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六十六章吸收

第六十六章吸收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410

第六十六章吸收

「只能拼一拼了!」木易心念如電,手中墨泓杖在身前一擋,猛然間激發出一層薄薄的墨光,化為一層水甲,護在身前。

同時,他身形橫向急側,彷彿鬼魅一般憑空側移尺許,這卻不是什麼法術,而是在外門修鍊的腿腳功夫。

「茲啦」聲中,一團霧氣騰起,卻是三枚火箭同時穿破了水甲,繼續向木易射來。

畢竟時間倉促,木易匆匆凝聚出的水甲蘊含的真元之力有限,防禦力普通,未能阻止三隻火箭,但也多少消耗了火箭的一些威能。

木易身形雖然硬生生的測移了尺許,避開了射向自己頭部、腿部的兩隻火箭,卻被第三隻火箭,射在了左臂之上。

頓時,三聲爆鳴傳出。

前兩隻火箭,都射在了石台上,炸出了尺許大小的深坑,石屑四濺;第三隻火箭卻炸在了木易左臂上,一股焦糊之氣從此處傳出,玄士服雖然號稱水火不侵,但只能防護少量的攻擊,面對一隻強力的火箭,立刻被燒出了一個大洞。

「好!」

「孫師兄乾的漂亮!」

台下掌聲雷動,就這一擊,足以重傷木易一臂,一臂經脈被廢,施法就極不流暢,木易已經是敗相無疑。

不過,木易竟然並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他連忙繼續施法,在身前布置出一層凝厚的水牆,防止對手接下來的後招。

「咦?那是什麼?」孫袁一愣,木易中了火箭的手臂並沒有被燒傷,玄士服下,露出一層柔弱的絲甲,上面還有火星跳動,似乎正是此物,化解了火箭的一擊。

「蠶絲寶甲!他竟然能弄到這種好東西!」孫袁恍然,織造堂的蠶絲寶甲能抵禦相當程度的法術攻擊,僅僅一隻火箭,的確難以破壞。

「哼,肖月寒果然對此子甚好,居然給他準備了一件蠶絲寶甲!」台下的陸熔天也看出了門道,心中冷哼一聲。

雖然看出木易有蠶絲甲護身,孫袁卻並不擔心。蠶絲甲只能護住軀幹,而且能承受的法術攻擊,也很有限。

他在祭出三枚火箭符後,又將法杖取出,符籙未能奏效,他便揮舞手中赤紅法杖,施展出一片血紅的火霧,向木易撲來。

一股腥臭之氣從火霧中傳來,木易眉頭一皺。

他早聽說,這孫袁修鍊的乃是毒焰功夫,不但火焰滔天,其中更蘊含奇毒,讓對手神志迷糊,而孫袁自己因為專門修鍊過一些手段,卻不怕其中的毒氣。

木易急忙將墨泓杖一點身前水牆,水牆立刻藍光一閃,化為一層凝厚的水罩將木易全身裹在其中,阻止那火霧靠近木易。

孫袁似乎有意立威,將毒霧火海施展的漫天飛舞,幾乎將整個比試台籠罩其中。

比試台附近的弟子,要麼是祭出法力護體,要麼是退避一旁,不敢讓那火海中的毒氣被自己吸入。

木易被漫天火海包圍,連身影都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台下又是一陣叫好聲,如此威猛的火焰海洋,的確配得上稱讚。

無論怎麼看,這都是一場實力懸殊的比試,木易被火焰徹底包圍,等他法力耗盡、無法阻擋火海撲來之時,就是必敗無疑!

而且,若是孫袁一個「不小心」來不及收手,木易就連性命也有巨大危險。

這種情況下,大多數弟子會選擇乾脆的放棄,或者是支撐片刻感覺不敵再認輸,不過,木易卻不是一個輕易言棄之人。

木易極力的催促著自己體內的真元法力,源源不斷的湧入手中的墨泓杖中,企圖施展出一兩道水柱,衝出火海的包圍。

可是,孫袁比他的法力深厚太多,那一層層的火海不斷襲來,木易的護體水罩隨時都要被蒸發消失,那裡還有餘力反擊!

孫袁這裡也是暗暗心驚,他原以為木易實力不值一提,卻想不到,在自己全力施展的漫天火海下,對方竟然能支持這麼長的時間!

「木師弟,你在善葯堂就學會了這點本事么?似乎不怎麼樣啊,你能進入第三輪,果然只是走運而已!」孫袁冷笑道。

孫袁有意激怒木易,木易卻絲毫不予理會。

台下的烈火堂弟子,也立刻三三兩兩的大聲揶揄道:「呵呵,善葯除了姓閔的外,其餘弟子只會煉點假藥騙人,哪裡有什麼真材實料!」

「不過,那層水做的烏龜殼子倒也厚實,所以姓木的躲在裡面不敢出來。」

「善葯堂的人就知道私下暗箭傷人,比試台上根本不堪一擊!」

「就是,柳師妹死的好冤,善葯堂的兇手卻至今逍遙法外,這個姓木的也是幫凶!孫師兄,好好教訓這個姓木的傢伙!」

……

台上一片火海,什麼也看不清,台下的烈火堂弟子卻已經熱鬧非常的喧嘩起來,他們口中的言語越來越不幹凈,連堂主李易焱都是眉頭一皺。

不過,罵人的都是副堂主陸熔天的弟子,他也不好公然斥責、損了對方面子。

「呵呵,欺負人家善葯堂沒有人在,就可以胡言亂語么?」忽然間一個冷冷的聲音從眾人後方傳來。

眾弟子回頭一看,見到一名少年正在數十丈外遠遠觀戰,他身上穿的服飾顯示,他來自玄風堂。

「王若風,這不關你的事!」有人認出了這名少年,頂了回去。

「自然不關在下的事,在下只是恰好路過,有幸目睹一場奇聞而已,原來烈火堂弟子,都是這幅修養,明明己方佔據明顯上風,還要故意干擾對手的心神,嘖嘖,果然是名師出高徒!」王若風一邊冷笑,一邊連連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