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六十三章冰天雪地

第六十三章冰天雪地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473

第六十三章冰天雪地

「我沒有弄錯吧,我感覺谷師姐剛剛是在看我!」趙亮低聲驚呼。

「哼,你個小矮個有什麼看頭,看我還差不多!」吳師兄立刻反駁道。

「不可能,你們有什麼看的,依我看,多半是在看大師兄!」另一名弟子說道。

「對啊,大師兄也是英俊非凡、一表人才!在我們平海宗這一代年輕弟子中,論容貌氣質,絕對是數一數二!」

「瞎說什麼呢!大師兄已經有了肖師姐!」木易也參與了討論,然後怯生生的說道:「不過,我真覺得她剛才是在看我!」

「呸!」吳師兄等幾人齊齊啐道,趙亮打斷眾人的繼續吐槽,說道:「都別說了,比試要開始了!」

台上,焚玉堂的張子虛正在緩緩施法,他一邊高舉法杖施法,一邊說道:「谷師妹,這是火禽術,施展之後,火焰如飛禽般飛舞,可在遠處攻敵,谷師妹要小心了!」

比試之時,居然主動說破自己的招數,張子虛的這種做法,立刻又引來了一片噓聲。

谷幕凝置若罔聞,根本不動聲色,也沒有出手。

張子虛繼續施法,一股股精粹的火屬性真元,湧入他手中赤紅的法杖中,化為一團團不住閃動的火焰,這些火焰,居然演化出一對對翅膀,然後脫離法杖,化為一隻只火焰飛禽,湧向天空,圍繞在張子虛的周圍,頗為絢麗。

台下觀戰的焚玉堂堂主微微含笑點頭,頗有讚許之色。的確,這般火禽漫天飛舞的施法,並不是普通的火部弟子能夠做到的。

「去!」隨著張子虛的法杖一指,這些火禽便紛紛向谷幕凝撲來,不過速度卻不快。

谷幕凝依然沒有出手,這些火禽飛到一半忽然停下,卻原來是張子虛收回了功法,他有些擔心的說道:「谷師妹,你怎麼還不出手?」

「這些火焰威力普通,不堪一擊,何必急於出手!」谷幕凝冷冷的說道。

台下頓時一陣鬨笑,張子虛更是滿臉通紅。

焚玉堂堂主有些坐不住了,眉頭一皺,頓覺得臉上無光:

「子虛,要麼好好表現一番,要麼滾下來,別給為師丟人現眼!」

張子虛急忙稱是,這一次,他再次祭出了火禽術,但是那些火焰飛鳥體型大了許多,漫天飛舞之下將周圍映照出一片紅光,靠近比試台的弟子,更能明顯感受到一股熱浪撲面而來。

很明顯,這一次火禽術的氣勢,要強大了許多。

「畢竟是火部焚玉堂的大弟子,位列實力排名榜前三十位,果然不俗!」木易暗贊一聲,若是自己遇到如此強大的法術,恐怕將難以面對。

此時,面對聲勢浩大的漫天火禽,谷幕凝終於出手!

「好!」

谷幕凝只是剛剛抬起了一隻手,台下就立刻叫好聲一片,掌聲雷動,彷彿谷幕凝已經贏得了比試。

谷幕凝也確實只抬了一隻手,然後向身前輕輕一揮,連法杖都沒有祭出。

然而,就是這一揮手間,頓時天地色變,一股驟寒之意憑空而降,比試台上,漫天飛雪,寒冰凍結。

「好強的冰屬性真元法力!」木易大驚,他與台上的谷幕凝,少說也相隔數十丈,竟然在對手施法後的片刻間,就感到刺骨的寒意襲來!

離比試台太近的一些弟子,猝不及防之下,紛紛打了一個寒顫,急忙運轉法力護住全身,這才好過一些。

雪花繽紛、寒氣四射,比試台瞬間化為冰天雪地,那些火鳥,頓時憑空縮小了一圈,有的甚至在極寒之氣的侵蝕下直接熄滅消失。

冰火互克,誰的法力強,誰就能佔據明顯的上風,將對方的法術,剋制的毫無還手之力!

張子虛祭出的那些飛舞的火禽,在寒氣中一隻接一隻的熄滅,氣勢恢弘的火禽術,一下子變成了零零散散的火焰團,威力下降了何止大半!

「子虛,你已經敗了,不必再斗下去!」焚玉堂堂主輕嘆一聲說道。

「是!」張子虛原本就沒有多少必勝的鬥志,此時聽到師父這般說,便立刻收起功法,拱手一禮認輸道:「谷師妹果然天賦過人,在下佩服!有機會的話,還希望能與谷師妹多探討修行之道!」

「張師兄承讓了!」谷幕凝淡淡的說道。一場輕鬆的勝利,並沒有讓她流露出任何情緒上的變化。

周圍的冰天雪地,更襯托出此女的「冰冷」,那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氣質,卻愈發的讓人迷戀而不可自拔。

谷幕凝輕鬆獲勝,進階下一輪。台下又是長久不斷的掌聲喝彩,一直到谷幕凝走下台去,在幾名織造堂女弟子的擁護下,離開了此處。

「可惜啊可惜,這場比試時間太短了,根本沒來得及多看幾眼!」趙亮搖搖頭,一臉的遺憾。

「織造堂女弟子中,以前從未聽說過這個谷幕凝。顯然她只是臨時借用織造堂的名義參加比試,並且直接得到了織造堂那個直接進入正賽的名額。有這般能耐的,肯定來頭不小。」李若愚若有所思的分析道。

「我們這些弟子,聽到瘋傳之言,前來捧場也就罷了。但是有谷幕凝的比試時,師叔師伯級別的存在,也來了相當多人,他們總不至於也都是沖著此女傾城傾國的傳言而來,多半是因為,此女的身份十分特殊!」

「種種跡象表明,谷幕凝很可能真是某個大人物的後人,她參加這次金秋會試,很可能真的是為了擇選良君。」

李若愚說到此處,輕嘆一聲笑道:「可惜,我若是有大師兄一半的英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