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七十五章師友

第七十五章師友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455

第七十五章師友

大片大片的讚許聲,迎接著走下台來的木易。如今的木易,再也不是那個無人知曉的普通弟子,也不是實力榜上那受人嘲笑的倒數第一,他已經躋身金秋會試四強,與御風神君、谷幕凝並列其中!

幾名堂主長老,紛紛向肖月寒表示恭喜,善葯堂雙傑實力超群,木易更是罕見的水火雙修奇才,肖月寒理所應當的成為眾人恭賀的對象。

肖月寒依然是面帶微笑的一一答禮,口中還不忘時不時的謙恭幾句,不過,他的眉宇間,卻有一絲淡淡的擔憂之色,恐怕只有極為了解他的啞仆,才能讀懂。

比試之後,閔君子自然是不願多做停留,徑直離開了平海峰,回到了葯祖峰旁那個小葯園中。

肖夢陶自然是一步不離的跟著閔君子,她看著意中人強顏歡笑保持平靜、甚至要恭喜木易的情景,心如刀割。

木易不敢再看肖師姐,他知道,後者的眼神中,一定蘊含了難以釋懷的怨恨!

「易兒,你跟為師來。」肖月寒向木易招呼一聲,木易急忙答應,跟著師父來到了平海峰上為堂主級存在準備的一間靜室中。

這間靜室,木易並不陌生,師父曾在此處為他療傷,他也曾在此處修鍊那神秘的殘本功法——他之所以變得如此強大,多虧了這部功法記錄的一些法術,讓他知道如何去調動自己血脈中蘊含的強大火屬性真元。

二人進入靜室後,肖月寒背對木易,長嘆了一聲。

木易一愣,這聲嘆息中,竟充滿了失落之意,哪裡有善葯堂雙傑名聲鵲起、令善葯堂揚眉吐氣的喜悅!

「昨日,你肖師姐是不是去找過你?」

肖月寒沒有轉身,但這裡只有他們師徒二人,這句話當然是對木易所說。

「是有這麼回事!」木易沒有否認。

「你是不是答應了她?」肖月寒並沒有問肖夢陶找木易何事,而是直接問了這個問題,顯然,他也能推斷出肖夢陶的目的。

木易又是一愣,然後據實稟告:「是!」

肖月寒轉過身來,雙目盯著木易,一字一頓的搖頭說道:「為師對你們,很失望!」

木易心中一沉,「失望」兩個字,可是一種十分糟糕的評價,尤其是師父對弟子的失望,那意味著很多很多。

「閔君一向為人小心本份,這次卻被谷幕凝神秘的身份沖昏了頭腦,竟然要利用夢陶在比試中舞弊!他實在讓為師太失望!」

「而你,表面答應下來,暗中卻將計就計,趁閔君不備而偷襲取勝,你這種做法,同樣讓為師心寒!」

「且不說為師獨女夢陶成了你們師兄弟比試中的犧牲品,單是你們二人爾虞我詐的做派,就讓為師羞愧難當!」

肖月寒說道此處,痛心疾首,連連搖頭,眼神中儘是惋惜之色:

「可惜啊,我善葯堂雖有雙傑,為師卻不能讓你們的秉性,變的正直不阿!為師向來告誡你等弟子,首重德行,其次才是實力!然而,你們和修仙界的所有人一樣,都把為師的說法,當成一個笑話!」

「不是這樣的,」木易搖了搖頭,低聲說道:「弟子只是覺得,大師兄輸了後,就會死心塌地的留在肖師姐身旁。」

「你這麼做,不怕你肖師姐恨你一輩子么?」肖月寒冷冷問道。

「只要肖師姐能得償所願,是恨是怨,又有何妨!」木易淡淡答道。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最好!」肖月寒的臉色稍微柔和了一些。

肖月寒看了一眼對他畢恭畢敬的木易,終究不忍徹底放棄希望,他又說道:「為師再嘮叨一遍,修仙界固然是血雨腥風、爾虞我詐,表面歌舞昇平,實際上比世俗界更加殘酷的多。但是,這不是我輩修仙者自甘墮落的借口!」

「修仙界的不良風氣,正是無數修仙者共同形成的,每一股歪風,都會助長這些氣焰;同樣,每一縷正氣,也能讓修仙界多一份清新!」

「換而言之,如果大多數修仙者都能持秉正之氣,這個修仙界就會改頭換面,將是另一番局面!」

「這個目標太遙遠,為師也根本沒有企圖。為師只是希望,自己教出來的徒兒,也能擁有一股正氣,哪怕力量再微不足道,至少也是正面的效果。」

「為師不要求你們做一個品性完美的『聖人』,只希望你們有做人的『底線』!」

「這個底線,絕不可逾越。一旦逾越了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無數次!然後底線就失去了意義,你等就成為了沒有底線、沒有任何束縛、被慾望操縱的行屍走肉。」

「到那個時候,你們只是一個只知殺戮施虐的魔頭,沒有情感,喪失本我,成為了修仙的奴隸!」

「這種人物,為師見過不少,希望你不要成為其中之一!」

「是,多謝師父教誨!」木易躬身一拜,言辭誠懇。

「你走吧!下一輪比試,為師就不去看了。」肖月寒向木易擺了擺手,示意弟子退下。

木易離開此處後,心情也是頗為沉重。

彷彿一夜之間,他就從一個暗戀著師姐的無憂少年,變成了一個滿懷心事的成年人。

自己的路,終歸要自己來走。

可是大道萬般,該走哪一條路,實在不是一個容易的抉擇。

是閔君子的那條路,是王若風的那條路,還是師父的那條路?

木易忽然想到了父親,如果父親在身邊,一定會幫他找到答案。

「無論如何,至少我要做一個能讓父親看得起的人!」

木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