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六十一章手鐲

第六十一章手鐲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727

第六十一章手鐲

正賽第一輪,六十四場比試在一天內全部結束,雖然有些密集,但對於觀戰的弟子而言,卻是大呼過癮,他們完全不用擔心沒有精彩的比試可看,而是要在一系列同時進行的精彩對決中,做出決定去看哪一場。

善葯堂這邊,除了吳師兄倒霉的遇到了火部排名第一的高手、慘遭淘汰外,李若愚、肖夢陶和閔君子都憑藉各自實力進入下一輪,加上「運氣」逆天的木易,善葯堂倒是有四名弟子進入了正賽第二輪,位列六十四強之中,這讓師父肖月寒的臉上,格外的光彩照人。

善葯堂上下也都是一片喜悅,被淘汰的吳師兄,原本就是無事掛心的性子,這次敗給名氣極大的對手,也不覺得冤枉,所以他也仍然是一副樂天嬉笑的模樣。

前幾輪比試並沒有休息時間,第二日中午開始,便是第二輪的比試。

第二輪比試三十二場,在九個比試台上同時進行,每個比試台上只有三到四場比試,所以時間上安排的就要相對寬鬆。

不過,木易剛剛好又和閔君子撞上,他們都是第一場,在不同的比試台上。

善葯堂大部分弟子,還是選擇去看閔君子的比試,畢竟,那肯定要精彩的多,而且贏面也更大。

不過,趙亮還是隨著木易來到了震宮台,今日大師兄的對手是火部弟子,趙亮的興趣沒有那麼大,自然要為自己最要好的木師兄觀戰助陣!

震宮台下,觀戰弟子寥寥無幾,且大多為織造堂的女弟子。畢竟進入正賽第二輪後,剩下的對決,幾乎都在強手之間展開,這場對決的二人,一人排在倒數第一,另一人也是十分靠後,當然不會太吸引人。

不過令人沒有料到的是,趙亮竟在這幾人中,發現了一名逐浪堂弟子,大概他是逐浪堂堂主派來,專門看看木易究竟有何詭異之處!

木易登上台去,下面的女弟子立刻發出一陣噓聲,弄的木易有些莫名其妙,但他也不以為意。

不一會兒,一名蒙面女子也登上台來。

「她就是慕容冰?怎麼還帶著面紗,難道是怕了那個傳言?」趙亮心中一陣驚奇,喃喃說道。

「呸,慕容師妹一直戴著面紗比試的,宗門早已經允許了!」一名織造堂師姐聞言後,小聲的啐道:「還有,與你們善葯堂木師弟有關的傳言,也太過無恥!」

趙亮苦笑一聲,也不敢多做解釋。

比試台上,自從慕容冰出現後,木易就一直死死的盯著對方,目光不肯移動分毫。

「喂,你這個傢伙,在瞪什麼呢!」蒙面的慕融冰忍不住出聲呵斥,她聯想到有關對方的一些傳言,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心下駭然:

「那種荒唐的傳言,多半不是真的吧。可是,他為什麼要一直瞪著我?我戴著面紗,他又不知道我好看不好看!」

木易被對方一聲呵斥,才恍過神來,臉上微微一紅,說道:「這位師姐誤會了,我在看師姐手上的那一對翡翠玉鐲!師姐,能否除下來讓在下仔細看看!」

如果木易剛才沒有認錯的話,這對翡翠玉鐲,就是自己母親的遺物!

當初,何執事說他在平雲谷集市中,將這玉鐲賣給了一個戴著面紗的內門女弟子,木易根據這個線索查找下去,卻沒有絲毫收穫。

想不到在這比試台上,竟然意外的發現了此物的線索,木易此時驚喜之餘,心中也頗為焦急,他正心念急轉的思索著如何從對方手中,換回這對翡翠玉鐲。

「為什麼要給你看!」慕容冰一愣,沒有好氣的回道,反而將雙手縮回,似乎怕對方強搶了去。

「這個,」木易有些尷尬的解釋道:「這對翡翠玉鐲,我好像認得。」

台下噓聲一片,連趙亮也連連搖頭,心中暗道:「木師兄莫不是看上了這位師姐或師妹?只是他用的搭訕手法,未免太老,一點新意都沒有!」

此時,主持比試的師叔輕咳了幾聲,示意眾人安靜,然後正式宣布比試開始。

木易與慕容冰互相施了一禮,慕容冰小聲說道:「哼,想要玉鐲可以!如果你贏了我,就把這對手鐲相贈;如果你輸了,就把你那對眼睛刺瞎!」

木易嚇了一跳,急忙說道:「師姐不要誤會,在下這裡還有一對品質更高的翡翠玉鐲,誠心與師姐交換,並無他意!」

「哼,你先贏了我再說!」慕容冰不再廢話,她從袖中抓出一根幾乎透明的法杖,旋即開始施法。

立刻,比試台邊上的趙亮,就感到一股涼氣撲來。

「這是寒冰杖,原來她修習的是冰屬性功法。」趙亮心中暗道。

冰屬性功法,也屬於水部功法,只不過更注重冰寒之力,能額外施展出一些更強大的法術,比如冰錐術,就比同級別的水箭術強大的多!

只不過,修鍊冰屬性法術,要求修鍊之人天生陰寒之力較強,所以不是每個人都能修鍊。

慕容冰出手便不留情,寒冰杖揮舞之下,頓時漫天飛雪,趙亮只覺得一陣刺骨的寒意逼來,只好連退數丈,遠離比試台。

相隔這麼遠,都能感覺到寒氣大盛,比試台上的木易,恐怕更不好受。

此時,以慕容冰為中心的比試台上,已經凝結出厚厚的一層冰霜,慕容冰法杖不停飛舞,陣陣寒氣從法杖中湧出,一下子將比試台上化為了冰天雪地,大有要將對手生生凍結的氣勢。

木易早在對手祭出化雪術的一瞬間,就感到一陣極寒之氣湧來,他幾乎是下意識的全身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