光柱中。

黑色光柱旋即消失,黑龍也飛回了黑龍印中,黑龍印也變回了拳頭大小的原形,只是半空中,憑空又多出了一個玉印。

這個玉印,通體血紅,被一層濃濃的血光籠罩,血印也只有拳頭大小,印身上,也是一條真龍,只是顏色都是血色,而且隱隱間還有一股血腥氣散出。

聖女停止施法、收回了黑龍印,她看向那血印的神色間,異常莊重,充滿了崇敬之意。

她的胸口起伏不定,不知是因為激動,還是因為剛才施法消耗了太多的真元法力,也許是兩者都有。

「青兒,你先來!」聖女輕聲說道。

「姑姑,我怕!」青兒猶豫了片刻後,忍不住抽泣起來,不敢向前一步。

「怕什麼!這是我們柳家的使命!柳家千餘年來,世世代代所做的,都為這一刻,好不容易又有了繼承先祖血脈的你出現,你怎麼能害怕!」聖女臉色一沉的說道。

「姑姑,姐姐告訴我,如果成功,我會變成另外一個人,是么?」青兒哭泣著說道。

「不要聽她們胡說!」聖女臉色變的柔和了許多,她走到青兒身前,替她擦去眼淚,寬慰道:「青兒別怕,一切都會非常順利,你會變得十分強大,讓我們柳家名揚四海!身為柳家人,一定要繼承祖訓、光宗耀祖,不是么?」

青兒在聖女的勸慰下,點了點頭,緩緩向那血印走去。

木易心中大奇,聽著這奇怪的對話,看著那奇怪的玉印,他的心中,總有一種不妙的感覺,但如何不妙,卻又說不上來!

處於提防之心,他又後退了十餘丈,與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