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二十章報復

第二十章報復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688

第二十章報復

木易稍稍平復了一下情緒後,便開始打坐修鍊。

那顆次品升元丹,也被他吞下,依法煉化。

這顆丹藥一入口,立刻便有一股辛辣之感溢出,從口中一直蔓延到腹中。

隨即,他全身的血液在這辛辣之意的刺激下,加速流動,令他熱血沸騰,精力旺盛之極。

「這丹藥竟然這麼神奇?」雖然這奇特的感覺只維持了片刻的功夫,還是讓木易大吃一驚,急忙依法吐納天地玄氣。

一絲絲的玄氣,與周圍的空氣一起,從木易口中吸入,大部分又被他呼出,但有極少的一部分,卻被煉化入經脈之中,順著五藏五脈依次流轉。

這是木易在「五藏同修」,他五藏五脈十分普通,既沒有一脈特別突出,也沒有一脈特別孱弱,最適合同修之法,相輔相成。

木易感覺到,在他煉化玄氣之際,有少許的辛辣藥性也隨著一起在經脈中運轉,似乎可以略微幫助天地玄氣的煉化。

不過這個作用十分微弱,遠不及剛才血液沸騰那麼明顯。

當木易依法吐納玄氣,煉化了九九八十一個小周天后即一個大周天的運行後,有一絲絲的玄氣,開始通過五藏五脈進入了他的丹田之中,讓他的丹田感覺到一絲絲微弱的清涼之意。

「這便是通過吐納修行煉化出的真氣吧。」木易心中頗為滿意,雖然這真氣還十分淺薄,遠達不到開闢氣海的程度,但也總算是有了丹田,只要持續的煉化積累,就有進一步提升境界的可能。

「不知外門弟子中,能有幾人已經開闢了丹田。」木易推測,應該不會很多,至少剛才和他交手的許田,並沒有用出丹田真氣之力。

丹田中的真氣,不僅僅是可以在打鬥時大增實力,也是他儲存的天地玄氣精華。只要丹田中有真氣,就能持續不斷的滋潤著他的各處經脈,長時間的潛移默化中,讓經脈的修行,變得事半功倍。

如果沒有丹田,每次大周天煉化的玄氣精華,都會緩緩逸出體外,十分可惜;有了丹田,這些精華就能存入體內,為自己所用。

所以說,是否開闢了丹田,是外門弟子的一道分水嶺,直接決定著他們日後的修為,能精進到何種地步。

木易覺得自己很幸運,才入門不到兩年的時間,就意外的開闢了丹田,雖然像師父說的那樣,可能存在一些隱患,但木易並沒有太放在心上,至少他沒有感覺到什麼異常。

開闢丹田這件事,木易並沒有告訴任何人,一來他生性不喜歡炫耀,當初即便是眼脈修鍊小成,也沒有急於告訴父親;二來他隱隱覺得,保持這個秘密,也許在某個緊要關頭,會起到重要作用。

木易修鍊完三次完整的大周天后,感覺到經脈有些脹痛,他知道這已經是他目前修鍊的極限,他的經脈承受能力,讓他每日只能修鍊三個大周天。

這已經是有了很大的進步,在入門前,木易每日只能做一個大周天。而即便是現在,大部分師兄弟也只能堪堪完成兩個大周天的修鍊。

「這升元丹果然有些名堂,僅僅是次品,就有明顯的作用。」木易回味著剛才修鍊是血脈沸騰、精力充沛的體會,十分滿意。

但是他卻聽到趙亮和其他幾個外門弟子的討論,都說次品升元丹的效果太微弱,幾乎難以察覺。

「大概是因人而異吧。」木易驚奇之餘,對此也沒有深究下去,他修鍊完畢後,便開始完成一些宗門規定的雜務,並不繁重。木易完成後,還活動了一會筋骨,修鍊了手足二脈。

一切如故,葉鳴天並沒有來找自己的麻煩,事實上,木易就再也沒見過葉鳴天。

至於那些執事師兄,也沒有向他問及今早在山頂發生的事情,若不是偶爾有外門弟子向木易指指點點、悄悄議論木易擊敗許田之事,木易甚至會覺得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直到晚上用晚膳時,木易才又見到了葉鳴天,後者冷笑著看了木易一眼,鼻中輕輕一哼,並沒有說話。

葉鳴天的幾名同伴也從木易身前走過,個個趾高氣昂,眼神中滿是得意之色,彷彿今早勝出的是他們一方。

木易大感奇怪,有些迷茫。

「趙師弟呢?」木易想要問問趙亮這是怎麼回事,卻發現木易還沒有來用飯。

「奇怪了,趙師弟說他對吃飯最是積極,每次恨不得第一個趕到,今日怎麼這麼遲?」

木易正疑惑間,葉鳴天身邊的一名外門弟子、在葉鳴天身邊幾人中排名第二的段赫,忽然站起身來,大聲說道:「木易,你的好夥伴趙亮哪裡去了?」

話音剛落,葉鳴天身邊那幾人就爆發出一陣放肆的大聲鬨笑。

葉鳴天也在此時看向了木易,眼神中的厲色,讓木易想起了山中的毒蛇。

「糟糕!」木易頓時恍然,也顧不得用膳,急忙向寢屋趕去。

「趙師弟,趙師弟!」還沒到寢屋,木易就大喊起來。

等他趕到屋裡,借著月色,發現趙亮果然就在這裡,正背對他躺在床上。

木易心中一松,問道:「趙師弟,你怎麼不去吃飯?」

「唔,不餓,不太想吃。」趙亮支支吾吾的說道,頭也不回。

「你怎麼了?這麼早就睡?」木易點起了一盞油燈,放在桌上,頓時整間屋子亮堂了許多。

「沒什麼,有點困吧。」趙亮聲音有些低沉。

木易感覺到了不對勁,走過去一把將趙亮的身體撥轉過來。

趙亮想要拉起被子將頭臉裹住,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