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四十八章毒液

第四十八章毒液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450

第四十八章毒液

「百毒天火液!」肖月寒聞言神色一變,臉上閃過一絲怒色。

「好惡毒的做法!」閔君子的心中,也是有些駭然。

周圍的堂主級別修士,多多少少都曾聽過平海宗流傳已久的百毒天火液,就連閔君子等少數內門弟子,也知道這毒液的大名。

而木易,也曾從師叔口中,聽到過這名氣不小的百毒天火液!

相傳平海宗數百年前,曾有一名修鍊火屬性功法的奇才。此人施展的火屬性神通,比同階的其他修士強大許多,他的修鍊方法,也十分詭異,不但他的主修功法神秘莫測、無人知曉,而且他還經常煉製一些火性極烈的毒液,用來輔助修行。

他配置的那些毒液配方,有幾種也流傳了下來,但大多數都效果十分一般,漸漸的也都不為後人所採用;但這百毒天火液,名氣最響,平海宗歷代得到此液配方的修士,幾乎都要嘗試將其煉製出來,試上一試。

因為,傳聞中那名奇才,就是通過服用煉化此液、一舉突破,進入了金丹境界,成為一名丹士!

對於這些修士而言,成為丹士無疑是最大的誘惑。所以儘管前人屢試屢敗,後人依然孜孜不倦的修改調整配方,以期成功之後、能在修行上更進一步!

木易知道,就算經過反覆的調整修改,百毒天火液的烈性依然極強,若是修鍊火屬性功法的修士服下煉化,也不一定能夠承受,很可能只能將毒液逼出體外,反而大損一些真元。

如果讓修鍊火屬性功法的玄士服下此液,那危險程度更高,很可能導致丹田受損、修為大降。

而對於肖夢陶這種不是修鍊火屬性功法的玄士來說,貿然服下此液,絕對無法承受其中的烈火毒性,必須要儘快化解火毒,稍遲了少許,也許經脈就會被火毒灼傷,從此不能繼續修鍊!

所以說,陸熔天讓肖夢陶服下百毒天火液,算是一種有百害而無一利的懲罰,而且後果不輕!

但無論如何,這總比死罪或直接廢除經脈法力等宗門規定的嚴厲處罰還好一些。

陸熔天拍了拍手,他的弟子孫袁,立刻從袖中取出了一隻三寸大小、半透明的紅色玉杯,晶瑩圓潤,顯然不是凡品。

隨即,陸熔天慎重的取出了一隻赤紅如血的葫蘆,從中倒出了一些透明的液體,盛在玉杯之中。

玉杯之上,立刻自行的聚集出一片薄薄的霧氣,呈赤紅之色,並且隨風微微飄動,彷彿一朵絢麗的火焰。

頓時,相隔數丈外的木易,立刻感覺到一股熱浪撲面而來,口乾舌燥,喉嚨發苦。

相隔這麼遠,就有這種感覺,這玉杯中的毒液,絕對厲害無比。

「是喝下這杯中天火液,還是接受宗門的裁決,請肖師侄斟酌。」陸熔天冷冷的說道,嘴角不經意的閃過了一絲得意的獰笑。

看到那天火液的異象,肖夢陶的身軀,竟然有些微微顫抖,顯然是害怕之極。

但她還是極力穩住了內心的恐懼,堅強的站起身來,向那玉杯走去。

「且慢!」肖月寒沉聲說道:「養不教、父之過!是肖某教女無方,惹下此禍,就讓肖某服下這杯天火液、代為受過吧!」

「爹爹,不行!」肖夢陶搖了搖頭,堅定的說道:「讓女兒自己受罰吧!」

「爹爹就你這麼一個女兒,罰你和罰我,又有什麼區別!」肖月寒苦笑一聲,就要走向前去,拿下那個玉杯。

「這怎麼可以!」陸熔天連連搖頭,輕描淡寫的說道:「肖師兄貴為善葯堂一堂之主,怎能接受私罰,萬一宗門怪罪下來,陸某可擔當不起!而且,這是陸某改良的百毒天火液,火毒已經弱了許多,以肖師兄的修為服下此液,恐怕也沒有什麼不良後果,這樣豈不是沒有了懲罰的意義,讓陸某死去一名弟子之餘,還白白浪費一些天火液!」

說到這裡,陸熔天忽然看向了閔君子,冷笑說道:「這樣吧,如果閔師侄這樣的玄士願意替肖師侄受罰、服下此液,那也可以。」

此言一出,就連李易寒等幾人都點了點頭。

「是啊,發生這樣的不幸,閔師侄也有一點干係,以身代替,也無不可!」李易焱淡淡的說道。

「這幫老狐狸!」閔君子心中恨極,偏偏也不敢做出任何表示,只能低頭不語,裝聾作啞。

很明顯,閔君子在內門弟子中樹大招風,是平海宗年輕弟子中為數不多的幾名年輕才俊之一,陸熔天竟然要趁這個機會,將善葯堂的希望之星剷除,進一步打擊善葯堂在平海宗的地位。而其餘分堂的堂主、副堂主,自然也樂於見此。

內門弟子比試,不久後就要開始,眾人的心思多半都在這上面。如果此時閔君子服下百毒天火液,就算他命大能將火毒盡數排出,但一兩年內實力大降是免不了的,在內門比試中,就不足為慮!

「閔師兄,以你和肖師妹的感情,以身相替,不算為難吧?」孫袁也趁機揶揄道,這個結果,正是他最願意看到的。

除掉了閔君子,他在內門弟子比試中,就少了一個潛在的對手,這樣自己奪取好名次的機會,又大了少許。

肖夢陶轉身向閔君子看了一眼,閔君子卻不敢看對方的眼神,死死的低著頭,一直沉默不語。

一抹失望之色,在肖夢陶秋水般的雙眸中一閃而逝。

「即便你願意,我也不會讓你這麼做的。因為我知道,在你心中,修行才是第一位!」

肖夢陶心中喃喃的說道,可是,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