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九十三章神秘人

第九十三章神秘人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492

第九十三章神秘人

御風神君顧不得體內的傷勢,也開始主動施展出一道道風刃、一股股狂風等法術,攻擊那兩名青元玄士。

他很清楚,若是木易被擊敗,自己也是性命不保!

可是,那兩名青元玄士護體的一層薄若透明的火光,防禦力極為不俗,根本不是御風神君重傷之餘施展出的法術能夠破壞的!

「哇!」御風神君連續強行催動幾次法術後,引起體內氣血翻湧,當即噴出一口淤血,染紅了胸前衣衫一片。

孫袁早已經遠遠的閃開,不敢直面御風神君,見到對手吐血後,面露得意獰笑。

「再拖延片刻,只怕無需我出手,你就要傷發而亡!」孫袁冷笑一聲,卻仍然不敢上前來出手糾纏。

突然,正在得意大笑的孫袁,覺得腳下陡然間地動山搖,竟然身形不穩,摔倒在地。

不遠處的其他人,也感覺到地面的震動,但沒有孫袁那麼明顯。

孫袁正驚駭間,身前數丈外的石土中,竟然黃光一閃的竄出兩道黃影,就落在他的身前!

竟然是兩個人!兩個身著黃衣、完全沒有見過的陌生中年人!

「竟然有這麼多人!」其中一名禿頂的中年人略微一驚,然後大量了周圍一番。

他的目光,一次從眾人身上掃過,最後卻停在了木易身上,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還點了點頭,向同伴說道:

「安堂主,火護法說的不錯,此子的確大非尋常!」

這名叫「安堂主」的中年人,倒是長的頗有書生氣質,他捋了捋頜下三寸黑須,也向木易點了點頭。

「這兩人竟然能從地下山石中冒出,難道是傳聞中的地行術!?」孫袁心念一動,頓時大驚失色。

如果是這樣,這兩個神秘人的身份,可就十分可怕!

孫袁想到這裡,立刻便輕手輕腳的向後退去,趁著這兩人的注意力都被激戰中的木易等人吸引,爭取逃的越遠越好!

「哼!想走?」禿頭中年人沒有轉身,卻彷彿背後有眼一般,將孫袁的一舉一動掌握的十分清楚。

他伸手向後一拍,頓時五道真氣如箭般噴射而出,化為五支長達丈許的水箭,向孫袁激射而來!

「前輩饒命!」孫袁嚇得大聲求饒,同時狂催真元,祭出一片洶湧的火焰,迎向那幾隻水箭。

「噗噗」幾聲輕響,水箭輕易的穿透火焰,隨即在孫袁身上洞穿了幾個大洞。

孫袁發出「啊」的一聲慘叫,就此隕落!

兩個神秘人物突然出現,並以絕對的強勢抬手間便滅殺了孫袁,這一幕,讓木易等人都是心中震驚莫名!

「都住手吧!」「安堂主」向木易等人大喝一聲,說著,他用力的一踏腳下地面。

「轟隆隆!」頓時周圍百丈內地動山搖,受傷的御風神君只覺得天旋地轉,支撐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木易和兩名青元玄士,立刻施法護住全身,三人間的纏鬥,也就此分開。

同伴被滅殺,兩名青元玄士的臉色是驚駭交加,難看之極。

「地系法術!兩位前輩莫非是黃門中人?」一名青元玄士顫聲問道。

「呵呵,你的眼光倒是不錯,竟然一下子就能認出我二人的來歷!」禿頭中年人微微一笑,大大方方的承認道。

這一下,不僅是兩名青元玄士,就連御風神君和木易,也心中一沉,面如死灰!

天地玄黃,上清者散為玄氣,下濁者凝為黃元,無論是玄氣,還是黃元,都蘊含無窮能量,可以為修鍊之本!

修鍊玄氣的,便是玄門中人;修鍊黃元的,就是黃門術士!

天地玄黃,又可以演化出地、水、火、風四大基本元素,其中水、火兩種屬性,介於天地之間,無論是玄門修者還是黃門中人,都可以施展出來。

而風之力,崇尚輕盈,只有少數玄宗修士才能修鍊小成;

對應於風,地之元素,以厚重為名,也只有黃門術士才能施展出來!

二人從地下冒出,乃是地行術;剛才那安堂主的一腳踏下地動山搖,顯然也是地屬性的法術,由此便不難推斷,眼前的二人,多半來自黃門!

玄門眾人以正道自居,將黃門稱為魔門,將黃門中人稱為「魔頭」!玄黃二道,恩怨極深,幾乎是不共戴天!

眼下,竟然出現了兩名黃門中人,而且實力修為極高,是堂主級別的存在,這不得不讓幾人都是直冒冷汗!

修仙界中,不同境界的存在,實力有天差地別,根本不可能逾越!

一名青元玄士壯著膽子說道:「兩位前輩都是黃門中大有地位之人,如果對於我們幾個晚輩動手,未免有以大欺小的嫌疑!」

「嘿嘿,想用言語擠兌本座?」禿頭中年人冷笑說道:「可惜本座根本不吃你這一套!反正你們玄宗一向自詡正道,污衊我等為魔門,肆意滅殺、以大欺小,這才符合魔頭的作風啊!」

這名青元玄士聞言,臉色更加慘白!

「安堂主」卻一擺手的說道:「也罷!遇到我二人,原本算你們倒霉,必死無疑!但是,老夫今日心情好,就給你們一線生機!」

說到這裡,「安堂主」向木易一招手,說道:「木易,你過來!」

木易大驚,這二人不僅從出現後就不住的打量自己,竟然還能一口喊出自己的名字,顯然,就是他們沖著自己而來!

不過,對方實力高強,又是可怕的黃門魔頭,他也不敢不從,當即上前幾步,拱手一禮:「前輩有何吩咐?」

「安堂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