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三章出海

第三章出海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542

第三章出海

第二日四更時分,木家父子倆就拖著大船,借著微弱的星月之光,出海捕魚了。

這艘漁船,不但十分堅固,而且在船底還緊緊的包裹著一層鐵皮,連接船體的鉚釘,也都是由精鐵打造而成,一隻只足有木易的胳膊粗細。

只有這種鐵釘船,才能經得住海浪的肆虐,否則未出島百里,就要被巨浪擊打的散架。

第一次隨父親出海的木易,只覺得一切都新鮮無比,十分興奮,在船上跑來跑去,早將是否能去長平島的擔憂放在一邊。

而木父也一邊控帆掌舵,一邊指點木易如何藉助風力操縱船隻。

木易雖然貪圖新奇,但在旭日東升之際,仍然不忘在船上打坐修鍊,不可錯過那紫氣東來時的大好時機。

藉助北風,船隻一路向南疾行,到晌午時,寒鴉島已經化為一個黑點,並逐漸消失在木易的視野之中。

周圍海水的顏色,也漸漸變得更加深暗,放眼望去,都是茫茫深藍一片,無端生起的巨浪,一波接一波的拍來,木家父子所在的小舟,逐浪漂浮,顯得極為渺小。

一連三日,不分晝夜,這艘漁船一直在海面上向南而行。

此時,漁船離寒鴉島已經有千里之遙。

「就選這裡撒網吧。」木父說道,他指著遠處海面上兩股激流,向木易說道:「你看,那裡有兩股水流相遇,一股寒,一股暖,這裡正是交匯之處,魚群總喜歡在這裡出沒。」

「不過,這種地方水流一般也比較急,難以找到合適的地方落錨。」木父一邊說著,一邊將風帆收起,四處張望。

不久後,木父憑藉著豐富的經驗,找到了藏於海面下數十丈的一片暗礁,於是便選擇將船停在那裡。

足有上千斤重的大鐵錨,被木父用吊輪放下,墜入海里,停在了暗礁上,可以阻止船隻隨浪飄走。

接下來,木父開始撒網,並將一桶鮮活的蝦米倒入了附近的海中。

這些蝦米,喜歡在黃昏時浮出海面,木家父子一路航行過來,順便也捕獲了少許,小部分作為食用,大部分用來做餌。

接下來,就是靜靜的等待。

木易在船上也不忘活動筋骨,吐納煉脈。只不過,這裡的氣息中潮氣極大,天地玄氣不及峰頂等處清凈,修鍊的效果自然一般。

木父動作十分麻利,每次撒網收網,都只要半個時辰。

不過運氣倒是一般,他每天早晚各撒網收網一次,但每次都收穫甚少,一連三天下來,也只捕到了數十斤各種海魚。

出海捕魚便是這樣,運氣好的,遇到魚群,一網下來便有上千斤,大些的漁船,一網上萬斤也不是奇事,但若遇不到魚群,只是些散落的海魚,數量自然不會上去。

木父對此習以為常,並沒有什麼愁色,倒是一旁的木易,十分焦急。

這可是今冬的最後一次出海,如果收穫一般,而木家的生活又比較拮据,也不只父親是否願意花費高昂的價格,送他去長平島參加平海宗的弟子選拔。

木易四處張望,恨不得找到一個「魚窩」,讓父親大獲豐收。

一層淡淡的紫芒,浮現在木易的雙眸之上,但只是一閃即逝。

他畢竟只是眼脈小成,能藉助的紫氣十分有限,不但每次只是一瞬之間能讓視力大增,而且一天也用不了幾次就會眼乏酸漲,不可多用。

「咦!那邊有一片白沫。」第四日下午時分,木易雙瞳閃過一絲紫芒後,忽然指著南面的遠處海面向父親說道。

「白沫?」木父一愣,極力向遠處張望。

木易注意到,父親的雙眸中,也閃過了一絲紫芒,而且比自己持續的時間要長得多。

「原來爹爹也修鍊過眼脈,而且還頗為精深!」木易心中一動,他以前只知道父親力大無窮,手脈、足脈上顯然功夫深厚,這是他第一次知道,父親的眼脈也是相當不俗。

「你的視力倒是極好,看來這些年的修鍊沒有白費工夫。」木父轉頭向木易讚許道。

「那片白沫,應該是許多氣泡集結而成的,說明海面之下,多半有魚群出沒,我們快去,應該還追的上!」

木父猛然發力,將沉在海中礁石上的鐵錨拉動起來。

拉動鐵錨的滑輪支架嘎吱嘎吱的轉動著,顯然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一會功夫,木父就將鐵錨收起,並揚起風帆,把舵追趕遠處的魚群。

沒有多久,那片白沫就出現在木家父子倆的眼前,相隔十餘里,即便不藉助紫氣,也能看的較為清楚。

「是向南遷徙過冬的鮭魚群!」木父驚喜的說道,「從白沫的面積來看,這群鮭魚數量不少,至少有上萬尾吧。」

「鮭魚群!」木易也立刻大喜起來。

海鮭魚肉質鮮美,價格不菲,而且個頭不小,一般每一尾都有十來斤重,這魚群若是數量上萬,豈不是有十萬斤以上?

不說多,只要能在魚群中撒開網,幾百上千斤鮭魚是肯定能收穫的!

正好一股強勁的北風刮來,木父撐開了漁船上所有的風幡,穩穩的把住主舵,漁船彷彿海面上的一支利箭,向南面激射而去。

不過,那鮭魚群似乎感應到了危險,速度極快的向南面游去,也不比漁船慢上多少。

一追一逃,天色漸漸黯淡下去,此時漁船離魚群已經很近,但卻不知不覺間向南又行出了上千里。

「咦,前面海水的顏色,怎麼變得有些赤紅?」木易忽然驚呼道。

木父臉色一沉,喃喃說道:「竟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