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五十二章妖孽

第五十二章妖孽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446

第五十二章妖孽

「好強的火屬性法力,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師叔大驚,「難道你修鍊了火屬性功法?」

木易一愣,急忙長長吐納一口,平心靜氣,血液中的異象,也隨之消失。

血液沸騰時,木易目中雙瞳如火,血液平靜後,他的雙目也恢復了正常。

這一幕,雖然只是一閃即逝,卻也被師叔完完全全的看在了眼中。

師叔神色更加驚駭,睜大了雙目問道:「那些火毒,莫不是深入你的血脈之中,與其融為一體?而你只要激發血脈,就能祭出強大的火屬性法力?」

木易聞言心中一凜,也是大吃了一驚,這師叔居然把自己的情況,猜的十分準確。

「弟子的確是這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連師父也不知道,莫非師叔知道一些?」木易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真是這樣?」師叔再次確認道,語氣之中,竟有一絲顫抖。

「就是這樣。」木易點了點頭。

「妖孽,妖孽!你這個妖孽!快滾,快滾!」師叔大聲疾呼,語氣之中,滿懷恐懼,彷彿見到了時間最可怕的惡魔。

「師叔你怎麼了?」木易一愣。

「難道師叔的瘋病又犯了?」木易不知發生了何事,意欲靠近一看。

師叔大驚,從鐵門旁急退,縮在了牢房一角,驚恐的看著木易,大喊:「快滾,你這個妖孽,不要過來!我不要你送飯了!不要過來!」

師叔的大聲驚呼,甚至還驚動了地牢的守衛,又有一人走了過來,詢問木易發生了何事。

「沒事。」木易搖了搖頭,只能悻悻離開。

「瘋子,安靜點,再吵就給你加上鎖鏈!」地牢的守衛沒有好氣的向師叔喝道,後者立刻閉上了口,但那副恐懼之極的表情,依然不減。

「師叔為什麼這麼怕我?」木易心下奇怪,他百思不得其解,最後只能暫且將此事放在一旁。

「算了,既然師叔不喜歡我,以後就讓趙師弟替師叔送飯吧。」木易搖了搖頭,乘著仙鶴,回到了葯祖峰紫竹林中。

不過,經過這次教訓,木易知道自己血脈中的確有了異變,為了不再讓人視自己為「妖孽」,於是他便更加的小心翼翼,不敢在人前露出破綻。

數日後的清晨,紫竹林中,木易手持一根通體漆黑、泛著一層墨光的二尺三寸長墨泓杖,依照口訣,緩緩施法。

這根墨泓杖的杖身上,雕刻著一隻盤旋而上的黑龍,法杖的頂端,就是黑龍之首。

木易感覺到,將法力注入這根墨泓杖的過程極為順暢,彷彿像真元在自己經脈內流動一般自然,僅從這一點就可以確定,這根法杖的品質,極為不俗。

在注入不少的水屬性真元後,墨泓杖的頂端黑龍首上,兩顆櫻桃大小的龍目上,泛出一層更為凝厚的墨光,整個墨泓杖的杖身,也愈發的通透,幾乎呈半透明狀,與未曾使用時的狀態,完全不同。

「聚本真元,化為流水;去!」木易默念法訣,輕吐一聲,法杖向前放一點。

七八杖外的某處半空中,忽然出現了一股直徑尺許粗細的水柱,猛然間向上衝起,激起一片水浪,將周圍空間震出一圈無形波動。

周圍的紫竹受到震動影響,落下不少的竹葉,散成一片,情景煞是絢麗。

「呵呵,第三層法術水柱術,終於是煉成了!」木易欣喜之極,這水柱並不算很粗,而且威勢也比較一般,但他已經十分滿意。

若不是這根墨泓杖相助,他恐怕也難以施展出來。

此杖果然不凡,不但能讓法力流轉迅速,施法更加流暢,更能蓄積法力,增加法術施展時的威力,更難得的是,此杖也能稍稍增加木易的施法距離。

對於修鍊水屬性功法的內門弟子而言,這根墨泓杖,無疑是極好用的一件上等法器。

木易將師父留在自己體內的真元煉化乾淨後,實力大漲了不少,之前很難才能祭出的第二層法術——水箭術,如今他已經可以隨手施展出來;甚至連攻擊距離最遠第三層法術的水柱術,也能施展出來。

加上第一層的凝水術,木易已經掌握了前三層的水屬性法術!

雖然水屬性玄門法術,只有四層,但每一層都有極為廣泛的演變,比如說最簡單的凝水術,就可以演化出凝水成甲、春風化雨等多種法術神通,修鍊的越熟練,演化出的種類就越多,用處也越大。

「有了這根墨泓杖後,不知我能否在內門弟子比試中,順利通過預賽,進入正賽之中。」

木易對那內門弟子比試,不禁也有了一絲憧憬。

這些日子,木易每日都在紫竹林內修鍊法術,除了肖師姐偶爾來此指點他的修鍊、講解那些法術施展的奧義外,也就只有趙亮還會來探望木易。

一來木易的火毒已經穩定,至少看起來一切正常;二來各位師兄也都在為即將到來的內門弟子比試而做最後的準備,也無瑕來探望這位木師弟。

這日下午,木易正在反覆練習水箭術,忽然聽到一聲呼喊從遠處傳來。「木師兄!」

「是趙師弟來了。」木易微微一笑,收起了功法。

片刻後,一名個頭不甚高的白衣少年,連蹦帶跳的穿梭入紫竹之間,映入木易眼中。

「趙師弟今日這麼興奮,是不是聽到了什麼好消息?」木易含笑問道。

趙亮搖頭道:「倒也不是。咱們那個師叔瘋的不輕,這幾天總是叫你妖孽,還讓我離你遠一些。我今日有些不耐煩了,就警告說,若是他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