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九十七章秘道

第九十七章秘道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489

木易一驚,看了一眼周圍,然後緩緩的將紙抽出,輕輕打開。

「逃」!

紙條上只有這麼一個字,卻是鮮紅之色,聞之還有淡淡的血腥氣,似乎是用鮮血所寫。

是誰放下了這張紙條?

毫無疑問,那個叫馨兒的丫鬟可能性最大。

木易不明白這一次見面的丫鬟為什麼會冒險提醒自己,而且一個「逃」字,也根本沒有什麼作用。

木易當然想逃,只是無法做到。

「難道著丫鬟可以幫助我逃走?」木易心中暗道,他將紙條毀去,暫時也沒有表態。

接下來的數日,木易連續收到了幾次這樣的紙條,每次都在那丫鬟出現之後,木易更加肯定,就是這丫鬟留下的紙條!

可是,木易仍然捉摸不透此人的用意,每次都不動聲色。

知道第五日,紙條上多了幾個字:「你的同伴已經走了!」

木易心中一凜,忍不住在紙條後寫上幾個字:「他在哪?「這張紙條,隨後被他房子茶杯中。

」馨兒,請添茶。「木易喚道。

丫鬟應聲而入,她收拾茶具時,一眼就發現了紙條。

她身形微微一動,忍不住憋了一眼木易。然後,她一邊倒茶,一邊用手指蘸著茶水,在桌面上寫下了一個」風「字。

」公子請用茶。「馨兒盈盈退下。

當日,木易沒有在收到任何紙條。第二天她按耐不住心中的焦急,通過厲青通傳,見到了安堂主。

木易開門見山的問道:」不知安堂主打算如何處置晚輩的同伴笑神君?說起來晚輩與他已經好幾天沒有見面,也不知她是否安然無恙!「」真是不巧!老夫今日才託人將他送出此島!是老夫安排不周,理應讓你們在分開前見上一面。「安堂主略帶歉意的含笑說道,並沒有遮掩。

」不過,他的去處,對他的修行十分有益,型芯木老弟也會贊同老夫的安排!「安堂主嘴角流露出神秘的微笑。

木易眉頭一皺,顯然不信:」他是修行風屬性功夫的玄士,晚輩見識淺薄,卻不知道黃宗哪一支能容下笑神君?「安堂主搖了搖頭,笑著說道:」御風神君要去的,不是黃宗十支中的任何一支勢力,而是去投靠本宗的一位大人物。「」本宗除了十支分堂外,還有地、水、火、風四大護法,而老夫正是將御風神君給了風護法,也不至於埋沒他的才能!」

「風護法前輩如何對他?」木易追問道。

「這個老夫也難以揣測。」安堂主神色一沉的說道:「以那御風神君的天賦,如果識趣,定能得到風護法的欣賞和栽培。如果他頑固不化不能教誨,風護法的耐心可沒有老夫這麼好!」

木易不禁暗暗為御風神君擔憂,以他的傲氣,恐怕不一定能屈服於黃宗人物手下。

不過,自己的處境也好不到哪去,來了好幾日,安堂主始終不肯透露抓他來的用意。

而且,安堂主對他越客氣,他就覺得越害怕,戒心越強。

安堂主走後,木易思前想後,決定還是冒險一次。

那個叫馨兒的丫鬟身上,另有文章。

木易寫了一張紙條,塞在茶杯中,內容也只有一個字:「逃」!

馨兒在收拾時,自然看到了這張紙條,她抬起頭來,看了木易一眼。

木易也用手指蘸著茶水,在桌上寫了幾個字:「你能幫我?」

馨兒點了點頭,一邊收拾,一邊又留下了幾個字:「你也要幫我。「木易鄭重的點了點頭,算是允諾。

馨兒隨即收拾完離去,留下心思忐忑的木易。

」也不知道這個丫鬟,是否真能幫到我!「木易心中暗道,雖然機會渺茫,但似乎是他唯一的機會。

接下來幾日,馨兒丫鬟又不再與他傳遞信息,讓木易更加焦急。

終於,馨兒又給他提示,讓他換歌房間。

當然,木易」失手「打翻油燈,將床被點燃,對視火焰直冒。火光立刻驚動了外屋的厲青,他在第一時間進入屋內施展法術,一記地刺術,對視著火出土石直冒,瞬間撲滅了火勢。

雖然房間暫時無法再住人,但是木易絲毫無損,也沒有趁機逃脫,所以厲青還是心中一松,將木易安排在了旁邊的另一間屋中。

馨兒也替木易整理了新床鋪,木易就寢時,果然在枕下又找到了一張字條:」今晚子時「。

字條上只有這四個字,不過木易分明記得,馨兒在收拾房間時,目光在床下多看了幾眼。

木易輕手輕腳的在床底一探,果然發現此處大有文章,那些磚石,有被移動過的跡象。

有封印符在身,木易的丹田法力根本無法調動分毫,血液中的真元,雖然也被封印,卻還有一絲鬆動。

木易很早就發現了這一點,卻一直沒有顯露出來,他在等待機會。

也許現在就是個機會!木易開始極力的催動自己的血液,豆大的汗珠從他額頭上一滴滴的滲出。

終於,有那麼一絲火力可以調動。

木易嘗試著用這絲火力去燒毀身上的封印符。

這封印符十分牢固,怎麼都無法取下,用燈會也無濟於事。不過,當米易在手指端祭出一顆豆大的火苗後,終於將封印符點燃。

片刻間,封印符就化為了灰燼。隨即,木易身上一松!

此時,木易也感覺到了床下傳來的細微動靜。

片刻後,一個身著黑衣的少女從床下鑽出,這是丫鬟馨兒。

」木公子,我先幫你解除封印符!「馨兒向木易密語傳音說道。

」不必了!「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