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一章修脈

第一章修脈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2-09 05:17  字數:3488

第一章修脈

破曉前的寒鴉島,是一天中最昏暗、也最靜謐的時刻。

在小島東岸那標誌性的、如手指般直聳入雲的孤指峰上,有一座終年點著油燈的燈塔,泛出昏黃的燈光,給附近海面上的船隻,指示方向。

負責看守燈塔的劉老頭,每隔三個時辰,就會準時的添加一次燈油,不讓油燈熄滅。

劉老頭添上燈油後,睡意已無,初冬的黎明前,山上甚寒,他便偎在油燈旁啪嗒啪嗒的抽起了旱煙,並藉助燈光,時不時的向那條通往孤指峰下小村落的崎嶇山路張望。

不一會兒,周圍開始出現悉悉索索的聲音,像是下雨,又不太像。

劉老頭只聽了片刻,就喃喃說道:「唔,下雪米了,今冬的第一場雪,就要來了。」

一陣寒風夾著幾顆細小的雪米,捲入了燈塔內,劉老頭將身上的大衣又裹緊了一些。

「這天氣真糟糕,木家孩子今日也許不會來吧。」劉老頭自言自語道。

他口中雖然這麼說,但心裡清楚,這些年來,無論雨雪狂風,木家孩子每日凌晨前都會準時出現在孤指峰上。

話音剛落,崎嶇黑暗的山路上,隱隱約約的閃動著一個人影,正在向此處靠近,這人影非常靈活,手腳並用,幾乎是跳躍著奔上山來。

當人影到達燈塔近處,劉老頭看清這是一名不過十一二歲的少年,五官還算清秀,膚色略顯黝黑,正是山下漁村中那名木姓漁夫的獨子木易。

木易只穿著一層薄薄的布衫,肩膀上卻扛著三四個油壺皮袋,都是鼓鼓囊囊的。

「老劉叔,這是村長讓我捎給您的燈油。這是我爹給您曬制的一些魚乾。這是您昨日讓我買的米面。」木易將肩膀上的東西一一卸下,無需劉老頭吩咐,他就輕車熟路的將各樣東西放在合適之處。

這些東西,份量不輕,僅那油壺,就有二三十斤重,對於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而言,顯然不是輕鬆的負擔,更何況,還要將它們帶到山路陡峭的孤指峰上。

「辛苦了!」劉老頭放下煙桿,高興的連連點頭。

「嗚,居然是用鱘魚晒成的魚乾,這可是個好東西。」劉老頭嘖嘖贊道,頗為憐愛的對木易說道:「今冬第一場雪就要來了,還穿這麼少,小心著涼。」

木易拍著胸脯說道:「不怕,我可是修脈者,這點寒意,又算得了什麼!」

說到「修脈者」時,他的小臉上立刻流露出滿滿的自豪之色。

劉老頭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

修脈者修鍊經脈,可使官感敏銳、身強體健,這木家孩子雖然年紀尚小,但修脈已經有六七年了,應該能抵禦這初冬黎明前的寒氣。

「老劉叔,我去峰頂那練功了。」木易將東西放好後,便要告辭而去。

「等一等!」劉老頭喊住了木易,轉身回到裡屋里,從柜子中取出一隻頗為精緻卻顯得有些古舊的尺許長木盒。

「拿去吧。」劉老頭笑眯眯的說道,將木盒交給了木易。

「這是什麼?」木易好奇的打開了木盒,看到裡面端端正正的放著一株青翠欲滴的藥草,藥草根部還包裹著一大團散發著濕氣的黑泥,顯得十分新鮮。

「野黃芩。」木易認出了這株藥草的來歷。

野黃芩算是孤指峰上較常見的一種藥草,木易練功之餘,也曾採摘過一些。

木易略顯失望,說道:「多謝老劉叔,這種藥草我已經有不少了,這株您老就留下吧,或者我替您賣給來村中收藥草的郎中。」

劉老頭搖了搖頭,得意的說道:「這可不是普通的野黃芩,你仔細看看那葉片,再看看根部。」

木易依言細細查看,還將黑泥撥開了一些。果然,他發現這野黃芩葉片中似乎還多了幾根淡淡的黃色絲線;而它的根部,雖然只有寸許大小,卻隱然有頭身有手腳,近似於人形。

「咦,這是什麼?」木易驚奇的問道,他採過不少野黃芩,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一株藥草。

「這是野黃芩王,十分罕見的藥草,每隔三十年,野黃芩的葉片上就會長出一道細細的金絲,這株野黃芩的葉片上有三四道金線,起碼有百年以上的葯齡!」劉老頭介紹道:「野黃芩王比普通的野黃芩藥性要高出許多,除了能滋脾補腎,還能解毒敗火。你拿去煎藥服下,對於修鍊脾脈、腎脈,都有好處。」

這株野黃芩王十分難得,價值自然不菲,劉老頭卻連眼皮都不眨的就直接相贈。

木易心中頗為感動,這劉老頭孤寡無後,一直待他極好。

木易知道,這劉老頭對於山中草藥的熟悉,甚至還在許多郎中之上,他只是向對方學到了一些皮毛,就已經收穫良多。

「多謝老劉叔!」木易感激的向劉老頭行了一禮,高興之極的收下了藥草。

「快去吧,雪米下一陣就要停了,或許今日還有會日出,紫氣東來,那可是修鍊眼脈的最佳時機。」劉老頭露出慈祥的笑容,目送木易三躍兩跳的離開燈塔,向峰頂的一塊巨岩奔去。

燈塔到峰頂,不過百餘丈,但卻極為陡峭,亂石嶙峋,根本沒有山路。但木易手腳並用,極為靈活,瘦小的身軀在山石上攀爬,彷彿一具黑影幽靈,每每一躍,就能向上攀登數尺。

劉老頭目不轉睛的看著木易,一直等那團隱隱約約的黑影登上了峰頂相對平坦的那塊巨石,才神色一松,回到了燈塔內,繼續抽起了他的旱煙。

「這孩子,修脈六七年了,日復一日,從不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