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二章消息

第二章消息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260

第二章消息

當整個太陽躍出海面後,天地玄氣又將分散開來,木易便從孤指峰頂下來,返回山腳下的漁村。

路過那座燈塔時,木易又看到劉老頭正在鼾聲中沉睡,便一如既往的替他將手中的煙桿收起,並添上了一層薄被。

劉老頭並未被木易驚醒,事實上,木易也知道,劉老頭與普通的老年人不太一樣,十分嗜睡。

半路上,他還順手用攜帶的一隻葫蘆採集了山草葉面上的露珠,這種百草露,無論是用來沏茶還是熬藥,都是極佳,潤舌滋肺,效果遠勝於一般的井水。

木易回到家裡——那熟悉的兩間石屋後,父親已經做好早飯,等著與他一起進食。

木父是個四十來歲的漢子,身形魁梧,因為常年出海,膚色泛出黑紅之色,臉上被海風吹出的一道道皺裂,顯出他的飽經風霜。

從父親滿是厚厚老繭的大手中接過熱呼呼的魚片粥,木易一邊吃著,一邊興奮的將劉老頭贈給自己的野黃芩王拿給父親看,但木父只是掃了幾眼,似乎不太感興趣。

「吃完了收拾一下,明日一早隨我出海吧。」木父忽然說道,「天氣要越來越冷了,快要進入冬歇期,今年最後出海一次,希望能多打些魚,好好過完這個冬天。你去不去?」

「當然去!太好了!」木易一下子跳了起來,他早就盼望著這一天。

木易出生在這座不起眼的小海島上,卻從未去過深海處,與父親一起出海捕魚,是他自小就有的願望。

或許是太高興了,他連自己修鍊眼脈小成的事情,也忘記向父親交代。

不過,即便說了,木父也不會有太大反應,木父對於木易的修鍊,始終不冷不熱。

木父匆匆吃完早飯,便去準備他的出海工具,檢查船隻、漁網等等,要花費一整日的功夫。

「這野黃芩王剛剛摘下不久,現在正是藥性最好的時候,乾脆煎服了,看看效果是否真向老劉叔說的那樣神奇。」木易愛不釋手的看著木盒中的藥草,心癢難耐。

但是思慮良久,他還是決定將這株藥草留下。他家境普通,考慮到萬一這次出海一無所獲,這株野黃芩王價值不菲,可以賣給郎中,補貼家用。

收起藥草,木易開始去村中最開闊的那片厚石廣場上練功,一拳一腳,呼呼有聲。

他練的是《如刀掌》和《追風腿》,兩種十分普通的修鍊手足二脈的功法,手脈練到高深處,臂如棍、掌如刀、指如鉤,可碎金玉;足脈練到高深處,行走如疾風,彈腿裂巨石。

足有尺許粗細的木樁,在木易的拳腳攻擊下,發出砰砰的悶響聲,不住震動。

「嗬!」

「嗬!」

「收氣於腹、貫勁於背!」

木易每一招打出,都伴隨著一聲大喝,偶爾還將口訣大聲念出,這也是順便修鍊口脈的一種方法,久而久之,他能做到中氣充足、聲音洪亮。

此時還是清早,廣場上只有木易一人在練功,等他將十幾個招式從頭到尾練了一遍時、身上出了一層細汗時,才陸陸續續的有其他孩子來此處練功。

「木頭!」一名體型微胖的少年遠遠的看到木易就大聲喊道,他與木易年紀相仿,喊的是木易的諢號,正是經常與木易一起練功的同伴、村中鐵匠家的孩子王鐵生。

「鐵蛋!」木易立刻回敬道,「今日怎麼這麼晚?」

「哈哈,我剛剛得到了一個好消息!」王鐵生興奮而神秘的說道,「平海宗下個月要公開招收外門弟子,十四歲以下的都可以報名參加入門考核。」

「平海宗,那可是我們千島國三大玄宗之一!消息可靠么?」木易頓時激動起來。

不僅是他,周圍的其他孩子,也立刻圍攏過來,議論紛紛。

「絕對可靠,那可是我爹的一名來自長平島的大客戶親口說的,消息已經傳遍了長平大島,很快也會傳到我們小島上來。」

「嘖嘖,要是進了平海宗可就了不起了。別說是內門弟子,就是一名外門弟子在平海宗修習十年後,也能成為響噹噹的人物!」

「我們村的李教頭,當年曾在一個小宗門修習了八年,就已經這麼厲害了,如果能進平海宗,那將來的成就,肯定在他之上。」

「木頭,我已經央求我爹帶我去長平島報名了,你去么?」

「木頭哥,你一定要去呀,我們幾個之中,就屬你最勤奮,修脈的層次也最高,說不定你真能進入平海宗,替我們寒鴉島爭口氣!」

「是呀,早知道我就不偷懶了,勤奮一點,說不定我爹也答應帶我去試試。現在抓緊修鍊,也不知道是不是來得及了!」

……

眾村童七嘴八舌的議論著,木易的心思,自然也被牽動起來。

他苦練修脈,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加入宗門,學得一身本領,出人頭地。

而如今居然是平海宗這樣的大宗門招收弟子,這樣的機會,木易平時也只是偶爾想想,根本不敢當真。

「木頭,你到底去不去啊?每月月初就有一趟鐵船,可以抵達長平大島。」王鐵生見木易遲遲不表態,著急的說道。

木易說道:「我當然想去,但去長平島的船票可不便宜,這事,我要還問問我爹。」

眾村童議論一番後,便各自散開,三三兩兩的開始練功。

因為有平海宗招收弟子的消息,今日他們的修鍊,格外認真刻苦。

但木易卻沒有了心思,他只是和鐵蛋稍微切磋了幾下,就匆匆告別,去海邊找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