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四十九章萬年寒池

第四十九章萬年寒池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493

第四十九章萬年寒池

變故發生後,肖月寒身形一閃,立刻將搖搖欲墜的木易扶住,並撥開他的口舌,將幾顆丹丸強行塞入其中,助其吞下。

此時,木易已經徹底昏迷,人事不知。他的身軀,滾燙如火,皮膚漲成了深紅色,幾乎要透出血來。

「快回善葯堂!」肖月寒吩咐一聲,他一隻手抱著木易,另一隻手替肖夢陶解開了封印,然後袖袍一抖,一股精粹真氣湧出,在半空中凝聚出一團藍色水雲,他踏在這團藍雲上,破空而出,向上疾飛。

「諸位師兄師弟,我善葯堂弟子已經受罰,此事當告一段落,孰是孰非,自有公論!這件事的來龍去脈,肖某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肖月寒在半空中轉過身來,向陸熔天等幾人說道。

陸熔天冷哼一聲,心中頗為鬱悶。

無論是肖夢陶還是閔君子喝下那百毒天火液,陸熔天都覺得很值,但沒想到,居然讓善葯堂一個無名弟子服下,這不免讓他有些氣腦。

「不過,肖月寒也不會對這個弟子撒手不理吧,嘿嘿,那弟子實力普通,要想替他除盡火毒,只怕肖月寒也要費足功夫,大大消耗一些真元法力!」陸熔天想到這裡,又有些釋然,微微一笑。

「將她屍身妥善安置。」陸熔天向孫袁淡淡的吩咐一聲,然後便離開了此處,根本沒有多看那已死的柳青青一眼。

閔君子和肖夢陶,乘著仙鶴緊隨肖月寒而去,李易寒等幾名修士也隨即離去,烈火堂的內門弟子,也先後散開,山谷中一下子只剩下孫袁、吳莫兩人和一具屍身。

「孫師兄,善葯堂肖師叔說要徹查到底,這是什麼意思?」烈火堂弟子吳莫,走到孫袁身邊,小聲的耳語說道,他神色間的擔憂之意,表露無疑。

「你說,師父會不會為了讓此事死無對證、徹底掩蓋,乾脆把我們兩個也暗中除去?」吳莫說出這句話時,身子竟有些微微發抖。

孫袁默然片刻,然後輕嘆一聲,小聲的傳音回道:「應該不至於吧,畢竟眼下只有我們二人,是師父的心腹弟子。」

「難說!」吳莫還是有些擔憂,他嘆道:「伴師如伴虎!當初胡師兄說這話時,我尚體會不到其中深意。如今柳師妹已死,我只覺得,也許有朝一日,我也和她一樣的下場,成為師父手中為了達到目的、便可以輕易拋棄的棋子!」

吳莫說完這句話後,與孫袁對視了一眼,二人的眼神中,都有一絲隱藏不住的恐懼、無奈,一時間俱是默然無語。

……

善葯堂葯祖峰某間內堂中,肖月寒正盤膝端坐,運氣吐納。

在他身前,上半身赤裸的木易,昏迷不醒,也被肖月寒擺出了端坐的姿勢。並且,肖月寒雙掌抵在木易背後,一邊穩住木易,一邊源源不斷的送入精粹的水屬性真元法力。

內堂外,不敢打擾師父的閔君子等幾人,正在焦急的等待。

「為什麼他要這麼做?為什麼替我受罰的,不是大師兄,而是木師弟?」肖夢陶低頭不語,眼角兀自掛著淚痕,都是因為她的一時衝動,惹下這無名之禍。

閔君子想要勸勸肖夢陶,但此事畢竟由他而起,只怕肖夢陶心中還在生他的氣,所以也不敢出聲。

半個時辰後,肖月寒忽然抱著木易從內堂中快步閃出,木易仍然昏迷不醒,而肖月寒的神色間,也是十分凝重。

「爹,木師弟究竟怎麼樣?」肖夢陶焦急的問道。

「師父,木師弟情況如何?」閔君子等幾乎同時問道。

肖月寒嘆道:「為師已經助他服下了三顆玄清玉露丸,但依然化解不了他身體中的火毒,如今為師正不停施展水屬性真元壓抑火毒爆發,一旦停下,極為危險!」

閔君子心中一凜,玄清玉露丸號稱是善葯堂第一解毒靈丹,藥效之神奇,他是最清楚不過,居然一連服下三顆,都不能解除木易的火毒,足見這火毒的可怕!

幸好這毒沒有發作在自己身上,否則一身經脈被火毒衝擊,恐怕辛苦多年才煉出的修為,一夜之間就要廢去大半。

「那該怎麼辦!」肖夢陶急的眼淚直落,「爹,無論如何,你一定要救下木師弟。」

肖月寒點了點頭,他說道:「如今只有去玄冰堂走一堂。玄冰堂堂主李易寒,手中有一座萬年寒池,陰寒之力驚人,在解毒靈丹無用的情況下,也只能依靠寒池的極寒之力,剋制化解火毒。」

「玄冰堂的萬年寒池?弟子聽說李師伯對這寒池極為重視,連門下弟子都不許進入其中,他會答應師父么?」閔君子眉頭一皺的說道。

「為師也沒有絕對把握,但也只能去試一試。」肖月寒說道,「為師絕不能讓自己的弟子,就這樣白白的送掉性命!」

肖月寒又向閔君子正色說道:「這次為師去玄冰堂,可能時間不會太短,堂中的日常事務,就由你暫時打點。這件事,你已經讓為師有些失望,希望你不要再做出讓為師徹底對你另眼相看的舉動!」

「是,弟子不敢!」閔君子躬身答應,心中微微一松。

肖月寒此時急於救下木易,沒有時間追究他的過錯,這件麻煩的事情,總算可以揭過。

只要師父不處罰自己,那就好辦;至於肖夢陶那邊,過幾天後,等她情緒稍穩,好言好語的陪幾個不是,多哄上幾句,便應該能化解。

一場難以估計後果的軒然大波,居然這般輕易的化解,閔君子心中不由得鬆了一口氣,他此時倒是頗為感激木易,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