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八十六章復仇心切

第八十六章復仇心切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548

第八十六章復仇心切

「我們遇到兩名火部弟子的攔截,木師兄讓我們二人先行逃離!他說他有辦法脫身!」趙亮簡單的將事情敘述了一遍,並央求閔君子前去搭救木易。

「竟有此事!同門師弟有難,我當然要去營救!」閔君子立刻痛快的答應下來,問道:「你們可認得是哪兩名火部弟子?」

「面生的很!」趙亮搖了搖頭,「我在門中也算交遊廣闊,卻從未見過這二人!」

閔君子眉頭一皺,說道:「來者不善!你和許田實力一般,還是不要去了,事不宜遲,我這就去找木師弟!」

閔君子說著,吩咐趙亮許田二人回到安全的銀灘,向王若風拱手告辭、暗中遞了一個眼神,然後立刻趕向那山谷深處的一線天。

「王某也告辭了!」王若風淡淡一笑,打量了二人一眼,然後向別處行去。

他的眉宇間,不經意的閃過一絲擔憂之色,事情有了變化,卻在他的意料之外!

「木頭,想不到除了閔君子,火部也有人要對付你!嘖嘖,當初我勸你低調行事,所謂『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下算是應驗了!你可千萬不要有事!」

王若風畢竟是風部弟子,走路如同踏風而行,看似閑庭信步,速度卻極快,一會就消失在趙亮等二人的視線中。

趙亮和許田繞過火岩湖來到島邊,乘上了白玉船。

「趙師弟,如果木師弟安然回來,你告訴他,一定要小心大師兄閔君子!」一直默默不語的許田忽然開口說道。

趙亮嚇了一跳:「許師兄此話是何意?」

許田淡淡的說道:「就在妖島歷練前,閔君子來找過我,讓我在妖島中給他做內應,隨時報告我們和木師兄的位置!」

趙亮心中一沉,他並不笨,立刻猜到了閔君子的用意。

「你沒有答應他,對么?」趙亮顫聲問道。

「不,」許田悠悠的說道:「我答應了他!」

說著,許田從袖中摸出一塊紅色美玉,說道:「這塊感應石,就是閔君子交給我的,憑著這塊玉石,他能大致知道我們的方位,如果靠近的話,還能做出精確感應。」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趙亮又急又怒,如果是這樣,那木易可就更加危險!

「因為我要離開宗門!」許田語氣堅定的說道:「我早就想離開宗門了,可是沒有機會!這次妖島歷練是個絕佳時機,我不會錯過!閔君子答應幫我製造機會,讓我甩開你們二人,單獨離開!木師弟緊守師命,斷然不會讓我離開,所以我只好與閔君子合作!」

趙亮怒斥道:「你為什麼要離開宗門,而且為此連木師兄都要出賣,他可向來對你不錯!」

「因為我要報仇!」許田的雙目中,泛出一片紅光,那種濃濃的殺意,讓趙亮看了心中一寒。

許田大聲吼道:「葉家殺了我的家人,此仇不報,我許田誓不為人!葉鳴天已經被木師弟殺死,但葉家還在這個世上!只有將葉家上下斬盡殺絕,才能消我心頭之恨!我才有面目面對死去的家人!」

「葉家人必須死光!等我報仇之後,我再來向木師弟和你請罪,是殺是罰,悉聽尊便,但是,誰也不能阻止我報仇!」

許田語氣堅決如鐵,透露著一份根深蒂固的仇恨!

「如果我一定要攔下你呢?」趙亮微微搖頭說道。

「我會殺了你,然後離開!」許田不假思索的答道:「等我報了仇,再自盡以謝趙師弟!」

趙亮默然,片刻後,他喃喃說道:「你走吧!你並沒有對不起我,你對不起的,是木師兄對你的信任!」

「我知道我的做法不對!」許田點了點頭,「可是,報仇是我活下去的唯一動力!」

趙亮搖頭不語,目送許田乘著白玉船,向遠處行去。

弟子擅自離開,屬於背叛宗門,無論逃到天涯海角,都要受到宗門的通緝和嚴懲!

「就說他遇到意外隕落了吧!從此我們善葯堂,再沒有這個人!」趙亮輕嘆一聲,獨自返回銀灘。

數日前,他們三人結伴來此;數日後,一個逃離妖島,一個陷入險境,只有他一人返回。

「以木師兄的實力和心機,應該能化險為夷!」趙亮心中暗暗的祈禱,這也是他唯一能為木易做的事情。

……

一片森林中,木易正潛伏在一顆高大樹木的頂端,目睹下方不遠處的一場「戰鬥」。

戰鬥的雙方,是兩隻妖獸。一隻是體型巨大的紫冠蜥蜴,足有丈許大小,張口噴出的紫色霧氣,蘊含奇毒,發出的聲音猶如破鍾,木易就是被它的聲音吸引過來的。

毒蜥蜴的對手,是一隻木易在圖冊上從未見過的小東西。

這個小東西,只有拳頭大小,渾身白毛倒豎,顯得毛絨絨的,它渾圓的身軀上,居然有一對寸許大小的小翅膀不住扇動,讓它嗡嗡的飛在空中,說不出的古怪。

木易一眼不眨的看著下方,十分慎重。

據圖冊記載,那紫冠蜥蜴,能吐出酸水,腐蝕性極強,連玄士祭出的法力防護罩都難以抵擋,同時還蘊含奇毒,危險程度為三顆星。

但以木易的實力,一隻紫冠蜥蜴也不會讓他如此緊張,真正讓他在意的,是那個古怪的小東西!

尤其是他發現,那紫冠蜥蜴雖然體型比對手大了百倍以上,但一雙大眼中竟然滿是害怕恐懼的神色,它在與小古怪對峙的過程中,不住緩緩後退,似乎是怕極了對方。

那個毛球一般的小東西,圍繞著紫冠蜥蜴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