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七章閔君

第七章閔君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518

第七章閔君

看著木易的背影消失在山林掩映之中,好一會後,木父才輕嘆一聲,與王鐵匠一起離開了這座外山門。

山門外的守衛,開始議論起來,其中一名年輕的守衛頗為不解的問道:「羅師兄,你怎麼連名冊都不檢查一下,就放那孩子進去?」

年紀稍長的那名羅姓守衛說道:「還用看么,這孩子各脈的修行,都有小成,尤其是雙目中微微泛著紫氣,眼脈有第四層的修為。別說在他這個年紀,就是許多十五六歲的少年,也難以達到這個境界。小小年紀,真能吃苦!」

「真的么?都說羅師兄的眼力驚人,果然名不虛傳,只是看一眼,就能看出經脈的修行!」

「等你眼脈修鍊到了第八層,也能如此。」羅師兄淡淡的說道,雖極力掩飾,但還是能察覺到其中的一絲自豪之意。

「僅僅是一脈修到第八層,又有什麼用,還不是只能做外門弟子!唉,我等仙根拙劣之人,必須要十二脈盡數修鍊到極高境界,才能化腐朽為神奇,成為一名玄士!而那些內門弟子,只是仗著天賜的極佳仙根,不必修脈,就能成為玄士,真是不公平!」此時一名青年守衛的一番話,卻潑了羅師兄一頭冷水。

眾守衛都是外門弟子,這番話多少都觸動了他們的一些心事,頓時都默默無語。

木易沿著山路,一路連跑帶跳的來到了半山腰。山路不短且有些陡急,但對於經常攀爬孤指峰的木易而言,好比康庄大道。

半山腰這裡,在鬱鬱蔥蔥的竹林掩映下,竟然有幾排密密麻麻的房屋,木易一眼望去,粗略估計該有數百間之多。

木易怯生生的走入當頭的一間頗為高大的石屋,看到一個精瘦的四十來歲中年人正懶洋洋的坐在裡面,作賬房先生打扮,手中捧著一個茶杯,兩撇黑須隨著嘴角抽動,似乎正在愜意的品茶。

「叫什麼名字?」木易尚來不及開口,中年人就飄來一句。

「木易。」

「去丙字二十二號屋自己找個地方休息,明日一早,就要集合,被各大外門管事挑選,決定你們是否能成為本宗的外門弟子。」中年人平淡無味的說了一句,然後將手一擺,示意木易離開。

「什麼?還要挑選,不是已經成為外門弟子了呢?」木易心中一急的問道。

中年人冷哼一聲,有些不耐煩的說道:「當然不是,本門的外門弟子,也不是那麼容易做的!沒有管事相中的,就會發放一筆路餉,打發走了!」

木易心中暗怒,那何姓執事收了自己父親的賄賂,明明是說可以讓木易成為外門弟子的,原來竟還有一層選拔,這簡直是欺詐。

但此時木易也無可奈何,他連那何姓執事都找不到,況且賄賂之事也不光彩,說理也無處可去。

木易從這間石屋退下,一間間的房子摸過去,不多久後,就找到丙字二十二號屋。

只有七八丈大小的木屋,居然有十來張床鋪,已經有幾名和木易相仿的少年住在裡面。

「我是趙亮,他是錢明,他是孫茗,你叫什麼名字?」一名少年指著幾名同屋,笑嘻嘻的向木易問道。

「木易。木頭的木。」木易找到一張無主的床鋪,將包袱放在床上,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屋裡的其他少年,都是有說有笑,顯得十分興奮,只有木易比較沉默。他內心隱隱有些羞愧,自己想憑刻苦努力加入平海宗卻不得,最後還要父親用賄賂的方式才得到這個機會,而其他的孩子,多半是憑真實本領來到這裡的。

畢竟是孩子,木易很快就被其他少年的談論吸引,暫時忘掉了心中的不快。

「什麼?優秀的外門弟子也有機會加入內門,成為玄士?」聽到趙亮的說法後,木易有些激動了。

趙亮就出生於長平島,對平海宗的事情,了解的較多。

趙亮說道:「是啊,咱們平海宗外門弟子數千,每三年都有考核,將最優秀的外門弟子,破格送入內門修鍊玄法,也有機會成為玄士仙師。」

孫茗卻說道:「我可聽說那樣的機會太低,我只希望能在外門修鍊幾年,學到一身本領,就可以在長平島上謀一份好差事,從此安定下來。」

錢明點了點頭,他和孫茗的想法接近。

平海宗乃是千島國名氣極大的三大玄宗之中,平海宗的外門弟子,若是真能學成少許本領,足以在各大島嶼中立足。

木易的最初想法何嘗不是如此,但如果趙亮的說法無誤,顯然成為玄士才是他的更高目標。

「明天一定要好好表現,爭取留在平海宗。外門弟子又如何,勤能補拙,只要我堅持不懈,總有機會進入內門!」這幾天的挫敗,反而激發了木易的一股韌勁。

「我就不信,勤奮的人,始終得不到回報!」

……

第二日清晨,便有一名執事老頭敲起了晨鐘,鐘聲回蕩在山谷之中,縈繞不絕,可傳數十里。

聽到鐘聲後,各屋中的孩童立刻起身,要去廣場上集中,等待平海宗各大外門管事的挑選。

「木易呢?」此時趙亮等才發現,木易已經不在屋內,床上只留下他那裝著幾件換洗衣裳的包袱。

趙亮出門大喊了幾聲木易的名字,沒有回應。

「快走吧,集合遲了可不好。」孫茗勸道,幾人便一同急匆匆的向廣場跑去。

幾人到了廣場,有不少少年已經到了,其中一人還遠遠的向他們揮手,正是木易。

「你何時出門的,我們怎麼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