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四十四章見桃娘

第四十四章見桃娘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391

第一卷玄門風雲第三集後起之秀

第四十四章見桃娘

第二日木易結束修鍊後,便和小青一起,來到了山頂的那座府邸。

木易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打掃府院的啞仆,便向他表明來意,說是要和肖師姐出去一趟。

啞仆點了點頭,回內院通傳去了,不一會兒,肖夢陶就從內院出來,她身著一襲淺綠色的長裙,笑顏如花,讓木易眼前一亮。

「木師弟,這身衣服好看么?」肖夢陶笑著問道。

木易連連點頭:「真好看,師姐穿什麼都好看!」

肖夢陶雙頰上微微閃過一絲紅暈,啐道:「要求師姐做事,果然學會嘴甜了。這是師姐昨日在集市中買的綠羅裙,大師兄還說,這件衣服太過顯眼招搖了呢!」

平海宗內門弟子,無論男女,都是清一色的一襲白衣,最多是衣服上的標記略有不同。肖夢陶這身打扮,加上她亭亭玉立的身姿和楚楚動人的五官,的確想不引人注目都難。

不過,她這個十七八歲的年紀,正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愛美打扮一下,乃是天性,即便是閔君子不贊同,她也忍不住要穿上一試。

平海宗並沒有規定,內門弟子要時刻穿著統一的玄士服,只要不是正式場合,偶爾換一下其他裝束,也無傷大雅。

「走吧!」肖夢陶招呼一聲,仙鶴小青便自行落在她身前,肖夢陶縱身輕輕一躍,彷彿一團綠雲,飄在了仙鶴身上。

展開雪白雙翅的仙鶴,更襯出此女的清麗脫俗,木易竟一時看的呆了。

「快走啊,再遲,你的桃娘就等的不耐煩了!」肖夢陶嫣然一笑。

木易臉上一紅,蒼白無力的辯解一聲:「師姐取笑了,不是那麼回事。」

隨後,他也躍上仙鶴,坐在了師姐身後。

一如往昔,二人共鶴同飛,只不過看著師姐動人的身姿,木易愈發的心猿意馬,難以平靜。

群山間,半空中,仙鶴上,肖夢陶取出了一根淺綠玉簫,向木易說道:「木師弟,你也取出紫竹笛,我們來合奏一曲吧。」

悠揚的簫聲,清脆的長笛,時而婉轉,時而高亢,隨著仙鶴的疾速飛行,回蕩在兩旁的青山綠水之間。這份寫意,讓木易在許多年後,依然記得清清楚楚。

不多久後,當仙鶴載著二人到達了織造堂所在的靈桑峰時,木易還有些念念不舍,只希望這一段旅程,永遠的持續下去,沒有盡頭。

「靈桑峰到了,按織造堂的規定,男弟子不能入內,你把信物拿出來,師姐替你跑一趟吧。」肖夢陶說道。

「是,是,有勞師姐了!」木易醒悟過來,急忙一個袖裡乾坤,取出了那隻荷包。

「東西倒是挺好看的,就是有些陳舊了!」肖夢陶秀眉一凝,「你就拿這個作為信物?不如買一件漂亮的衣衫吧,師姐告訴你,所有女人都喜歡好看的衣服。你要是手頭不方便,師姐可以借你呀!」

「師姐誤會了!」木易說道:「如果她真是我要找的桃娘,只拿這件荷包,就已經足夠。」

「既然你這麼有信心,那就算了。」肖夢陶忽然撇了撇嘴,輕聲說道:「你已經算是有心了。哼,大師兄連一個這樣的荷包,都沒有送過給我!」

說到這裡,肖夢陶的臉色閃過一絲愁雲,但很快就揮之而去、又恢復成少女特有的天真爛漫,她又說道:「對了,你的桃娘,長的什麼模樣?」

「這個,」木易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她好像是一個資歷不淺的管事。」

肖夢陶一愣,睜大了雙眼,驚詫的說道:「長什麼模樣你都不知道,就心急火燎的求師姐替你送信物?」

木易連連搖頭,卻不知該如何解釋。

「好了,已經來了,師姐就替你走一趟吧。」肖夢陶看到木易窘迫的模樣,輕笑了一聲,獨自乘著小青,向靈桑峰內飛去。

木易則在山腳下靜靜等候。

他回味著剛才師姐的一顰一笑,只覺得有說不出的好看,忍不住就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靈桑峰中,當一名自稱桃娘的管事,出現在肖夢陶面前時,肖夢陶嚇了一跳。

「這真是木師弟要找的人么?」肖夢陶不敢相信。

眼前的這位桃娘,從容貌上來看,應該是三十朝上的年紀,不過,修鍊有成的玄士,尤其是女修,多半保養的極好,衰老的遠比普通人更慢,也就是說,她的真實年齡,還要遠大於此。

「不知這位師妹要找桃娘所為何事?」桃娘也是一臉驚奇的問道,她並不認得肖夢陶,不知對方為何專程來找自己。

「你就是桃娘?」肖夢陶忍不住確認一句,僅從聲音來看,對方也不年輕了。

「不錯,這靈桑峰上,就只有我一個桃娘,師妹是否找錯人了?」桃娘微笑說道。

肖夢陶嘟起了嘴:「有人托我送這個東西給一個叫桃娘的人,我也不知是否找錯人了。」

說著,她就將那個荷包,取了出來。

讓她沒有料到的是,桃娘的臉色瞬間大變,雖然很快又平靜下來,但是還是難以盡數掩蓋那份驚訝。

肖夢陶又是一愣,從對方的表現來看,多半她沒有找錯人。

「這個荷包,是何人托你送來的?」桃娘的聲音,略有顫抖,顯然是有些激動。

肖夢陶答道:「他現在就在靈桑峰下,你要不要出去見見他?」

「他就在山下?」桃娘的面容上,竟然飄起了一層紅暈,浮現出一絲嬌羞之色,讓肖夢陶心中又是驚奇又是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