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七十四章偷襲

第七十四章偷襲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588

第七十四章偷襲

中宮台上,一條條兇猛的火蟒撲向閔君子,在其身前的水牆上爆裂開來,熾熱的爆炸光團,將水牆上轟出一個個大洞。

閔君子手中的藍龍杖不停揮舞,一道道凝厚的水牆在其身前不斷的凝聚而成,阻擋木易祭出的無數火蟒。

木易祭出的火蟒,攻擊力十分強大,閔君子一時間疲於防守,根本騰不出手來反擊,場面上頗為被動。

閔君子心中大急,百忙之中還瞟了一眼台下觀戰的肖夢陶,見到後者的神色間也是十分擔憂和疑惑。

「該死,難道木師弟只是隨口答應、敷衍了肖師妹!」

閔君子心中暗怒,只能將真元法力毫不憐惜的不停祭出,也只能堪堪抵禦對方的強攻。

一個攻的兇猛,一個防的嚴密,場上的比試十分激烈,台下的觀眾也是喝彩聲不斷。

「嘖嘖,新實力排名榜上,木易與谷幕凝並列第二,排在閔君子之前,果然有些道理,他施展的水箭水柱也就罷了,那些火蟒,真是可怕的很吶!」

「可不是么,聽說這位木師弟是外門弟子出身,才入內門兩年,竟然就有如此造詣!入門多年的閔君子在他面前,只有防守之力,假以時日,誰還能是他的對手!以後善葯堂終歸是此人的天下!」

「何止善葯堂,本宗年輕一代中,除了御風神君等寥寥數人,誰能與他抗衡!再過數年,他必是本宗的風雲人物!」

台下議論紛紛,因為閔君子局面上處於劣勢,所以大多數評論,都站在了木易這一方。

這些言語被閔君子聽在耳中,心裡當然不是滋味。

自己可是入門多年、成名已久的大師兄,面對一名才入內門兩年的小弟子,竟然無法還手,這讓他心中怎能平靜!

更何況,此戰關係匪淺,不斷諸多宗門長輩前來觀戰,就連神秘的谷幕凝,也親自到場!

根據種種傳聞,他有八成的把握,谷幕凝應該就是為了自己而來觀戰,當然不能讓她失望而歸!

閔君子拚命防守之餘,苦苦尋找戰機,意欲積蓄法力反擊。

忽然間,閔君子見到木易向台下的肖夢陶微微一笑,接著,木易隨即祭出了一條只有先前一半大小的火蟒,此火蟒沖在閔君子身前的水牆上後,轟然爆裂,卻沒有將水牆轟破。

火蟒威力大弱,似乎是施法之人真元法力不濟!

法力不濟,破綻立刻顯現!

「機會來了!」閔君子心中一動。

頓時,大片大片的藍霞從那藍龍杖中湧出,化為數丈高的滔天巨浪,迎面向木易蓋來,一時間聲勢驚人,讓木易的身形,顯得格外渺小。

「這便是弱水訣第四層法術巨浪術吧,果然威猛,需要極為深厚的水屬性真元,才能施展出來!」木易心中暗贊一聲,雙手雙杖早有準備的交叉揮舞,一道紅光一道藍霞的交相輝映,在身前祭出一層層火光、水牆,抵擋閔君子的狂攻。

突然間,形勢逆轉,原本佔據上風的木易,似乎陷入了法力不濟的困境,轉攻為守,在巨浪衝擊下苦苦支撐。

「這小子果然答應了肖師妹,哼,那就別怪我勝之不武了!」閔君子心中得意,將法力施展的更加淋漓盡致,比試台上如同驚濤怒海,一浪蓋過一浪,氣勢愈發威猛。

局勢一變,台下觀戰弟子的評論也隨之出現轉折,不少人說道,木易畢竟入門時間短,法力不及同門師兄深厚,越斗到後來,越是吃虧。

閔君子的巨浪越來越強,木易防禦的水牆火光卻越來越弱,局勢漸漸的明朗起來。

似乎,閔君子的獲勝,只是時間問題。

「這小子果然留手了。」閔君子心中暗道,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中,嘴角也不免掛上了得意的微笑。

木易心中不報希望,但還是忍不住向肖夢陶看去,果然,肖夢陶正一臉幸福的看著閔君子,語笑嫣然,燦若桃花,為閔君子佔據上風而大感高興。

木易心中苦笑一聲:「肖師姐的心中,果然只有閔君子一人,無論我做了什麼,都不重要!」

「深陷情中的人,竟然是這麼的糊塗!」木易暗暗搖頭,「師姐,你可知道,如果真讓閔君子贏了這場比試,他肯定就不會留在你的身邊!」

「既然你這麼喜歡他,我就成全你!」

「哪怕你永遠不會理解,哪怕你會怪我一世,但是,只有這麼做,才是真正的為你好,才有一線機會,讓閔君子死心,繼續留在你的身邊!」

「嗬!」木易一聲低喝,一股強勁可怕的火焰,從其左手中湧出,化為一隻火龍,直接穿越了層層巨浪,向正在得意的閔君子撲來!

他左手上的赤珠杖,也隨即爆裂開來,化為粉末,彷彿是承受不住這股強大的火屬性真元!

當然,這只是木易為了掩人耳目的故意舉動,他的施法,與赤珠杖本身沒有一點關係。

「糟糕,中計了!」目瞪口呆的閔君子,心念急轉間終於反應過來,急忙在身前臨時布置出一層水牆屏障。

可惜,太遲了!他大部分的法力,都在操縱巨浪圍攻木易,哪裡還有能施展出強大的防禦手段!

「轟!」火龍轟在了水牆上,毫無懸念的將後者擊潰,一股炙熱的氣流將閔君子高高沖飛,直接落在了數十丈外的比試台下!

閔君子立刻從地上爬起身來,只是他衣衫上被熱浪燒出了好幾個大洞,破破爛爛,眉發也是焦糊一片,顯得十分狼狽,全然沒有了那種玉樹臨風的氣質。

眾人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