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二十六章孝義兩難

第二十六章孝義兩難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367

求收藏、推薦票!第二十六章孝義兩難

三人活動了一番筋骨後,在上午巳時,準時來到了石台上,進行最後一輪的比試。

「木師弟,好好乾,不要輸給了葉鳴天!」那位上一輪被木易一組淘汰的董師兄等幾人,已經來到了這裡,並向木易等鼓勁。

木易和趙亮等三人的人緣,在外門弟子中也算是一般,不過葉鳴天作風霸道、一貫囂張,眾外門弟子敢怒不敢言,在這最後一輪比試中,自然大都暗暗站在木易等人這邊。

「許師弟,我以前對你還有些誤會。但上次一戰,多虧你留手,否則董某今日就難以來觀戰了!一會後就要看你驚雷拳大殺四方!」董師兄友好的拍了拍許田的肩膀,笑著說道。

不知是不是太過緊張,許田只是勉強的笑了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

木易等三人先來一步,站在了台上侯戰。台下聚集的外門弟子越來越多,就連一些執事,也來此觀戰。

不一會兒,葉鳴天也三人也來到此處,三人慢悠悠的登上台來,各自一副志在必得、信心十足的模樣。

「這幾張臉,真是讓人多看一眼都厭惡的很吶!」趙亮細碎念叨,心中壓抑已久的仇恨,很快就可以釋放出來。

葉鳴天也將冷冷的目光掃了過來,經過許田時,更閃過了一絲與年齡不相符的厲色。

許田的身軀,竟然有些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

木易見狀,悄聲向許田說道:「許師兄,放鬆一些,不要過於緊張,可嘗試深深吐納一下。」

許田依言深深的呼吸一下,情緒似乎穩固了不少。

這場比試,仍舊是由閔君子主持,不過李若愚等其他三名內門師兄,也都悉數在場。

閔君子特意強調要點到即止、不可傷人性命。

之前已經有風聲傳來,其他分堂在外門弟子的比試過程中,已經多次出現了傷亡事故,宗門大感可惜之餘,也必將對下手太狠之人嚴加懲處,這些的比試資格都被取消,而且還會受到額外處罰。

善葯堂至今幾輪比試中,雖然受傷的事情時有發生,但都不甚嚴重,更沒有出現過性命之憂,閔君子言及,這是善葯堂歷來的好規矩,外門弟子比試中,從未有過不幸發生。他言下之意,還有些指責其他分堂管教不嚴、甚至變相鼓勵外門弟子殊死相鬥。

台下眾弟子默然,這樣的比試機會,對於絕大多數弟子而言,一生中也只有一次,要麼進入內門開始新的旅程,要麼與傳聞中的修仙界擦肩而過,怎能輕易放棄!若是遇到實力相當的情況,全力一拼之下,很難控制局面。

善葯堂之所以沒有出事,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實力的不均衡,葉鳴天一組太過強大,木易這組的驚雷拳許田也是威名赫赫,其他各組知道自己機會渺茫,自然也不會拚鬥的過於激烈。

閔君子一番訓戒後,宣布比試開始。

接下來,應該就是六人互相行禮,各自分開,然後正式開始決戰。

木易向葉鳴天等三人略一拱手為禮,趙亮雖然心中有百般不願意,但仍然是依照規矩、向對手三人淡淡的拱了拱手。

葉鳴天三人,也是勉強之極的略微回禮。

倒是許田,一直一動不動,雙手緊緊握拳,眼神迷離,不知在想些什麼。

「怎麼了,許師兄?」木易走近許田身旁,有些擔心的問道。

「木師弟,我對不住你!」許田忽然附在木易耳邊輕語說道,「葉鳴天這個狗賊,竟然串通葉家挾持了我的家人。如果我不臨陣倒戈,他們就要對付我的家人!」

「什麼,你……」木易臉色大變。

「對不起,木師弟!」許田打斷了木易,繼續耳語道:「我真後悔當初不應該藉助葉家與家裡通信。葉家因此得知我家人的信息,在這緊要關頭,竟然干出這等無恥行徑!」

「葉家在世俗界勢力不小,我家不過是普通農戶,根本鬥不過葉家。如果我今日繼續戰鬥下去,我的父母、二弟,都要因我而死!為了進入內門修鍊,我可以不顧自己的命,卻不能不顧家人!」

說道這裡,許田的聲音有些哽咽,他的身軀微微顫抖,原來是因為壓抑不住的擔憂和憤怒。

木易瞬間心中一涼,雖然許田只有三言兩語,但他已經清楚了大概的經過。

的確,如果葉家以世俗勢力插手,許家又豈能反抗。即便是將此事公然道出,求宗門作主,只怕許田也來不及營救自己的三位至親。

葉家正是看準了許田的這個弱點,竟然在最後一戰的關頭祭出這樣的無恥手段,讓未經多少世事、仍是十幾歲少年的木易等幾人,根本沒有防範。

木易心中一陣後怕,如果他不小心向葉家透露過自己家人的信息,只怕葉家也會施以相同手段,逼迫木易主動放棄。

縱然他一心要進入內門,但若是對方以自己父親的性命要挾,恐怕他一個無依無靠的少年,也只能妥協。

剎那間,木易心中恨極,從淳樸漁村中長大的木易,怎麼也想不到,世間居然有這樣的惡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竟然可以如此不擇手段!

木易狠狠的掃了一眼葉鳴天,後者報以一絲冷笑,甚至還有幾分得意之色,顯然已經知道其中發生的事情。

「怎麼了?」趙亮卻不知道發生了何事,也走了過來。

許田對木易的耳語聲非常輕微,不僅是丈許外的趙亮不知,連數十丈外的玄士閔君子都無法聽清,他眉頭一皺,催促道:「這位許師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