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三十五章五脈大成

第三十五章五脈大成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549

第三十五章五脈大成

木易來到葯祖峰後,發現趙亮早已將一切安排的十分妥當。

內門弟子每人一間獨立的房屋,木易和趙亮的房屋,相隔很近,其餘弟子都較為分散,葯祖峰很大,但一共只有二三十名資歷深淺不一的內門弟子,顯得十分空蕩。

趙亮領著木易來到葯祖峰頂南側,這裡有幾座古樸莊嚴的樓閣,掩映在靄靄雲嵐之中,若隱若現,顯得神秘而莊重。

這裡便是他們的師父——善葯堂堂主肖月寒的府邸,今日才是木易正式成為善葯堂內門弟子、也就是肖月寒的正式弟子,所以要來拜見師父,行拜師禮。

「怎麼一路上都沒有見到其他師兄師姐?」木易有些疑惑的問道,「許田許師兄呢?」

「現在是上午,師兄們都在修鍊吧。」趙亮說道,「一般來說,每個內門弟子都會被師父分配一些職責,看管一片葯園或是承擔一些雜務,但是都很簡單。大部分時間,大家都在僻靜處修鍊,只有到了下午,才會出來做一些雜務,那時候你若是在山上閑逛,或許能見到幾位師兄。」

「至於許師兄,」說到這裡,趙亮語氣一沉,有些同情的說道:「許師兄家裡出事了。他的父母二弟早在三月前、我們最後一輪比試之前,就已經去世,似乎是發生了什麼意外。」

「意外?」木易搖了搖頭,這根本不會是什麼意外,大概是葉家心狠手辣,怕事後事情會宣揚出去,索性直接滅口,死無對證!許田放棄比試時,他的家人已經遇難!葉家根本沒有打算要依照承諾、放許田家人一條生路。

換做三年前,木易絕不會這麼想,但如今的他已經知道,外面的世界,只會比自己想像的更可怕。

趙亮繼續說道:「許師兄得到這個消息後,像變了一個人似得,整日不言不語,誰都不理不睬,整日的只知道修鍊,所以這一次迎接木師兄,我並沒有去叫上他。」

木易點了點頭,心中頗為許田感到難過,換做是自己,恐怕也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

說話之間,二人已經來到了前堂,並穿過了走廊,來到前院中。這裡根本無人看守,只有一個花白頭髮的老僕,正在餵養一隻個頭不小的仙鶴。

「小青!」木易輕聲說道,這隻仙鶴,他可一下就認出來了。

仙鶴也雙翅撲騰了一下,發出幾聲輕快的鶴鳴,算是向老朋友木易打了招呼。

老僕頗為驚訝的暫放下手中的活,向二人打著手勢,一陣比劃。

「這位是啞先生。」趙亮介紹道,「他是師父身邊唯一的僕人,據說追隨師父已經好些年頭了。他可不是天生的啞巴,早年因為打鬥,被人斷了口舌二脈,所以不能說話,但能聽懂我們的言語。」

老僕聽到這裡,向木易笑著點了點頭,表示趙亮說的不錯。

「啞先生,這位是新入門的弟子木易,特來拜見師父,還請啞先生通傳一聲。」趙亮向啞仆介紹道。

啞仆點了點頭,但指了指仙鶴,又指了指身旁水桶中的幾條刀魚,然後一陣比劃。

趙亮懂了對方的意思,問道:「哦,啞先生是說,要先喂好仙鶴,才能去通傳對嗎?」

啞仆又點了點頭,微微一笑。

「啞先生,」木易笑道:「我和小青可是老交情了,讓我替你喂一下吧。」

啞仆睜大了眼睛,露出一絲疑惑。

趙亮更是大驚:「木師兄,你真的見過這隻仙鶴?這可是師父的寶貝!」

木易沒有多做解釋,他緩緩走過去,伸出手來,輕輕的向仙鶴背部的翎羽撫摸去。

啞仆認真的盯著這一幕,當他看到,仙鶴「小青」完全沒有反抗,而且頗為喜悅的叫了一聲,就確定這少年說的不錯,這仙鶴的確與他熟悉。

啞仆便將裝有幾條刀魚的水桶交給木易,木易從中抓出一條刀魚,頭朝前、尾朝後的平放著遞給了仙鶴。

這個細節,讓啞仆又暗暗的點了點頭,很顯然,這個少年不是第一次喂仙鶴了,顯得頗有經驗。

仙鶴用紅喙拾起魚頭,順勢仰首一張,刀魚便順著它常常的脖頸,滑入腹中,整個過程中,仙鶴都顯得頗為享受。

這刀魚,世俗界的達官貴人,也難得品嘗一回,但這仙鶴,卻是經常都能吃到。

喂著仙鶴,木易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師姐肖夢陶,已經建造石亭的那一個月。

那一段時光,無疑是木易這些年間,最值得回味的片段。

啞仆雖然確信木易與這仙鶴相熟,但還是等到木易喂好仙鶴後,將仙鶴帶走,放於後院,然後再讓木易進入內堂等待,他去通傳肖老。

至於趙亮,因為沒有特別的原因要求見師父,則只能在外堂等候。

木易不敢就坐,站在內堂中等候,起初連四處張望都不敢,後來等了一會,仍不見動靜,便開始打量這間屋子。

也沒有什麼好看的,這間內堂顯然有些年份,布置的也十分簡單,座椅茶几屏風,俱是古香古色,有些陳舊,但卻都一塵不染,足見那啞仆十分勤勞,經常打掃這裡。

只有牆壁上的一副寫意人物畫,吸引了木易的注意。

這幅畫一共也只有寥寥幾筆,卻勾畫出一個線條簡單的玄士,正在半空中騰雲駕霧,雙手掐訣施法。地面上,山崩地裂,竟然有模樣兇惡、也不知是人是妖的傢伙,半個身子埋在土中,仰首望著半空中的玄士,似乎也在施展什麼法術。

「他們似乎在鬥法!」木易奇道,凝神向這幅畫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