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七十二章八強對陣

第七十二章八強對陣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474

第七十二章八強對陣

平海峰西側某處怪石嶙峋的偏僻角落,木易和王若風正悄悄會面。

「鐵蛋,你暗中叫我來到這裡,是否有什麼事情?」木易問道,以對方的作風,不會輕易冒險與他相約見面,畢竟平海峰上弟子繁雜,萬一被人見到識破,總歸不是好事。

「當然是為了八強對陣之事。」王若風直奔主題,「對陣的情況,你已經知道了吧?」

木易點了點頭,就在在新實力排名榜流傳開來的當晚,八強對陣情況已經公布在青玉牌上。

谷幕凝對陣排名第七的火部弟子;王若風倒霉的對上了實力最強的御風神君;而木易,卻遇上了自己的同門師兄閔君子!

王若風苦笑一聲,說道:「我碰到笑神君,大家同屬風部弟子,他的天賦不遜於我,又比我多修鍊了好幾年,這一關多半是過不去的。」

「鐵蛋,不要沮喪,放開包袱儘力一試!」木易寬慰道,「就算不敵,八強的成績,也足以向你師父做出交代。」

王若風「嗯」了一聲,微微一笑:「不過,我找你來卻不是為了說我的事,而是你的比試!你的對手是閔君子,也是你的大師兄,論實力,你還在他之上,這一戰,你很有希望!不過……」

木易笑著打斷了對方的話語,他介面說道:「不過你怕我念在同門之情,不敢放手一戰,縮手縮腳,最終戰敗?」

王若風搖搖頭,說道:「恰恰相反!我知道你不會在光明正大的比試中弄虛作假,所以才特意找你來談談。」

「此話何意?」木易頓時有些困惑。

王若風很有把握的說道:「如果我沒有估計錯誤,明日八強戰就要開始,最遲今天晚上,你師姐肖夢陶就會來找你。」

「師姐來找我?」木易又是一愣,隱隱猜到了對方的意思。

「不錯,」王若風繼續說道:「她會來找你,而且目的只有一個,勸你在比試中故意輸給閔君子!」

「肖師姐她為什麼要這麼做?」木易有些不信。

「不是她要這麼做,而是閔君子會千方百計的說服她去找你!」王若風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似乎將一切都算到,他繼續說道:「對你師姐而言,你和閔君子誰勝誰敗並不重要,無論結果如何,都不會改變她對你們二人的態度;但對於野心不小的閔君子而言,能否進入四強、甚至進入決賽,卻顯得極為重要,這可能關係到他能否接觸到谷幕凝!」

「谷幕凝?這與她有何關係?」木易眉頭一皺。

王若風說道:「你記得關於此女的傳聞么?傳聞此女背景深厚,她突然出現在金秋會試之中,目的是為了尋找合適的伴侶。說到年輕一代的男弟子,除了御風神君外,就屬你大師兄閔君子最為出眾,而且論外貌風度,閔君子更是無人可比,遠勝過我等一籌,只要這次比試,閔君子殺入四強、決賽,進入谷幕凝的眼中,很可能就會被選中!」

「不會的!」木易搖了搖頭:「大師兄不會這麼做。師父已經說了,金秋會試之後,就會退隱,將善葯堂交給大師兄打理,還會安排他和肖師姐的親事,大師兄怎麼還會打穀幕凝的主意?」

「一個善葯堂,就能滿足你大師兄的胃口么?我看未必!」王若風連連搖頭,「我看他先前接近你肖師姐,就是為了圖謀善葯堂,但肖夢陶和谷幕凝相比,無論是實力背景還是容貌,又差了一大截,閔君子若是有些野心,絕不會錯失良機!」

「新的實力排名榜上,你與谷幕凝並列第二,排在閔君子之前,加上你之前展示的水火雙修實力,閔君子根本沒有把握戰勝你,所以他就會設法安排肖夢陶去找你,他也很清楚,你的肖師姐,就是你心中的軟肋!」

木易被王若風說中心事,臉上微微一紅,他也沒有掩飾辯駁,畢竟他當初為肖夢陶服下百毒天火液的舉動,就已經說明了一切。

「我覺得肖師姐不一定會來!」木易的語氣軟了許多,王若風分析的合情合理、絲絲入扣,的確不是胡亂推測。

「但願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過,若是不幸被我言中,你肖師姐要找你說情,你會怎麼做?」王若風一眼不眨的盯著木易問道。

「我不知道!」木易低下頭去,輕聲說道,心中很亂。

片刻後,他抬起頭來,向王若風問道:「鐵蛋,換做是你,你會怎麼做?」

「這便是我今日來的目的。」王若風正色說道:「還記得我說的那句話么?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如果你有足夠的自信,可以一路過關斬將、戰勝御風神君奪魁,那麼你大可以放手一戰,你實力高強,身後自然有宗門撐腰,誰也不敢輕易為難你!」

「但是,如果你沒有把握一勝到底,還不如隱藏實力、低調行事。反正以你的容貌,也不大可能被谷幕凝看中。呵呵,木頭,你別放在心上,你我雖然長的不醜,但年紀還小,更沒有閔君子那樣的英俊不凡風度翩翩,若沒有絕對高人一籌的實力,實在難以被谷幕凝選中。」

「若是你肖師姐真來找你,你大可以答應下來、輸掉比試。這樣一來,不但眾人關注的焦點將會轉移,而且你大師兄也會掉以輕心,認為你仍然是那個被情所困、可以輕易擺弄對付的懵懂少年!這樣,他就不會對你太用心,你以後的日子,就要好過的多。」

「這種做法,叫做以退為進。我剛入玄風堂時,因為年少氣盛,吃了不少苦頭,後來正是憑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