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十五章立功

第十五章立功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464

第十五章立功

昏昏沉沉中,木易彷彿聽到師姐在不斷的呼喊著自己的名字,他很想大聲答應,卻無論如何也睜不開眼、說不出口。

他覺得自己一定處於一個十分炎熱的環境中,因為他感到全身像火燒一般炙熱難耐,他的血液彷彿沸騰的岩漿,所過之處,烈焰騰騰。

這一番奇幻莫測、真假難辨的體驗,也不知持續了多久,忽然間,他感到有一股清涼的甘泉流過自己的身體,讓血脈里的火焰,頓時收斂了不少。

可惜,這甘泉與火焰相比,實在過於微弱,一會兒,當甘泉帶來的清涼被火焰熱血逼退後,他再次經歷著那火燒火燎的感受。

木易模模糊糊的感覺到,先後有數波甘泉流入體內,但都只是暫時性的壓住了焚身的熱火,很快就恢復原狀。

終於,有一股澎湃的清涼氣息湧入他的身體,這股氣息與先前的甘泉大不相同,氣勢如虹,彷彿海上的滔天巨浪。巨浪以狂猛的姿態,與血液中的火焰抗衡,很快佔據了上風,將火焰一點點的壓縮逼退。

火焰被逼退至胸口處,負隅頑抗,受到巨浪一輪又一輪的衝擊,但始終難以化解。

與此同時,木易的經脈,也受到了極大的衝擊,讓他全身脹痛不已,不但是沒有絲毫氣力,更有一種難以承受的壓力,連自主的呼吸都無法做到。

突然間,木易只覺得小腹處微微一暖,那些火焰巨浪緩緩彙集與此處,身體經脈受到的壓力慢慢減弱。

「木師弟!」

不知過了多久,木易彷彿又聽到了師姐的呼喚,這一次,他終於有能力睜開雙目,悠悠醒轉。

「木師弟,你終於醒了!」少女的歡呼聲傳入木易的耳中,伴隨著聲音而來的,還有些許芬芳氣息。

木易睜開迷離的雙目,就看到那張熟悉的少女面孔正看著自己,在她旁邊,還有一名模模糊糊的老者面孔。

「你總算醒了!」老者此時也鬆了一口氣,聲音有些熟悉。

「師父!」木易一驚,頓時徹底清醒,他立刻就要掙扎著坐起身來行禮。這名老者,正是他的師父肖老。

「不要妄動!」肖老沉聲說道,「你傷勢尚未復原,還需靜養月許才能下床,否則後患無窮。」

「是!」木易聞言一動也不敢動,「師父,弟子這是在哪?是師父救了弟子?」

肖老淡淡的點了點頭,說道:「這是本堂葯祖峰。你中的毒十分罕見,除了普通的蜈蚣蟲毒外,蘊含的火毒更是十分霸道,並且居然與你的血液融為一體,毒火攻心,更加兇猛。為師試了幾種解毒藥都難以將你喚醒,只好以精粹的水元素之力,沖入你的經脈之中,暫時壓制住了那些火毒。」

「有勞師父出手相救,弟子銘記於心!」木易感激的說道,他有些擔憂的向少女問道:「師姐,你沒事吧?」

「多虧師弟大義,我早已經好了。」少女誠懇而感激的說道:「那日我讓仙鶴回葯祖峰傳信,後來爹爹很快就親自來石亭相救,我中的毒性反而小的多,只服下幾種解毒聖葯,休養一日便恢復如初,倒是師弟你,足足昏迷了三日三夜。」

「爹爹?」木易微微一愣。

肖老終於露出了一絲笑意,他說道:「不錯,你眼前的這位師姐,就是為師的獨女肖夢陶。這一次你捨己救人,救下為師獨女,為師也要對你說聲感謝。」

木易見過師父兩次,都是一副十分嚴肅的莊重神色,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師父慈愛的笑容,看來師父對於獨女,是相當疼愛。

「不敢!救死扶傷只是本分,是弟子應該做的!」木易乖巧的答道。

肖老點了點頭,頗有感觸的說道:「救死扶傷,原本是天經地義之事,但是在修仙界,莫說見死不救、就是互相謀害之事也屢見不鮮,相比之下,能捨己救人,實屬難得。不過,這一次你也算是因禍得福,機緣不小!」

「機緣不小?弟子不明。」木易有些莫名其妙,他心中暗道,難道是師父要額外獎勵自己?

肖老微微一笑,說道:「你摸摸自己的小腹處,感受其中的氣息。」

木易依言去做,感覺到自己的小腹出,似乎有一股淡淡的氣流,一會兒十分溫暖,一會兒又有些清涼,但這感覺十分微弱,不仔細體會,難以發覺。

「這便是丹田!」肖老點了點頭,正色說道:「替你解毒期間,為師的水屬性真元在你體內與火毒抗衡,竟無意間助你開闢丹田,對於外門弟子而言,這可是十分重要的一步。」

「丹田!弟子竟然已經開闢了丹田?」木易又驚又喜,這樣一來,他豈不是可以開始新階段的修鍊!

「木師弟開闢了丹田?」肖夢陶將信將疑的說道,「爹爹不是說過,丹田只能自己開闢,要麼是天賦過人,要麼是經脈修鍊有成,外人無法相助么?」

「是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弟子的丹田,會不會有什麼隱患,比如突然消失?」木易有些擔心的問道。

肖老眉頭微皺的說道:「這些為師也仔細考慮過。你的的確確初開丹田,這一點毋庸置疑。為師猜測,也許是你的經脈修鍊,已經相當不俗,的確存在開闢丹田的可能,又經過火毒攻心的淬鍊,雖然極為痛苦,卻鍛煉了心脈,加上為師給你服下的幾種解毒靈藥,也都非凡品,對於洗滌經脈也要一定益處,種種機緣巧合之下,你的丹田就恰好在此時開闢出來。」

「只不過,」肖老頓了一頓,繼續說道:「你的經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