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七十九章游天

第七十九章游天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380

第七十九章游天

木易選擇了參加。

因為他的參加,有些猶豫的趙亮也最終決定追隨木易。

閔君子、李若愚等幾名實力不俗的弟子,也都報名參加了這次的妖島之行。

一向沉默寡言的許田,也主動要參加,並且態度十分堅決。

吳心機和那些專攻煉藥之術的弟子等人,倒是選擇放棄這次機會。

肖月寒讚揚了主動參加此次妖島歷練的弟子幾句,特意叮囑道:「這次的歷練,多少會有一些危險。為師希望有多少人從善葯堂出去,就有多少人回來,一個也不能少!」

「此行歷練,重在獲得實戰經驗,而非斗勇爭勝。為師將你們每三人分為一組,互相照應。各組師兄弟之間理應共同進退,若是少了一人,其餘二人也不用回來了!」

眾弟子恭敬稱是,隨後,肖月寒就將善葯堂的弟子分成了三組。

閔君子、李若愚和木易,因為實力較為出眾,各帶領兩名同門師兄弟,和木易一組的,果然就是趙亮和許田。

他們算是從外門弟子時就組隊的老搭檔了,彼此間頗為熟悉,此時組成一隊,當然都不會有意見。

事實上,只要不和閔君子分成一組,木易都不會反對。

王若風的提醒,以及木易自己的擔憂,都讓他暗暗對閔君子產生了一些提防之心,此去妖島歷練,他不希望和閔君子扯上任何關係。

具體名單上報給宗門後,陸陸續續的就有相關物品發放下來。

每個人都可以領到一件護身銅甲,價值五塊一階玄晶,和一柄初級法杖,價值約在十塊一階玄晶左右。如果不領這些物品,就改為領取十五塊一階玄晶。

這些算是很普通的內門弟子裝備,對很多人而言都十分雞肋,所以大多數人都選擇領取玄晶。

木易等三人,也都選擇直接領取玄晶。

木易因為進入金秋會試四強,得到了一筆豐厚的獎勵,讓他在眾弟子中屬於十分富有的少數人,他拿出一筆玄晶,為自己、趙亮和許田各添置了一件銀絲鎖子甲。這銀甲不但要輕柔許多,穿在身上不算太沉重,而且也比銅甲更牢固,防禦性更好。

另外,他還為趙亮和許田各添置了一根十分不俗的水屬性法杖,讓他們三人的行頭,不至於太過寒酸。

此外,木易還更換了一個品質較高的乾坤袋,以便容納更多的物品。

這些一共花費了二百塊一階玄晶,都是木易墊付的。趙亮說,等他們獵殺海妖,將材料換成玄晶後,再還給木易。

木易則大方的直接拒絕,讓趙亮和許田不要將這點玄晶放在心上。

這倒不是木易假裝大方收買人心,只是他從未當過家,也從未拿過很多錢財,一向都是有多少用多少的大大咧咧性格,如今他口袋裡有六十多塊二階玄晶,用掉二十塊,也根本不覺得心疼。

除此之外,每人還從宗門處領到了一艘白玉船,只不過這只是借用,任務完成後,還要歸還給宗門。

這白玉船可是個好寶貝,收起來時只有數寸大小,完全可以放入乾坤袋中,需要用時,只需注入一定量的法力,白玉船就會緩緩變成丈許大小,足夠一人乘坐。

白玉船無槳無帆,但只須源源不斷的注入法力,它就能乘風破浪,在水面上快速穿梭,十分便捷。

木易以前倒是見過白玉船,當年他和父親在赤潮海附近遇妖,正巧碰到了乘著白玉船路過的閔君子和李若愚等人。想不到事隔五年多,他已經能與這二人相提並論,一起再度出海獵妖。

數日後,木易等參加妖島歷練的弟子,悉數集中在平海峰上,準備出發。

木易粗略估計了一下,眼前這片廣場上,至多只有三百名內門弟子,占所有內門弟子的一小半。

那些師叔師伯,倒是來了不少,足有十幾人之多。

掌門笑雲天也在此處,並且他還發表了一番長篇大論,鼓勵眾弟子好好把握這次的妖島歷練機會,在保障安全的基礎上,進儘可能的豐富實戰經驗。

至於妖島中可能遇到的那些海妖,它們習性如何,有那些可怕的法術神通,該如何應對等等,這些細節,都被編入了一個小圖冊中,參加此次歷練的弟子人手一本。笑掌門對此並沒有細談。

木易一邊聽著,一邊悄悄打量周圍的人群。

終於,他在人群中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風部弟子中的王若風。

「鐵蛋果然也來參加歷練,我就知道,這種機會他也不會錯過的!」木易心中微微一笑,很快,他在王若風周圍十餘丈外,又發現了曾擊敗他的御風神君。

木易發現,風部幾名在金秋會試表現亮眼的弟子,幾乎都參加了這次的妖島之行;火部也有不少熟人,包括被木易擊敗的孫袁和藍辛,都在其中。

木易看向孫袁那裡時,正好與孫袁的目光相對,孫袁此時也在看向木易,他見到木易的眼光掃來後,急忙向一旁看去,但多少有些不自然的神色,被木易捕捉到了這個細節。

木易眉頭一皺,他隱隱覺得,這個孫袁,恐怕不僅僅是剛好看向他這裡而已。

他和孫袁打過兩次交道,第一次,孫袁用計將肖夢陶陷入絕境;第二次,木易在比試台上反敗為勝、淘汰孫袁;這兩次的過程,都是相當不愉快!如果孫袁有意針對自己,那多半不是好事!

「不過,以他的實力,應該還不能構成太大威脅!」

木易心中雖然這樣想,但還是暗暗的多了一些防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