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六十七章玩火

第六十七章玩火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577

第一卷玄門風雲第四集妖島風波

第六十七章玩火

「純陽火焰!」

「孫師兄好強!」

孫袁的爆發,讓比試台上的火海瞬間明亮了許多,威力更甚倍許,台下觀戰的弟子,不失時機的叫好聲連成一片。

在玄士中,有些人為了修鍊高明的法術,必須潔身自好,保持純陽童子或純陰處子之身,這樣施展出的法術威力,往往有獨到之處。

尤其是修鍊火屬性功法的弟子,火乃至陽之物,純陽之體施展時,威力更強,孫袁如今施展出的純陽火焰,的確也值得被稱讚!

再加上孫袁是陸熔天最信任和倚重的弟子,為人又有些睚眥必報、斤斤計較,其餘的師弟們,誰敢得罪此人,自然要賣力的大聲讚揚。

有些人口才甚佳,各種稱讚之詞脫口而出、還能標新立異;有些人只能拾人牙慧、跟著連聲較好。

讚揚聲此起彼落,到也算是一個獨到的風景。

王若風的神色,更加凝重。

然而就在此時,讓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一幕出現了!

那些明亮洶湧的火焰,竟然失去控制一般向四周狂暴衝出,就連孫袁自己也被火焰席捲包圍,直接沖飛至高空中。

「啊!」孫袁一聲驚呼,一股炙熱之極的氣流迎面撲來,頓時胸口一悶,眼前一黑,就此人事不知!

「啪」孫袁重重的摔在比試台上,一動不動,胸前的玄士服完全燒毀,面目漆黑,還有焦臭之氣傳出!

這一幕發生的過於突然,大部分弟子將口中的讚譽之詞生生吞入了腹中,卻有一名少年反應較慢,繼續「贊」道:

「乾的漂亮!」

此言原本是要讚揚孫袁,但晚了那麼一個呼吸的時間,含義一下子變的大不相同!

周圍的弟子狠狠的瞪了少年一眼,少年誠惶誠恐,自知失言,臉色大變。

「怎麼回事?」主持比試的師叔,也是一臉驚訝。

火焰散去,施展火焰的孫袁全身被燒糊一片;被火焰包裹的木易反而是絲毫無恙,仍然站在原處!

「難道是孫師侄施法之際不小心走火入魔,法力失控?」師叔一臉愕然,他一直在一旁觀戰,除此之外,實在想不到其他的解釋。

畢竟,那火焰是孫袁自己施展出來的,來自善葯堂的木易,又怎麼能以火焰攻敵?

「陸師弟,你去看看!」李易焱眉頭一皺,向陸熔天吩咐一句。

陸熔天點了點頭,輕輕一躍飛上台去,伸出雙指在孫袁鼻下一探。

「孫袁,他沒事吧?」木易關切的問道,他心中有些惴惴不安,他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的反擊,竟然有這麼大的威力!

但是這句話被陸熔天和弟子停在耳中,卻如同最惡毒的諷刺,陸熔天意味深遠的盯了木易一眼,悠悠的說道:「死不了!」

主持比試的師叔,聞言也是心中一松,若是發生性命損傷,他就難免有些失職。

「烈火堂孫袁昏迷,善葯堂弟子木易勝出。」這名師叔朗聲宣布結果,然後讓陸熔天趕快帶走孫袁救治。

「奇哉!孫師兄竟然法力失控,未免也太大意了!」王若風連連搖頭,露出一臉極為惋惜的神色,似乎十分替孫袁不值。

木易微微一笑,心道:「這鐵蛋演的真像,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站在孫袁這邊。」

換做五年前的鐵蛋,絕對沒有這個本事,看來這些年在玄風堂中,王若風學到的,不僅僅是高明的法術!

一眾烈火堂弟子尷尬之極,心中著實鬱悶,眼看就要到手的勝利,居然這般罕見的失敗告終,這樣一來,烈火堂弟子全軍覆沒,沒有一人進入十六強中!

李易焱雖然驚訝,但也沒有多想什麼,只怪本堂弟子運氣不好。

陸熔天卻對木易更加懷疑,他心中一連閃過了無數念頭,可惜,這些念頭閃過的太快,快的他都無法將其抓住!

「等孫袁醒了,問問他究竟發生了什麼!」陸熔天心中暗道,他凝神看了木易一眼,然後抱著孫袁一字不說的離開此處。

烈火堂弟子自然也沒有久留此處的意思,有的立刻去中宮台,看看是否還來得及看谷幕凝的比試,有的則去往別處。

「這位善葯堂師兄,恭喜了!」王若風向木易拱手一禮,一如尋常弟子見面。

「這位是玄風堂師兄吧,有禮!」木易也回了一禮,同樣裝作不認識。

待其他人走遠後,二人才輕聲聊了幾句。

「鐵蛋,你怎麼來了?」木易心中頗為感激。

王若風笑道:「我聽說你連勝兩輪,心中好奇,一直想看看你的比試。正好我今天比試結束的早,所以特意過來看看!」

木易有些羨慕的說道:「鐵蛋,你也贏了吧?你可是排名前十的高手,進入十六強也是理所當然!」

「嗯,真高興我們都進了十六強!製作實力排名榜的那人,很不了解你的實力!說實話,我也沒看出來,你最後是怎麼戰勝了那個孫袁!難道真是他走火入魔?」王若風十分好奇,若非親眼目睹,他難以相信剛才發生的一切。

「也許吧,我最近的運氣的確不錯。」木易微微一笑,並沒有將一切和盤托出,他可不希望鐵蛋也把自己當成「妖孽」。

「木頭,你不簡單!我可不希望在以後的比試中遇到你!」

「我也是!」

王若風和木易相視一笑,二人沒有多說幾句,便又要匆匆分開。

「鐵蛋,謝謝你來看我的比試!」臨別之際,木易用力的點了點頭,「這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