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八十二章遇襲

第八十二章遇襲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348

第八十二章遇襲

「你倒是猜猜看,閔某究竟想對付誰!如果你說對了,閔某就答應與你合作。」青年微微一笑的說道。

「這還用猜么!閔君子要對付的人,實力自然不會太差!」少年不屑的答道,隨口說出了兩個字。

青年聞言臉色微變,他神色間還是閃過了一絲不自然的神色:「好,看來閔某的心思已經被你看透!這次的合作,閔某是勢在必行了!」

「不過,閔某希望,先對付此人,再對付你先前所說的那人,如何?」

「當然不可以!」少年斷然拒絕:「對付此人,只是用來吸引閔君子你的加入,對在下可沒有任何好處,或者說好處極為有限,卻幫閔君子除了心腹大患!」

「而對付那人,卻是你我都獲得極大的好處,是維繫你我共同利益的基礎,誰前誰後,豈能混淆!」

少年語氣堅決,不容商量。

閔君子點了點頭,說道:「看不出王師弟年紀不大,心機卻不在我等之下,閔某佩服!好,一切就以王師弟的計劃行事,先對付那人,然後再對付閔某的心頭之恨!」

「很好!」少年連連點頭,「有了閔君子出手,你我二人合作,這妖島上又有誰能撼動!你我不如暫且分開,調查出那兩人的行蹤後,再細作安排。」

閔君子也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對方的建議。他忍不住問道:「不過,王師弟真放心閔某就此離開?不怕閔某透露風聲,或是反咬一口么?」

「當然不怕!」少年一副成竹在胸的語氣,「這些只是無憑無據的隻言片語,就算閔君子告發在下,在下只要死不承認便可。至於反咬一口,更不可能,閔君子不妨想想,能有實力與你合作,又不讓你過於忌憚的對象,難道閔君子還能找出一位?而且錯過這次妖島歷練,再想除去、扳倒那兩人,就更加困難了!只要閔君子不是傻瓜,就不會做出對你我合作不利的舉動!」

閔君子只覺得對方的說法,與自己的心思不謀而合,平心而論,對方的確是最佳的合作對象。

「好,三日後,還是這裡再見!」

二人約定時間後,互相拱手一禮,向不同的方向辭別而去。

……

第三峽谷是妖島中眾多峽谷中的一條,因為在地形圖上從上往下看去,有五六條狹長綿延的山谷,幾乎呈平行狀排列,這一條峽谷位於第三條,故稱第三峽谷。

從第一天入島算起,木易、趙亮和許田三人,已經在這片深邃的山谷中行徑了五日。

三人並不急於趕路,也沒有明確的目的地,所以一路小心翼翼,如果發現有海妖的蹤跡,還會停下來設法獵殺。

山谷越向深處,可能存在著越可怕的海妖,外圍卻是較為普通的海妖,危險程度不高,三人正好用這些海妖「練練手」、增加經驗。

還別說,即便是面對這些不太可怕的海妖,三人因為都沒有太多實戰經驗,而不免有些手忙腳亂。雖然三人尚沒有受傷,但卻因為經驗不足白白放跑了兩三隻已經快要得手的海妖。

同時,他們也已經獵殺了包括火鴨獸在內的三隻海妖,搜集了一些海妖材料。

這裡不愧是妖島,海妖出沒的十分頻繁,幾乎每天都能遇到。

偶爾,三人也能遇到其他的內門師兄弟,前後碰到了三撥人,其中兩撥是火部弟子,一撥是水部弟子,但還沒有遇到善葯堂的其他弟子。

在妖島上意外相遇後,這些師兄弟並沒有顯得高興或激動,反而是都更加謹慎小心,那種狀態,猶如面對可怕的海妖。

直到對方消失在自己的視野之中,才會松下一口氣,然而不約而同的各自變化行徑方向,以免被人識破自己的行蹤。

人心難測,防人之心不可無,小心一些,總比糊裡糊塗丟了性命要好的多!

這一日,木易等三人來到了峽谷中的一片亂石崗附近,遠遠的,他們就聽到了一隻海妖的吼叫聲,他們是追蹤這海妖的聲音,來到此處的。

「在那裡!」趙亮指著遠處一塊巨石說道。

那裡果然有一隻海妖,而且是一隻龜妖。

這隻龜妖體型不小,只不過卻腹部朝天,而且身上被一塊巨石壓住,正四腳亂伸,身軀動彈不得。

「哇,我們運氣真不錯!這是只銀甲龜妖!」趙亮將這龜妖的形態和圖冊中的記載對比了一下,然後判斷出其來歷。

銀甲龜妖一般在水中遊動,水屬性神通不俗,防禦力更是極為驚人,很難捕捉!它身上的那銀絲龜殼,卻是煉製盾牌防具的最佳材料,價值很高!

「哈哈,銀甲龜妖只有需要交配時,才會來到山谷中,這隻龜妖居然倒霉的被山坡上滑落的巨石砸中,雖然有堅硬無比的龜殼防護,它不至於受傷,卻被死死的壓在了巨石下,動彈不得,豈不是任由我等斬殺!」

趙亮心情極好的分析道。

此時,他們三人已經靠近了那巨石和龜妖,巨石滑落的痕迹,十分清晰可辨,一切都如同趙亮的判斷。

若是在海中,他們恐怕奈何不了這隻龜妖,不過如今,卻是能輕而易舉的將其滅殺。

龜妖嗅到有人靠近後,早已經嚇得縮進去四肢和腦袋,只剩下被巨石壓著的堅硬龜殼。

「這龜妖不能移動閃避,我們只要祭出水箭術,從它伸出腦袋的孔洞中擊入,它便死定了!這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寶貝么!」

趙亮雖然這麼說,但卻不急於動手。

木易也是眉頭一皺:「正因為如此,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