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七十八章妖島

第七十八章妖島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320

第七十八章妖島

木易此言一出,讓肖月寒微微一驚之餘,冰冷的神色和悅了許多。

他不禁輕輕點頭,無論如何,木易能說出這麼一番話,也不枉他的一番教導。

其餘幾名火部長輩,則有些掃興了。尤其是陸熔天,他甚至覺得木易此話簡直就是在諷刺他,忍不住冷哼了一聲。

「木易,你可想清楚了?」火部長老仍不死心的勸道。

「弟子想的很清楚,師弟待弟子恩重如山,只要師父不趕走弟子,弟子就要留在善葯堂中。」木易語氣堅決如鐵。

「呵呵,既然如此,那此事就當作沒有發生過吧!」笑掌門笑著說道:「肖師弟,這個木易不但潛力巨大,更是知恩圖報,衷心可鑒,師兄我也要恭喜你收了這麼一個好徒弟!」

那名火部長老滿臉的惋惜,他連連搖頭,最後從袖中摸出了一塊金光閃閃的火焰形令牌,遞給了木易,說道:

「這是我們火部的赤火令牌,你拿去吧。以後憑此令牌,可以自由進出火部各堂,地位還在各堂管事之上。若是有需要的地方,也可以憑此令牌找到老夫!老夫趙夕樵,在門中也有些地位,只要你不犯宗門死罪,老夫定可以庇護你一些。若是有功法修行上的困惑,而你師父又沒有時間指點的話,老夫也大有興趣與你探討一二。」

這名趙長老說的十分客氣,這塊赤火令也並非等閑之物,他的舉動,足以顯得他對木易極為看重。

「多謝趙師伯!」木易感激的一拜,接過了這塊赤火令。

隨後,老者又問起了木易修鍊的情況,肖月寒卻輕咳兩聲,將話題一句帶過。

眾人見肖月寒不願透露太多,也不好逼問木易,聊了幾句後,便紛紛離開。

木易也跟著肖月寒,返回了葯祖峰中。

陸熔天看著這師徒二人離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弄的這麼神秘,一定有古怪!」陸熔天心中暗道,他越來越覺得,木易實力突然變得如此強勁,肯定與那百毒天火液有莫大的關聯!

「一個玄門弟子都能煉化百毒天火液,沒有理由我陸某人不能做到!更何況,那百毒天火液還是我親手煉製而成,應該更為熟悉!」

「嗯,明日就去找李易寒,借他的萬年寒池一用!」

……

「你剛才對各位師叔師伯所說的話,可是真心?」

半路上,肖月寒向木易問起。

木易不假思索的答道:「一半是出自肺腑,另一半,也是怕我修鍊殘本功法的秘密被更多人知道,這種事情,知道的人越多,越是麻煩。」

肖月寒點了點頭,說道:「算你誠實!為師的為人處事,連跟隨為師時間最長、最受為師器重的閔君都有微詞,認為為師有時候過於刻板、變通不足。你若是說全是因為敬仰為師才留在善葯堂,為師反而覺得你虛偽之極,無可救藥!」

肖月寒看了一眼木易,又說道:「為師一直覺得你秉性純良,才敢讓你修行那殘本功法、不至於埋沒你的罕見天賦。但修仙界卻是個大染缸,多少人漸漸變得隨波逐流、迷失自我!為師對你期望不小,你可不要讓為師失望!」

「是!」木易心中一凜,恭敬說道。

「肖師姐,她還好吧?」過了一會,木易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自從八強戰中他勝了閔君子後,木易就再也沒有見到過肖師姐。

肖月寒淡淡的說道:「你肖師姐替閔君說情,干擾比試正常秩序,有違律條,為師已經罰她閉門思過,半年內不許外出一步。」

木易聞言默然不語,不敢繼續多問下去。

倒是肖月寒又說道:「兒女情長,為師也難以決斷,此事就讓它過去吧!也許經歷此事,會讓你們都變得成熟一些。」

木易聞言點了點頭,輕聲稱是。

肖月寒忽然話題一轉,說道:「下個月,內門弟子將有機會參加一次難得的真實歷練。為師希望你能參加,將你修鍊的法術,用來對付那些可怕的海妖,而不是對付同類。為師一直認為,我輩修仙者,修得一身高明法術,是為了斬妖除魔、與天爭命,而不是為了與人相鬥!」

「什麼歷練?請師父明示。」木易好奇的問道。

肖月寒說道:「在赤潮海海域中,有一座無名妖島,從數年前開始,我們平海宗就開始清剿赤潮海中的海妖,大部分海妖都被清除,少部分卻被逼入了那無名妖島附近。」

「這個無名妖島,我等反覆考察過,裡面雖然有不少海妖,但沒有特別厲害的品種,非常適合你們這些內門弟子在實戰中練習與海妖的對抗。」

「所以,宗門早在兩年前就著手準備這妖島歷練之行,預計下個月便可以成行。下個月開始入冬,妖島上天氣寒冷,對於絕大多數冷血海妖而言,都是最為軟弱的時期,更容易對付。」

木易奇道:「既然宗門可以將這些海妖圍困在一個無名小島附近,顯然也是有能力將它們全部除去的,為何要苦心積慮的將其布置成一個妖島,讓我等內門弟子前去歷練?」

肖月寒解釋道:「因為實戰經驗極為寶貴,只有親身體會,外人無法傳授。那些海妖的實力,其實並不比一般的內門弟子更強,但卻形態兇惡、悍不畏死,許多弟子初見海妖時會心驚膽顫,方寸大亂,陷入險境。而對於實戰經驗豐富的弟子而言,往往是一兩招就能輕易解決。」

「原來如此!」木易點了點頭,不過他心中隱隱還是有些疑惑。

木易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