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二十五章說客來訪

第二十五章說客來訪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427

第二十五章說客來訪

趙亮的漂亮反擊讓對手又有一人出局,木易也在此時趕至,與最後一名對手纏鬥起來。

沒有幾個回合,這名處處落了下風的弟子就鬥志全無,最後也是認輸。

這樣一來,木易、趙亮和許田,就順利的進入了最後一輪。

「嘿,這姓趙的小子運氣倒是不錯!」庄原見到此景,忍不住小聲說道。

「運氣?我看沒有那麼簡單!」段赫不以為然的說道:「剛才那一記斷板橋,以腰部突然發力,向後便仰,足見這小子手足二脈修鍊的不錯,身體十分靈活。這小子能還是有點名堂,倒也不全是廢柴。」

「不僅如此,他一直向前跑,卻能剛剛好從身後對手的胯下逃出,並反擊得手,如果這不是運氣,那說明他的耳脈也是不俗,能聽聲定位,知道身後之人的位置。」

庄原聽到段赫的分析,吃驚的張大了口,還是有些不信:「我看就是巧合吧,這小子能走到最後一輪,全靠兩個隊友。」

段赫正欲再說什麼,卻被葉鳴天打斷,後者冷冷說道:

「不要廢話了,下一場就要輪到我們。雖然對手不強,也不要掉以輕心。」

「是,葉師兄放心。」段赫和庄原齊聲答應,不再多言。

閔君子宣布木易一組取勝,併當眾讚譽許田點到即止,沒有傷到同門,順便也表揚了一下木易,畢竟木易當時也大喊一聲,讓許田手下留情。

如果是旁人說出這樣的話,不免讓段赫等人恥笑一番,但閔君子可是內門大師兄,他們心中冷笑,表面上卻恭敬有加,不敢有任何造次。

第三輪的第二場比試,隨後也在此展開,由葉鳴天一組迎戰對手。

這一戰,卻進行的波瀾不驚,在段赫和庄原二人連綿不絕的攻勢下,對手堅持了半柱香的功夫,就放棄認輸。

整個過程中,葉鳴天幾乎沒有出手,但他唯一出手的一次,就是一掌將一名弟子打的吐出一口鮮血,差點就此暈厥,足見葉鳴天掌力非凡。

三日後,將是最後一輪比試,勝出者就將獲得進入內門繼續深造修鍊的機會,而失敗者,恐怕將從此與修仙界漸行漸遠。

木易、趙亮和許田三人,並沒有再演練戰術,到了最後一輪,就是拼盡全力的時候,三人除了維持日常修鍊外,都一直養精蓄銳,等待最後一戰的到來。

決戰前的那天夜晚,一些緊張加一些激動,三人都有些輾轉無眠之意。

趙亮興奮的說道:「演了這麼久,連我自己都要騙過。我真想看看,明日我趙亮大展身手時,那幾個傢伙會是什麼表情!哈哈!」

「我也很想知道,他們怎麼破解我的驚雷拳!」許田不無傲氣的說道。

木易心中卻想,當他勝出贏得比試,進入內門,再遇到肖師姐時,該是何種情形。

三人各有所思間,忽然門外有細微聲響傳來,木易首先發現,急忙向二位同伴提醒:「有人來了!」

不一會兒,一名有意壓著嗓音的青年男子聲音傳來:「三位師弟可在?屈某有要事詳談。」

「是執事屈師兄,他來幹嘛?」許田眉頭一皺,困惑不解。

「讓他進來吧。」木易說道,當初這位屈師兄也為趙亮送來過兩種療傷葯,有助趙亮傷勢快速恢復。

縱然一點恩情,也要銘記於心。這是父親教導的結果。

況且,在靈草峰上,屈師兄也不敢對他三人有任何不利舉動,否則門規森嚴,將會受到極為嚴厲的懲罰。

「屈師兄,請進。」木易等三人從床上坐起,迎屈師兄入內。

「不知屈師兄深夜到訪,所為何事?」木易疑惑的問道。

「呵呵,自然是來恭喜三位師弟一路過關斬將,順利進入了最後一輪比試。」屈師兄笑呵呵的說道,「不知道三位師弟對明日的一戰,可有把握?」

「把握?自然不敢這麼說,但如果我們竭盡全力,總歸是有一線機會吧。」木易淡淡的說道。

「但是也有很大機會輸,不是么?」屈師兄嘴角一翹的說道。

「屈師兄這是什麼意思?」許田沒有好氣的反問道。

「屈某的意思很簡單。」屈師兄頓了一頓,語氣頗為誠懇的說道:「仙路飄渺,神秘莫測。我輩之人,如果有幸能進入內門修得一些仙法,自然是比什麼都好。但是這樣的機會卻極為罕有。」

「明日一戰,若是三位師弟有較大把握取勝,自然是最好;但如果輸了,就將一無所獲,與其他外門弟子並沒有任何區別。」

「至於取勝的機會,屈某不說三位師弟也十分清楚。不說葉鳴天自小得家族栽培、實力深不可測,段赫和庄原二人,也是丹田修鍊有成,實力顯著。你三人取勝實為渺茫。」

「與其輸掉最後一戰、一無所有,不如做一番交易。葉家托屈某轉告三位,葉家在修仙界談不上擁有什麼勢力,在凡人界卻是大富大貴之家,只要三位肯放棄明日一戰,葉家將會拿出萬貫家財、百畝良田相贈,這些地契屋契和金銀錢票,屈某都帶來了,只要三位點一點頭,這些讓足以富貴幾代人的財富,就唾手可得!」

屈師兄說著,從懷中掏出了厚厚一疊金票地契,有的蓋滿紅印,有的金光閃閃。

「原來屈師兄是做葉家的說客來了!」趙亮冷冷說道。

木易只掃了這些金票等一眼,就搖頭說道:「屈師兄請回吧。雖然我們都不是大富人家子弟,但也不是鼠目寸光,一點世俗財物,就要買斷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