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四十六章中計

第四十六章中計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502

第四十六章中計

「胡說!」閔君子大聲反駁,指著柳青青毫不留情面的說道:「第一,閔某從未動強;是她要勾引我,被閔某嚴詞拒絕!第二,閔某今日來此,是因為收到消息,若是不來此處,她就要自盡,閔某迫不得已,才中了你等的奸計!」

「大師兄,真是這麼回事么?」肖夢陶含淚看著閔君子,她也不知道該相信什麼。

「肖師妹,我可以對天發誓,剛才所言,如果有一字虛假,都讓我閔君不得好死!」閔君子急忙立下毒誓,重新贏得肖夢陶的信任,是他化解眼前危機最重要的一步。

柳青青忽然停止了哭泣,她乾笑兩聲,說道:「那又如何,你可有證據?你我這幅模樣,已是事實。青青在門中也薄有艷名,不凡追求之人。青青又何必死心塌地的倒貼與你?你說外人會更相信哪一種說法?事情傳了出去,必定沸沸揚揚,青青的名聲註定是毀了,而你閔君子的真面目,也將被揭開!嘿嘿,善葯堂堂主肖前輩最注重弟子的品行,你名頭這麼臭、品行不端,恐怕將不容於善葯堂內!」

閔君子聽到這裡,臉色愈發慘白,這正是他最擔心的一點,以師父的嚴格要求,對方說的完全有可能發生。

柳青青繼續向肖夢陶說道:「小丫頭,知道你大師兄為什麼喜歡青青多一點么?因為青青有些本事,讓男人神魂顛倒,你若叫青青一聲姐姐,青青就傳授給你!」

說到此處,柳青青放肆的大聲嬉笑,笑聲中充滿淫邪之意。

肖夢陶氣到了極點,想也不想的就沖了過去,一劍刺向這無恥淫邪的柳青青。

等她這一劍刺出時,她才忽然驚醒!

「我手中怎麼會有劍,誰給我的劍?」

一驚之下,她下意識的將手中利劍一收,但終究是晚了少許,劍尖刺入了柳青青的心口。

柳青青竟然不閃不避,反而迎著幾乎已經停下的劍尖而去,只是當此劍刺入她心口寸許後,才突然順勢向後一倒,「昏迷」過去。

「肖師姐!」

「肖師妹!」

木易和閔君子同時驚呼一聲,他們都萬萬沒有料到,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肖師姐怎麼會有一柄利劍在手?木易心念一閃,向身旁一看。

果然,那名叫吳莫的烈火堂弟子,手中捧著一把空空的劍鞘,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獰笑。

雖然這個神色只是一閃即逝,但卻被木易捕捉到了。

「不好!」木易立刻醒悟,「原來他們的目標,不是大師兄,而是肖師姐!」

可是,此時醒悟卻為時已晚,情急之下肖夢陶已經錯手傷人,無可挽回。

「肖師妹,你竟然仗父行兇!吳師弟,你快去通知師父!」孫袁大喝一聲,向吳莫使了個眼色。

「是!」吳莫將手中劍鞘一扔,急匆匆的乘鶴而去。

閔君子也醒悟過來,他知道眼前的事情,可不是他能處理的,於是他說道:「木師弟,你在這裡看著肖師妹,我去找師父!」

隨即,他也不管木易是否答應,就乘著仙鶴,向葯祖峰飛去。

肖夢陶此時獃獃出神,大悲大驚之下,一臉的茫然,但她心中也已經知道,自己終究是動情亂心,中了對方圈套!

內門弟子私下動武,傷了對方,可是要受到極為嚴厲的懲罰。

木易不動聲色的站在了肖夢陶身前,將師姐擋在自己身後,冷冷的看著眼前的孫袁。

「你為什麼還去不救人!」木易指著地上躺著的柳青青冷冷問道,他剛才想過去救人,卻被孫袁阻止。

「我一時驚慌,忘記了!」孫袁一愣,急忙向柳青青奔去,並在她心脈附近連點幾下,封住部分經脈,不讓她流血過多。

過了一會,一團紅色火雲緩緩從不遠處的山峰中飄來,裡面裹著一名三四十歲的中年男子,一頭捲曲的紅髮十分顯眼,正是烈火堂副堂主、孫袁等幾人的師父——陸熔天。

「師父,快來看看柳師妹傷勢如何?」孫袁急忙招呼道。

陸熔天大步走來,目光在木易和肖夢陶身上冷冷一掃。

木易心中一凜,被對方這麼一看,他竟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按照宗門規矩,木易向對方躬身一禮。

當陸熔天走近後,孫袁表面十分焦急,但心中卻十分得意,他忍不住在師父面前邀功,以一種傳音入密的特殊手段小聲說道:「師父,弟子做的如何?這一下,肖月寒寶貝女兒私下傷人的罪名,可是做實了!看他肖月寒怎麼處置,若是少有偏袒,就會落下話柄。」

「你做的不錯。」陸熔天不動聲色、同樣傳音入密的向孫袁說道:「不過,你還是心軟了!做大事,可不能心軟!傷人的罪名算什麼,頂多是關在地牢幾年;殺人的罪名,那才叫無可挽回!」

「師父的意思是……」孫袁一愣,嘴角不由得輕微抽搐一下,臉上閃過了一絲不忍的神色。

「怎麼?區區一個師妹,你就捨不得了?你這種性格,怎麼能追隨為師!」陸熔天看出弟子神色間的異常,冷冷的再次傳音說道。

同時,陸熔天蹲下身形,伸出二指,探了探柳青青的鼻息,又探了探柳青青心口處的劍上。

孫袁緩緩的也走了過來,同樣關切的站在柳青青和師父身旁,正好擋住了木易等人的視線。

「柳師妹,這都是師父的意思,你可不要怪我!」孫袁看著「昏迷」的柳青青,心中暗暗說道。

當陸熔天的二指,再次緩緩略過柳青青的傷口時,忽然間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