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三十四章化解一劫

第三十四章化解一劫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482

元旦快樂~繼續求收藏、推薦票

第三十四章化解一劫

「你這就要走了?」木易有些不舍。

王若風是平海宗內唯一對他知根知底的兒時夥伴,如今好不容易見到,這麼快就要再分開。

「我要回去向師父復命!」王若風鄭重的說道,說道這裡,他似乎覺得有些說錯了,又急忙改口道:「也談不上什麼復命,就是要返回玄風堂,即便是內門弟子也不可離開自己分堂範圍太久。」

王若風的臉上,也閃過了一絲不自然的神色。

木易卻沒有在意這些,他問道:「鐵蛋,我們還能再見么?」

「會的!」王若風堅定的說道:「等木頭你進入內門後,我們可以經常在內門相見。嗯,我們還可以切磋一下法術,哈哈,說到切磋法術,我可不一定總是敗給你了!」

說到此處,二人都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木易用力的點了點頭,說道:「沒關係,以前在寒鴉島比試拳腳,我總是勝你一招。如今在法術修鍊上被你勝出,也相當公平!不過,我會努力追趕,你可不要大意!」

「好,我就在內門等你!」王若風拍了拍木易的肩膀,帶著輕鬆的心情,離開了雜役堂。

來到雜役堂時,他的心情無比沉重,他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但是離開時,他卻一身輕鬆,心情極好。

「木頭,這都是因為你已經是內門弟子了!你真是好樣的!否則我們兄弟倆,就要面臨最可怕的局面。」王若風回頭看著正向自己用力揮手的木易,心中感概萬分。

木易目送王若風離去,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曾經的漁村玩伴,如今已經是可以施展法術的玄士,木易第一次感覺到,修仙界離自己是如此之近!

「鐵蛋,你等著。我可不會一直輸給你的!」木易給自己鼓了鼓勁,霎時間對自己的未來,無限憧憬。

「如果有一日,我也能騰雲駕霧,在空中逍遙自如,那該多好!」

……

玄風堂內,堂主王空靈正在聽取弟子王若風的彙報。

「這麼快就完成了任務?」王空靈見弟子神色自若、沒有難色,頗為驚喜的贊道:「你不愧是為師最器重的弟子之一!」

「不,師父,弟子並沒有完成師父交代的任務,而是發現另有蹊蹺,特來向師父稟告仔細。」王若風鎮定自若的答道。

「另有蹊蹺?」王空靈眉頭一皺,沉聲說道:「你不會連一名外門弟子都對付不了吧?」

王若風搖了搖頭,說道:「師父讓弟子對付那個叫做木易的外門弟子,可是弟子卻發現,此人並非什麼普通的外門弟子,而是一名深得器重的善葯堂內門弟子!」

「他是內門弟子?還深得器重!你可確定?究竟是怎麼回事?」王空靈一愣,十分疑惑。

王若風說道:「此人原本是一名外門弟子,在前不久的外門大比試中勝出,獲得了進入內門的資格。但是,他在最後的比試中,誤殺了對手,所以暫時被罰於雜役堂,一個多月後,就要重返內門。誤殺對手,原本要取消資格,並且重罰;但此人竟然用出了一塊本宗金階免罪令牌,免去了重罰,如今實實在在的已經是一名內門弟子!」

王若風又說道:「弟子發現事情有變,不敢擅自行動。畢竟滅殺內門弟子和外門弟子,其中的區別甚大。更何況,弟子打聽到,這免罪令牌的來歷不小,很可能是善葯堂堂主親賜之物,如果是這樣,那麼這人就應該是深受善葯堂器重的一名內門弟子。」

「弟子若是出手,有九成把握可以滅殺此子。但弟子擔心因此引起本堂和善葯堂的爭端;若是此事被善葯堂知道,弟子以一命償一命也是事小,因此連累本堂、並壞了師父清譽,那就十分不妙!」

王若風最後非常有把握的說道:「此事並非隱秘,師父只要派人去善葯堂外門中稍加打聽,便可確證無誤!」

「竟然是這樣!」王空靈神色微微一動,「這麼說來,那個弟子也有些背景,倒不是隨手捏死、無人過問的螻蟻。若風,此事你處理的很好。如果你貿然出手,多半會讓為師掛上縱容弟子胡作非為的惡名,讓為師對善葯堂的肖月寒也不好交代!這個肖月寒,本事一般般,但為人秉正,在本宗也算是有些威望,因為這點小事而鬧得沸沸揚揚,壞了為師名望,那就太不值得!」

說道此處,王空靈鼻中輕哼一聲,冷笑道:「嘿嘿,為師險些上了當!為師對那名叫木易的弟子一無所知,要滅殺那名弟子,是你六師母的意思,你六師母俗人一個,自然也玩不出這些花樣,多半也是受人唆使!為師倒要查查,究竟何方神聖,竟然敢用借刀殺人之計,意欲陷為師於不義之中!」

說到此處,王空靈雙目中寒光一閃,讓一旁的王若風心中一凜。

他知道,師父已經動了真怒,無論背後指使之人是誰,多半都不會有好下場!

同時,王若風心中又是一松,他暗暗想到:「不管背後主使是誰,肯定是沖著木頭去的!木頭,看不出你老老實實的,竟然有要置你於死地的仇家!我能做的也只有這些,希望此事可以順利過去!」

……

一個多月後,三月罰期已滿,木易辭別呂老煙,離開雜役堂,來到了內山門。

臨走之前,呂老煙忽然言辭懇切的求木易替他辦一件事。

這件事說難不難,說易也不易,呂老煙給他了一個密封的有些陳舊的繡花荷包,告訴他如果他在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