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九十章救援

第九十章救援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448

第九十章救援

閔君子見到木易後,一驚一愣之餘,也是差不多的想法!

「木師弟,你來得正好,這笑神君竟然里通魔門,殺我同門弟子,快出手將他滅殺!」

閔君子心念急轉,隨口就給御風神君安排了一個罪名。

「你以為,我會信么?」木易冷冷的答道。

「哼,信不信由你!」

閔君子見難以誑住木易,索性密語傳音說道:「先除御風神君,再除木易!既然來了,就一個也不要放過!」

這句話,是向王若風所說,閔君子當然不會想到,自己已經落入了王若風的全盤算計之中!

王若風點了點頭,御風神君已經重傷,閔君子已經陷入局中,接下來只要木易稍加配合,他的計劃就將天衣無縫的完美完成!

木易不言,他已經祭出了墨泓杖和赤焰杖,一手祭出水牆,一手划出火龍,分別擋下閔君子和王若風二人的攻擊。

御風神君頓時壓力一減,大喜之下,他索性徹底放棄防禦,專心施展乘風術!

這種法術,對於已經築就仙基的修士而言,很容易便能施展出來,但對於玄士來說,卻幾乎不可能做到。

不過,他御風神君乃是修鍊風屬性功法的奇才,法力在玄士中也屬於極為深厚的存在,勉強也能施展乘風術御器飛行,只不過,要花費不少的施法時間和真元法力。

沒有木易的掩護,他暴露在王若風和閔君子的狂攻下,不可能完成施法,但木易的出現和出手相助,卻給了他一線希望!

「木師弟,你幹什麼!」閔君子大怒喝道,手中藍龍杖揮舞的更加賣力,強勁的真元法力,毫不憐惜的滾滾湧出。

「木頭,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難道還要主持正義!」王若風心中也是大急,他眉頭一皺,不斷的對木易用眼神示意,手中的攻擊,也不曾間斷!

可是,木易施展的火龍化為了一個洶湧的火圈,將他和御風神君圍在其中,這個火圈,竟然蘊含了極為強勁的威能,縱然閔君子和王若風聯手,也一時間無法攻破!

「怎麼回事?」閔君子心中大驚,「他的實力,比起金秋會試時又長進了一大截!這層火焰,比他之間祭出過的火蟒火龍,可都要明顯強大很多!」

連王若風也是驚駭不小,木易施展的火焰,連他最拿手的風龍三連斬都無法衝破。

這些天,木易的血脈慢慢煉化了少許青元真火,激發血脈真元之極,自然而然的將其威能也融入了火焰之中,讓火焰的威力大大提升,尤其是對付其他玄士功法,這青元火焰可非浪得虛名!

「走!」有了木易爭取到的時間,御風神君終於激發完乘風術,他祭出一縷清風卷著木易,二人頓時一起騰空而起、遠遠的向上飛去。

水箭、風刃緊隨其後,但都被木易的火圈攔截在外。

兩三個呼吸間,二人已經飛到了百丈空中,閔君子和王若風,都難以攻擊到!

「這該怎麼辦?如果讓御風神君活著返回宗門,你我二人可就在平海宗永無立足之地!」閔君子大急的向王若風吼道,一副氣急敗壞的模樣。

王若風也是神色凝重,他的身形,也在隨風漸漸飄起,他的風屬性功法修鍊的不俗,也能略微隨風飛行,但速度明顯要比乘風術慢上不少!

「我去追上他們,御風神君受了傷,還多帶著一個人,飛不了多遠!」王若風說著,頭也不回的徐徐向遠處御風神君的身影飄去。

閔君子雖然焦急,但也無可奈何,誰讓他不是修鍊風屬性功法的玄士,只能眼睜睜看著幾人騰空而去,他只能在地面上狂奔。

可惜,這幾人最後都飛到峽谷上的高聳山峰上,閔君子只能沿上攀爬而上,要多花費許多功夫!

御風神君帶著木易,飛到山峰頂上後,終於支撐不住,與木易一起降落在此處。

「多謝木師弟出手相助!」御風神君感激的向木易一拜說道,如果不是木易,他肯定是凶多吉少!

「先別急著謝我!」木易淡淡的說道:「我有一件事要你去做,如果你不答應,我現在就把你殺了!」

御風神君嚇了一跳,當即眉頭一皺的沉聲說道:「什麼事?」

木易正色說道:「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得向任何人提及今日王若風襲擊你之事!你如果不能答應下來,我只能殺你滅口!」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御風神君一愣,他以為木易是要求一定的地位或一筆豐厚的玄晶,卻想不到,竟然是為了王若風!

「王若風是我的朋友!」木易平靜的說道,「我不能看著他陷入危險。」

「那你為什麼要救我?」御風神君疑惑的說道。

既然木易是王若風的朋友,那大可以眼睜睜的看著王若風將他滅殺。

「我同樣無法見死不救!」木易輕嘆一聲說道。

「為了我,可能破壞你和王若風之間的友誼,對此我十分感激!」御風神君心中一動,想不到在木易的身上,還能感受到一股少有的正氣!

「我這麼做不是為了你,是為了我自己!」木易搖了搖頭說道:「我不希望變成一個連父親都不齒、連自己都討厭的人物!」

御風神君點了點頭,說道:「好,我可以用一切,立下毒誓,永不提及王若風今日之事,並且永不追究!」

隨即,他並起食中二指施展出了一個「立誓訣」的功法。

這並不是一個十分複雜的法術,發誓的同時,讓一股真元之力流過心間諸脈。據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