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十八章特權

第十八章特權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338

第十八章特權

「原來他也曾是外門弟子!」木易心中一凜。

木易與趙亮談了半宿,了解到了許多外門弟子間的事情。

自從正式開始修行後,外門弟子間的關係,就變得疏遠和複雜了許多。

他們不用像木易在雜役堂那樣,每日都有繁重的工作,他們的工作很少,大部分時間都在獨自修行。

雖然每隔三月,都會有一名內門師兄前來靈草峰指點他們,不過都十分粗略,而且時間很短,外門弟子人數眾多,往往一人問不到一句就要匆匆離開。

他們雖然有口訣在手,但卻難以深刻領悟,修鍊起來一路摸索,大多數人都進展普通,不過,比起當初在雜役堂的木易,條件還是要好上很多。

但是,木易修建石亭時,幾乎得到肖師姐一個月時間的指點,對於口訣和修鍊的理解,已經遠超一般的外門弟子了。

「真是福禍相依,被罰雜役,焉知非福!」木易暗暗感嘆道。

木易對趙亮說道:「趙師弟,不要灰心。你抄給我的口訣,我反而明白了不少。你我一起參詳,定會領悟的更加透徹。」

趙亮以為這只是木易的安慰之言,但沒想到後來他與木易討論口訣時,木易竟然將一大段一大段的道理脫口而出,他才意識到,這位木師兄的修鍊層次,已經遠在他的想像之上。

木易的運氣倒是不錯,在他重返靈草峰後,就正好趕上了每月一次的升元丹發放時機。

木易和趙亮等人,都去執事師兄那裡領了一顆鴿子蛋大小的濁黃色丹丸。

木易聽趙亮說過,這些升元丹,都是用百年黃參等名貴藥材煉製而成的,對於修鍊經脈、增益精氣都十分有用。

不過,丹藥根據其藥性,可以分為上品、中品和次品等三種。他們這些外門弟子領取的,自然都是最差的次品升元丹,只有內門弟子才有資格享用中品升元丹。至於上品升元丹,藥性更加顯著,只有內門弟子獲得特殊獎勵時,才會偶爾發放。

「什麼,這一顆升元丹竟然可以賣到十兩雪花銀?」木易聽到趙亮的說法後,不由得大吃一驚。

據他所知,父親當初打撈的一網三千斤海鮭魚,也只不過賣了三十兩銀子,已經算是一大筆錢了,如果省吃儉用,足夠他父子倆在寒鴉島吃用數年。

想不到這麼一顆次品升元丹,竟然就能賣到十兩銀子,相當於一千斤的海鮭魚。

「不錯,雖然是次品升元丹,那也是靈丹妙藥,十兩銀子還是有價無貨,極少有外門弟子願意出售。」趙亮說道,他告訴木易,有一些師兄弟,覺得修鍊前途無望,便將次品升元丹省下暗中出售,留作日後的盤纏。

不過絕大多數師兄弟,還是選擇依法服用丹丸,以提升經脈的修鍊境界。

「木師兄,你是賣出,還是服下?」趙亮含笑問道。

「當然是服下!」木易毫不猶豫的說道,「十兩銀子對於我等眼下而言,足夠養活一家人一年的吃用,的確不是一筆小數目;但是若是我等能成為內門弟子,做一名仙師,哪裡還需要這凡間財物。就算不能修仙,日後經脈修鍊的精深,一身本領,何愁沒有金銀這等身外之物!」

「我就知道木師兄胸懷大志,一定會選擇服下!」趙亮呵呵笑道,一點也不驚訝。

木易和趙亮正說笑間,旁邊忽然飄來一句冷嘲熱諷:「胸懷大志倒是沒錯,不過如果沒有自知之明,那就十分可笑了!」

木易頭還沒抬,就聽出說話之人正是那名屈姓執事師兄,當他轉過身去,果然看到屈師兄冷笑的神色。

屈師兄又說道:「還有一年多,就是三年比試,數千外門弟子中,只有最優秀的百名弟子可以進入內門修行,我們善葯堂六十餘名外門弟子,一般只有兩個名額而已。做不到的,趁早死心吧!」

木易正欲辯解,趙亮卻拉了拉木易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多言。

木易將到嘴的言語又咽下,趙亮可以忍,他當然也可以。

趙亮拉著木易走遠後,才告訴木易,正是這名屈師兄暗中以十兩銀子的價格收購次品升元丹,然後設法轉賣給長平島上的富貴人家,從中可以獲利不小。

「難怪他經常打擊眾外門弟子的信心,原來是為了收購到更多的升元丹。」木易對這位屈師兄的態度,總算明白過來。

大千世界,芸芸眾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木易雖然對屈師兄的所作所為不齒,但也沒有痛恨的意思。

第二日黎明前,木易與趙亮一起來到山頂處修鍊。黎明之際,正是天地玄氣上揚之時,登高修鍊,效果更好。

此時來到靈草峰頂上的,可不止他們二人,據趙亮說,到了最多的時候,約有三分之二的外門弟子都來到了山頂處修鍊。

好在山頂地方不小,即便有數十人同時修鍊,也不覺得擁擠,一般大家都會各自尋覓空曠寂靜之處,默默無聲的修鍊。

木易和趙亮來得較早,木易一眼就看中了一塊高高凸起的巨岩,那裡地勢最高,周圍沒有樹木掩映阻攔,以他豐富的經驗,立刻判斷出這是一處絕佳的修鍊場地。

「我們去那裡修鍊吧!」木易指著岩石說道,他很奇怪,為什麼比他們早到的十餘人,都沒有看中這塊巨岩。

趙亮搖了搖頭,略顯愁色的說道:「還是不要了,那裡一直是葉鳴天修鍊的地方。」

木易眉頭一皺,堅持說道:「先到先得,這座山峰是屬於平海宗的,又不是他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