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六集一戰成名第一二三章物是人非(求月票!)

第六集一戰成名第一二三章物是人非(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14 00:59  字數:3557

「哈哈!」御風神君走後,地牢中,師叔忽然大笑起來。

「我不僅要殺死閔君,更要他身敗名裂!」師叔重複著木易的話語,贊道:「好小子!老夫原本以為你被肖月寒教成了榆木疙瘩,想不到你竟然行事頗為狠辣!」

「有愛有恨,有情有義,有才有智!很好,很好!」師叔連贊幾聲,然後點了點頭,說道:「你這小子,很對老夫的胃口!」

「老夫就賭這一次!」

師叔沉吟片刻後,最後下定決心說道:「老夫手中的功法,可以交給你!但是,你還要答應老夫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只要弟子力所能及,一定竭盡全力!」木易聞言心中一動。

「老夫當年強行修鍊這套功法,導致走火入魔經脈盡廢,如同廢人。但是,老夫曾聽說,有一種玄妙的高階功法,叫做《神脈訣》,如果你以後築造仙基,並得到這部功法,請務必修鍊,然後你便可以助我恢復經脈,讓老夫能夠恢復修為!」

「《神脈訣》?」木易滿臉疑惑,「弟子從未聽說這種功法!」

師叔說道:「你當然沒有聽說,這部功法,根本不曾在我千島國修仙界中出現!老夫也只是偶然在一部古籍中看到,說這種功法,可以修鍊血脈,重鑄經脈,一定也可以讓我經脈恢復!」

「這麼說,弟子完成此事的可能性,恐怕不高!」木易眉頭一皺。

師叔輕嘆一聲,說道:「聊勝於無!有一線希望,總比徹底絕望要好!」

「弟子可以答應下來!」木易說道,不過他覺得這麼做,自己實在是佔了不少便宜,他還是將《聖火真訣》的第一部分也交給了師叔。

「也許師叔能從中參悟到什麼,對經脈恢復也有好處!」木易寬慰道。

至於師叔掌握的那部分功法,則全在師叔的記憶中。師叔一個字一個字的念將出來,木易凝神細聽。

一邊聽,他體內的真元,也隨之微微流動。

只聽了兩小段,木易就斷定:這功法,不假!

足足過了兩個時辰,師叔才將這一大段口訣念讀完畢,木易將它們牢牢的記在心中。

心脈修鍊有成後,木易的記憶力極好,過目不忘,聽過一遍,就能完全記住。

果然,這段功法講述的,就是如何進一步通過血脈煉化真元,並一舉突破瓶頸、築造仙基的口訣。

這正是木易迫切需要的口訣。

如今木易的丹田,已經被各種真元徹底充滿,修為難以再有明顯進步,除非,他的丹田能發生質變,築造仙基!

那樣,丹田就能將真元壓縮的更加凝厚,更加精粹,可以容納更多的法力,甚至修仙者的身心都將得到翻天覆地的徹底改變。

可以說,只有築造仙基,才是真正擺脫了凡人的層次、進入了修仙者的行列,可以成為「修士」!

修士的神通,也與木易這些弟子,有極大的區別,二者的實力差距,完全是不可逾越的鴻溝。

可以說,對於任何一名優秀的弟子而言,築造仙基,都是他們最大的夢想!

所以,能得到這份口訣,木易還是十分激動。

木易一夜無眠,第二日,宗門果然下達了一份在木易意料中的通告。

通告中提到,原善葯堂首座弟子閔君畏罪潛逃,即日起被驅除出平海宗,並通緝捉拿。…,閔君子被通緝,他之前的證詞自然就做不得數,木易立刻被取消責罰,從死過谷地牢中出來。

御風神君特意來迎接木易,並要護送木易回葯祖峰,但木易卻稱謝婉拒。

他問御風神君借了一隻仙鶴,然後離去。

半路上,木易有意無意的拐過了那座望瀑亭。

剛剛接近,便聽到一陣悠揚婉轉的簫聲傳來,這旋律,木易是那麼的熟悉!

「肖師姐!」

仙鶴載著木易飛近後,木易果然看到,望瀑亭中,正有一名一襲青衣的少女,橫著一支晶瑩玉簫,輕輕吹奏,她的衣裙,隨風而飄,她的秀髮,也隨風擺動。

少女正是肖夢陶,而這座望瀑亭,正是當初木易和她一起修建的石亭。

肖夢陶看到木易後,簫聲微微一凝。

木易也停在了半空中,二人一鶴,隔空相望。

那人,那簫,那曲。

木易曾經都十分熟悉。

「木師弟,拿出紫竹笛,我們一起合奏一曲吧!」

當年肖夢陶的話語,彷彿仍在木易耳邊回蕩。然而今日,二人只是沉默相對。

片刻後,肖夢陶低下了頭,繼續吹奏她的曲譜;而木易,也在凝望一會後,乘鶴離去,徑直去了葯祖峰。

葯祖峰上,花草樹木、樓閣建築,依舊如故;但那些師兄弟,見到木易後,卻明顯多了幾分客氣,少了幾分親切。

短短几個月,卻恍如隔世,看著那些曾經熟悉的面孔,木易竟然有一種十分生疏的感覺。

就連仙鶴小青,似乎也與他少了一些親近之意。

依照規矩,木易首先前去峰頂內殿拜見師父肖月寒。

「起來吧!」肖月寒向跪拜施禮的木易說道,他仍然不死心的問道:「為師問你,你真是親眼目睹,閔君殺死了趙亮徒兒?」

看著師父那不願相信的神色,木易心中有些不忍,但還是點了點頭,一字一句的肅然說道:「此事的確乃弟子親眼所見,谷家後人當時也在場!趙師弟識破了閔君毒殺谷家護衛之事,所以被他滅口!」

肖月寒點了點頭,轉過身去,不再言語。

木易卻發現,師父的身軀,竟在微微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