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十九章爭鬥

第十九章爭鬥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400

求點擊、推薦票!第十九章爭鬥

「你先走!」木易向趙亮交代一聲,他自己非但沒有離開這裡,反而大踏步向前,來到巨岩前,然後縱身一躍,跳到了巨岩之上。

這一幕,當然盡數被葉鳴天等人看在眼裡。

葉鳴天先是一愣,旋即臉色一沉,冷冷喝道:「給我下來!」

一聲怒喝,打破了山頂的寧靜,所有的外門弟子,忍不住都暫停了修鍊,向此處看來。

「憑什麼?」木易反問道,「是我先到的。」

葉鳴天冷哼一聲,說道:「所有人都知道,這是我葉鳴天修鍊的地方!今日我不想動手,你若是立刻下來,我可以原諒你一次,但下不為例!」

「那又如何?」木易同樣冷哼一聲的回應道:「這裡可不是你葉家名下的山峰,而是屬於整個宗門。就算這巨岩以前是你修鍊的地方,以後也可以是我木易的修鍊之所!」

「這麼說,你是存心跟葉某過不去了?」葉鳴天雙目一縮,小小的年紀,眼神中竟然透出一股凌厲之色。

趙亮心中大急,慌張之色溢於言表,他很想把木易勸下來,但卻知道木易個性有倔強的一面,一旦發作,難以勸動。

木易果然絲毫不懼,他冷笑著回答葉鳴天:「你要這麼認為也無不可。你也許有本事作威作福,但絕不是在我木易頭上!」

木易這一番話說出後,山頂上的其他外門弟子,不禁都為他捏一把汗,以前也有師兄弟得罪過葉鳴天,但最後都吃虧不小。

尤其是趙亮,更是擔心。他很清楚,曾經有一名師兄當眾頂撞葉鳴天,後來在做工時莫名其妙的受傷,在床上一躺就是半月,耽誤了不少修行。

有少數師兄弟早早的對修鍊失去了興趣,而轉而學習醫術等一技之長,也有部分原因可歸結於葉鳴天等人的霸道作風。

「木師兄,還是算了吧!」趙亮忍不住小聲勸道。

木易向他微微一笑,但堅定的搖了搖頭。

如果木易是一個隨隨便便就輕易放棄的人,也不能將經脈修鍊到如今的境界。

也許這種毅力極強的人,個性中都隱藏著一種倔強,一旦做出決定,很難被外界所干擾、影響,也很難被他人說服。

「哈哈!」葉鳴天乾笑幾聲,威脅道:「你這是自找苦吃!」

「不過,」葉鳴天又說道:「我早說過我今日不想動手,老三,你替我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鄉村小子!」

葉鳴天口中的老三,正是他身邊的一名粗壯的師弟,叫做許田。

這許田也是農戶家庭出身,天生蠻力,手脈修鍊的比誰都快。

許田猶豫了一下,沒有立刻答應。

「老三,如果你擊敗了這個木易,下半年的升元丹,你都可以領雙份!」葉鳴天又小聲的說道。

許田大喜,「多謝葉師兄!」他向葉鳴天一拱手,然後大踏步的走到巨岩下,指著木易說道:

「拳腳無眼,傷到了你可別怪!怕的話就立刻滾下來!」

木易笑道:「呵呵,葉鳴天不敢貿然動手,於是讓你來試試我木易的實力。區區一點好處,就讓你甘心受人驅使擺布,你的價格,未免太便宜了!」

「你才便宜!」許田怒道,他手腳並用的在巨岩上一按一蹬,也縱身躍上了岩石。

二人站在高高的岩石上對峙,相隔只有數丈,一個奔襲就能攻擊到對方。

木易心中卻在想:「父親說修鍊經脈不是為了與人爭勇鬥狠,但也說過,遇到危險可以據此保護自己;為維護正義,也可以果斷出手!」

這還是木易修鍊經脈後,第一次與人動手較量。之前他只與鐵蛋王鐵生等夥伴切磋過拳腳功夫,但都是點到即止,算不上真正的比斗。

山頂上的其他弟子,幾乎無一例外的都停止了修鍊,或近或遠的關注著這一場衝突。

他們都很想看看,這離開一年多才回到靈草峰的木易,是不是真的有些本事,居然敢大膽的反抗葉鳴天等人。

趙亮愈發的擔心木易,他們這些外門弟子,並不會所謂的法術,打鬥時比的都是拳腳功夫,許田天生巨力,占足了便宜。

第一縷陽光,正好在此時破曉而出,映射在這塊光禿禿的巨岩上。

木易面朝東面,陽光恰好照在他的面孔上,頓時十分刺眼。

許田倒是不笨,他認準這個時機,身形一閃的爆動欺近,然後一拳向木易面門擊來。

這一拳,勁貫全身,威勢驚人,帶著呼嘯的拳風,撲面而來。

許田大部分時間都在精修手脈,手脈修鍊到精深處,一拳可碎巨石,加上他天生巨力,這一拳若是砸中,普通人只怕立刻要被轟破腦袋。

木易雙目一縮,一層淡淡的難以察覺的紫芒在其雙眸上閃爍,即便是迎著刺目的陽光,也將許田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中。

木易見對方一上來就下狠招、完全不顧後果,心下也暗生怒意。

他雙足在岩石上輕輕一點,身形借勢一側,靈巧之極的就避開了許田的這一拳,同時他左臂一擋,右手划拳,一拳擊向了許田腋下。

這一拳擊出,同時也釋放出木易心中壓抑已久的情緒,一拳擊出後,木易不僅身心暢快了許多,他甚至還隱隱感覺到,自己丹田內的氣息,也被這全力一擊的一拳所引動,而有了微妙的變化。

許田雖然長的粗壯,但手上功夫卻靈活之極,並不僅僅是一身蠻力,他見木易一拳攻來,左手立刻一張化為一張鐵掌,反而抓向木易的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