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四百二十一章立命

第四百二十一章立命 (1/3)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9-24 08:04  字數:7478

太陽升高的時候,齊悅站在了南寨鄉衛生院,院長早已經等候多時了。////

「齊大夫,齊大夫,辛苦了辛苦了。」他激動的說道,伸出雙手。

齊悅伸手跟他相握。

「秦院長多多關照。」她含笑說道。

院里兩個剛畢業的實習大夫以及三個臨時工護士也都出來了,帶著幾分羞怯不自在看著齊悅,他們今天統一換上了醫生服,看起來更加的拘束。

「還愣著幹什麼!」秦院長喊道,「快,快把齊大夫的行禮搬宿舍去。」

大家這才忙搶著上前,齊悅再三謙讓,還是被拎走了行李箱,這邊和省院縣院省衛生系統以及縣衛生系統的人熱熱鬧鬧的走了個歡迎儀式,又吃過必不可少的歡迎午宴,直到下午齊悅才站到了自己的宿舍里。

「竟然還是個套間。」齊悅笑道,有些意外。

「臨時裝修的,齊大夫要住在這裡,到底是不方便,所以張局長讓重新裝修下,配了廚房洗手間,這樣齊大夫住的自在些。」秦院長笑呵呵的說道,「就是地方小了點…」

「不小了,真是給你們添麻煩了。」齊悅笑道一面走進去,環視四周,陽面的房間,秋日裡明亮而溫暖,明顯都是新傢具,還被人體貼的擺了一個花瓶,裡面插著一束不知名的野花,開的燦爛無比。

齊悅忍不住笑了笑,她走過去,站在窗戶邊,打開窗戶,正對著一座山嶺,此時色彩斑斕。

「那個。是鶴度嶺嗎?」齊悅伸手指問道。

秦院長點點頭。

「是,這是咱們這裡最有名的景區,齊大夫,空氣好,齊大夫可以天天去爬山,門票不用管,我給他們寫個條子。」他熱情的說道,帶著幾分迫切,面對大城市來的人。這是他唯一能夠炫耀的地方。

齊悅點點頭。

「那多謝了,我最喜歡爬山了。」她說道。

好意被人接受是很讓人高興的事,秦院長搓著手笑了。

「好,好,你先休息。有什麼事來樓下找我,哦,我家離這裡也不遠,看門的做飯的都知道,四周都是鄉親,有什麼事跟他們說也一樣,齊大夫。千萬別見外。」他說道。

齊悅再三道謝,看著秦院長帶上門走了。

午後的山鎮安靜祥和,齊悅靠在窗戶邊看著對面的鶴度嶺,拿出手機。

「喂。齊悅嗎?」

那邊接通電話,黃英就先開口了。

「黃姐,真是沒趣啊,你就不能玩猜猜啊。」齊悅笑道。

「猜你的頭啊。一點智商含量都沒有,南雲省的號碼。除了你還有誰。」黃英沒好氣的說道。

齊悅嘿嘿笑了。

「這是我的新號碼,記著啊,什麼時候來這裡玩,給我打電話。」她說道。

「你一個小破鄉鎮醫生能關照我什麼啊?去了給你打電話。」黃英乾笑兩聲說道。

「哎呦,你這個堂堂的燕京醫院腦內大護士長,這麼關注我這個鄉鎮醫生做什麼?你是不是比我提前知道我住的宿舍是套間啊?」齊悅笑問道。

黃英哼了聲,默認了。

「好了,不跟你扯了,電話費太貴了。」齊悅說道。

黃英呸了聲。

「重色輕友的傢伙。」她說道,停頓一下,又問道,「你,現在,幹什麼呢?」

齊悅看著窗外。

「我啊。」她慢悠悠說道,微微笑著,「守著我想守著的人呢。」

不知怎的,那邊黃英聽到這句話,眼淚猛地流下來了,她慌忙擦掉,掩飾失態。

這個傻瓜…

黃英這邊的失態,齊悅不知道,她打完電話,將屋子裡收拾一下,衣服掛在柜子里,電腦擺在桌子上,燒水沏茶,看看天色,換上一身運動衣鞋走了出去。

鶴度嶺景區因為到了秋季,遊客比往日多了些,尤其是一些城市的機關單位會組織人員來爬山秋遊什麼的,但這熱鬧也只是上午熱鬧,過了午就恢復往日的安靜了。

景區的管理人員倚在門口說笑談天。

「….這還叫累,不就多了些遊客,打掃衛生麻煩了點,想想上個月…」

「…對對,打掃衛生算什麼,上個月那個瘋子才叫累呢…」

「…哎呦可不是,那幾天累死我了…」

「…累死?還嚇死了呢,那幾天我天天聽到墓里哭,晚上睡覺也聽到,幾天幾宿的不能睡啊..」

大家說的熱鬧,看到有人不知什麼時候走到售票處。

「哎,有人來了。」管理人員互相提醒,站直了身子,看著那個一身休閑打扮的女人走過來。

「小姐,這時候上山可別走太遠,天黑了不…啊..怎麼又是你!」管理員伸手檢票,一面提醒道,抬頭看清眼前的人嚇了一跳,票也被失手撕成兩半。

齊悅微微一笑。

「我說過嘛,我會回來的。」她笑道,一面將剩下的半張票塞給她,「那我進去了。」

管理人員回過神,急忙忙的阻攔。

「哦,對了,我現在是你們鄉的工作人員了,我不會胡來的,這是我的工作證。」齊悅又說道,拿出工作證扔過來。

一個管理人員接住。

「先抵押給你們,出去的時候我再拿。」齊悅笑道,擺擺手進去了。

管理人員們圍上來,打開工作證。

南寨鄉衛生院醫師齊悅。

衛生局的鋼印明顯,做不得假。

真的啊?

他們抬眼看去,見那女人已經走到墓道門口了。

媽呀,那以後豈不是日日都要聽到哭聲了?

慘了….

跟進來的管理員沒有聽到哭聲,只看到那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