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三十章絕地反擊

第三十章絕地反擊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610

求收藏、推薦票,下一章,在今晚十二點後就更新

第三十章絕地反擊

這條「繩索」,不過二指粗細,既像一股清泉,又像水蛇一般靈動,表面還閃動著淡淡的藍色光芒,煞是絢麗。

葉鳴天將「繩索」向木易一拋,後者如水中毒蛇般在半空中一扭一騰,以極快的速度纏向了木易。

木易想要閃避,卻遲了一步。

「繩索」將他的上半身牢牢纏住,繞了幾圈,兩隻手臂也被束縛住。

木易用力一掙,發現這水繩如同鐵鑄一般紋絲不動。

「就算只剩下雙腿,也可以繼續斗下去!」木易心中暗道,雙足用力一點,就要騰空躍起。

忽然間,水繩發力一收,木易只覺得胸悶之極,全身氣力不通,足下的勁力,也憑空消失大半。

他不但沒有躍起,反而又摔在了石台上。

葉鳴天走了過來,對著躺在石台上毫無反抗之力的木易,重重的踢了一腳。

「砰!」木易被踢翻了幾個跟頭,滾出了丈許外。

「服不服?」掌握了絕對主動的葉鳴天,臉上又浮現出志得意滿的笑意。

木易不答,但他那倔強的眼神,已經回答了一切。

「服不服?」葉鳴天走到木易身旁,又是一腳踢出。

趙亮閉上了眼睛,不忍再看。

只需幾腳,葉鳴天就能將木易踢下台去,獲得勝利。

可是,葉鳴天並沒有這麼做。

在眾人矚目下,以「合乎規則」的方式,盡情的蹂躪自己的對手,這種快感,無與倫比,他怎麼捨得輕易結束!

反正,勝利已經在自己的手中,絕對飛不掉。

眼看木易被自己踹到了石台邊緣,葉鳴天便掉轉方向,將木易又踢回了石台中央。

「這就太過分了!」就連那內門吳師兄,也有些看不下去。

閔君子也是眉頭一皺,但迫於規則,木易既沒有昏迷失去意識、也不肯主動認輸,那比試就要繼續下去,他也不能隨意中斷。

「木師兄,算了吧!」趙亮忽然帶著哭腔說道,縱然是內心極為堅強的他,也已經無法接受眼前的景象。

看著自己最要好的師兄,被人這樣肆無忌憚的公然欺辱,這種感覺,比當初葉鳴天幾人毆打自己,更要令他崩潰。

木易根本沒有聽進趙亮的勸告,他的「犟脾氣」發作起來,趙亮也勸不住他。

更何況,現在的木易,也根本聽不到台下趙亮的呼喊。

木易只覺得,身上緊緊纏繞的水繩,正在越收越緊,他胸口內的每一絲氣息,都已經被壓迫出體外,而且根本無法繼續吐納呼吸。

不僅如此,他的身體諸脈,也因此被掐斷封印,無法暢通流轉,導致他經脈內殘留的氣息,極為混亂。

木易在極力掙扎,盡自己最後的氣力,掙開水繩的束縛,但他自己也很清楚,如果辦不到,那就要認輸!

留給他的時間並不多,因為他無法屏住呼吸太久。

木易用盡自己的氣力,丹田內煉化的真元之力,也儘可能的調動起來。

頓時翻江倒海,氣血上涌,木易的臉色,已經漲的鮮紅欲滴,不屈的雙目中,也布滿血絲,甚為可怖。

可是,水繩依然沒有絲毫鬆動的跡象!

「難道在法術面前,我等凡人就無絲毫反抗之力?」

「難道這場比試,我們就這麼輸掉淘汰?」

「難道那渺渺可見的修仙界,就要從此遠離?」

「難道我木易,縱然再好強、再勤奮,也註定是一事無成?!」

一個又一個的念頭在木易心間閃過,他已經越來越沮喪。

「我不甘心!」

木易重燃鬥志,還在盡最後一絲氣力極力掙扎。

忽然間,丹田處一股火燒火燎的異常感覺出現,並且急速的擴張,甚至蔓延到周圍的經脈之中。

「糟糕,丹田內的火毒,偏偏在此時發作!」木易心中一涼。

他的師父肖老曾言,木易體內的火毒並未完全解除,只是被他壓制在丹田之內,一般不太會發作,但也有後患!若是練功時走火入魔,也可能導致火毒失去控制。

而過去了一年多,丹田內未出現過絲毫異樣,木易幾乎將此事忘的一乾二淨。這一戰中,木易拼勁全力,竟然不小心讓火毒失去控制而發作!

「這難道就是所謂的禍不單行?」

木易心中叫苦連連,此時的他,剎那間只覺得丹田內炎熱無比,導致自己口舌不張,一點氣力都調動不起來,就連主動認輸也做不到。

但這一切,都發生在木易的身體內部,觀察的眾人,哪怕是閔君子這樣的內門弟子,也看不出木易有了什麼變化,只道是木易性格倔強,始終不肯認輸。

火毒蔓延,如同一池滾燙的岩漿,從丹田內噴涌而出,流向周圍的經脈。

不過,因為木易上半身被水繩牢牢束縛,經脈不通,火毒一時間難以蔓延上去。

於是,火毒便在木易的丹田和經脈內不停的發作,一次又一次的向四周衝擊,想要突破封鎖。

火毒每一次衝擊,都讓木易痛苦的死去活來,但卻不為外人所知。

即便是離木易最近的葉鳴天,也只從木易的眼神中看到一絲恐懼,這反而讓葉鳴天心中愈發的興奮,更不捨得早早結束這一場「痛快淋漓」、讓他威名遠揚的大戰。

木易的經脈,在火毒的衝擊下,脹痛酸麻,難以承受。

長久下去,只怕真被師父言中,從此經脈被毀,再也無法修行。

「難道今日我就這樣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