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九十二章極限

第九十二章極限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456

第九十二章極限

「先過了這一關再說!」

木易冷靜的分析著當前的局勢。

以二敵三,原本就落了下風。偏偏己方御風神君受傷不輕,而對方的兩名青元玄士實力又極為強勁。

……

正在妖島某處極力尋覓木易和御風神君蹤跡的閔君子,忽然間神色一動,從袖中摸出了一塊紅色玉石。

玉石邊緣,正有一個白色光點不住的閃爍,並且正在接近玉石中心。

這是一塊感應石,準確來說,是一對感應石中的一塊。它上面的白色光點顯示,持有另一塊感應石的人,正在靠近這裡。

「肖師妹?她不是被師父處罰面壁思過么,她怎麼來了!」閔君子一愣,露出了困惑之色。

這對感應石,一塊在他手中;另一塊,則是在肖夢陶手中。

「也許,她有用的上的地方!」閔君子心中冷冷想到,按照感應石指示的方向,迎向前去。

不多久,兩人便在一片湖水旁相遇。

「大師兄!」果然是肖夢陶,而且只有她一人。

「肖師妹,你怎麼來了?」閔君子心中一松,含笑問道。

肖夢陶輕聲說道:「前不久我才知道妖島歷練之事,然後便央求爹爹,帶我來到這裡!」

「師父也來了?」閔君子心中一凜。

肖夢陶點了點頭:「嗯,他就在銀灘,不僅是爹爹,掌門師伯和十多名師叔師伯也趕來了,似乎島上出了點什麼事。我有點擔心,所以也跟著來了。」

閔君子聞言,心下大駭,如果他沒有猜錯,掌門的出現,多半與御風神君關聯不小!

不過他仍然面不改色,而是含笑向肖夢陶說道:「你擔心我,所以來看我么!別擔心,你看,我還是好好的。」

肖夢陶點了點頭,問道:「其他的師兄弟呢,都還好嗎?比如說木師弟,你見過他么?」

「沒有見過,為何你會問起他?」閔君子眉頭一皺。

肖夢陶低下頭去,輕聲說道:「我這次來,一是你安全無事;二來,卻是有一件事要求你!」

「求我?」閔君子一愣,這是肖夢陶第一次對他用「求」這個字。

「什麼事情,讓師妹這麼緊張?」閔君子眉頭擰的更緊。

「我想求大師兄,不要對木師弟不利!」肖夢陶低聲說道。

「你說什麼?」閔君子一愣。

肖夢陶抬起頭來,正色說道:「我求你,不要為難木師弟!」

「我為什麼要為難木師弟?哈哈!」閔君子乾笑幾聲。

他怎麼也想不到,一向單純如白紙般的肖師妹,竟然也能看出,自己要對木易不利!

「木師弟在金秋會試中勝了你,我怕你因此有些懷恨在心。可是,木師弟畢竟是我的救命恩人,他一直對我很好,所以,我求你不要去對付他!」說到這裡,肖夢陶眼眶一紅,竟然有幾顆眼淚滑落。

「你從千萬里外的宗門冒險來到妖島,就是要求我這件事?」閔君子反問道。

肖夢陶點了點頭,繼續說道:「爹爹已經說了,等妖島歷練結束,就正式退隱閉關,將善葯堂交給你打點。木師弟無論如何也不會搶走屬於你的東西,你真的不必將一場失敗掛在心上……」

閔君子一揮手,打斷了肖夢陶的說話:「傻丫頭,我閔君豈是那麼小氣量的人!我根本不會怨恨木師弟,別人怎麼詆毀我無所謂,難道你也這麼看我么?你放心,木師弟會好端端的回到葯祖峰。」

「我就知道大師兄不會那麼做!」肖夢陶破涕為笑,神色一松。

她的笑容,是那樣的天真無邪,甚至讓閔君子有那麼一瞬間,也動了自責之心。

不過,他很快就恢復了「正常」心態:「師妹,你不要怪我。我僅僅是想在這殘酷的修仙界,尋找一塊立足之地而已!只有將擋在我面前的人一一除去,才有我的生存空間!」

……

小山崗上,可怕的法術正在肆虐,將這裡變的面目全非。

那一片片熊熊燃燒的火焰,不但將周圍的樹林草木瞬間化為飛灰,甚至還將那些岩石熔為滾滾岩漿,沿著山體流下。

木易和兩名青元玄士,正在以火激斗。

兩名青元玄士,各自施展出一片滔天火海,圍攻木易。

這些火海中跳躍的火焰,顏色很淡,看似薄薄的近乎透明,溫度也不甚高,也沒有烤人的熱浪散發出來,可是,其蘊含的威能卻極為可怕,火焰所過之處,無物不燃,不論是樹木,還是山石,都在瞬間化為灰燼!

這便是霸道的青元真火!這一次,兩名鎮海宗的青元玄士,不再保留實力,將真元之力源源不絕的湧出,將火焰的威力發揮的淋漓盡致。

如果不是親眼目睹,絕難以想像,不過是玄士的修為境界,竟然能將火焰神通施展的如此強勁!

而被兩片青元真火圍攻的木易,也祭出了一層數丈大小的赤紅火圈,將自己團團護住,連身形也被掩蓋。

這層火圈,溫度卻極高,散發出咄咄逼人的熱浪,將周圍的虛空炙烤出一層層的氣暈,火圈內固然山石草木蕩然無存,火圈外附近的岩石,也化為了赤紅的滾滾熔漿,向四周鋪散開來。

剛開始的時候,木易偶爾還會祭出幾道水柱術,輔助攻敵,然而,這水柱根本無法靠近那兩名青元玄士,就被對方的青元火焰化為飛煙、蒸發的乾乾淨淨。

相比之下,木易水屬性法術的威力,無法在這種高強度的對抗中取得任何效果,後來,他索性也不再使用。

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