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四百零二章消逝(加更)

第四百零二章消逝(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9-12 14:14  字數:4419

你父親是怎麼死的?

陳氏閉眼躺在枕褥上一陣恍惚。

「娘,娘。」

小小的身子搖搖晃晃的鑽過帳簾,爬上床。

床上的婦人帶著病弱的笑沖她伸手。

「雪娘,去哪裡玩了?」她柔聲問道,說這一句話,咳嗽了好幾聲。

「娘,吃豆饃。」小女童將手裡的半塊糕點遞到婦人的嘴邊。

婦人輕輕咬了口,含笑稱讚一聲真好吃。

「皇后娘娘給我的,只給囡囡一個人吃。」女童奶聲奶氣帶著幾分得意說道。

婦人臉上的笑散去了。

「雪娘,你以後不要吃她的東西」她說道,握住孩子軟軟手腕,「他們害死了你父親,你不要吃他們的東西」

女童手裡的糕點掉落在地上。

「娘,娘。不要死。」

噩夢醒來的女童發出哀哭,一雙手及時的伸過來輕輕的拍撫。

「雪娘不怕,雪娘不怕。」柔柔的女聲拂過。

女童昏昏沉沉的看到眼前婦人關切的面容。

夜晚的宮殿里並不空曠,幾盞地燈搖搖晃晃,輕柔的女聲斷斷續續的聲音從窗欞中傳來。

「如今她母親不在了,小孩子家受人蠱惑說一兩句話不中聽的話,她這麼小懂什麼?怎麼就是忤逆了?你發什麼火…」

「…她父親怎麼死的,別人不清楚,我們還不清楚嗎?」

躺在裡間的女童伸手掩住嘴,將到嗓子的那口氣硬生生的咽回去,抱著被子縮成一團。

陳氏的手揪住了衣角,只覺得心中一口氣喘不上來。

這口氣自從那時候起,就一直壓在她的心口。怎麼吐也吐不出來。

「那些大道理我懂,但這世上有些事就是沒有道理的。」德慶公老夫人沒有理會陳氏的異樣,她吐了口氣,淡淡說道,「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他們大周皇帝一族來就該不再存在。」

「是的,輸了輸了,也不是輸不起。」陳氏開口了,躺著沒動,「但是。殺父之仇不共戴天,也沒有什麼錯。」

「沒錯,對得很。」德慶公老夫人點頭說道。看著陳氏,「錯的是,認錯了仇人,認錯了恩人。」

她說到這裡嗤聲笑了笑,有些累了。便將腳擱到炕上,靠在另一邊。

「雪娘,我們陳家如今的榮寵是怎麼來的?」她說道。

陳氏嘴邊浮現一絲淡淡的笑,她沒有說話,德慶公老夫人也沒有讓她說話。

「雪娘,你以為是因為你們長房做了錯事。是前朝餘孽,所以陛下才抬西陳壓東陳,所以我們的榮耀。是踩著你父親的尊嚴得到的嗎?」德慶公老夫人接著說道。

說到這裡她也笑了笑。

「你以為你父親為了救仁宗景皇帝而身亡,可是你見過你父親和景皇帝的屍體嗎?」德慶公老夫人說道,說到這裡壓低了聲音。

陳氏木然的神情終於波動,她的呼吸急促。

「所有人都說你父親是為了救景皇帝而身亡,你見過被救者被救人者的以長劍刺穿的嗎?」德慶公老夫人慢慢說道。

什麼?

陳氏猛地坐起來。茫然的無神的雙眼看向德慶公老夫人的方向。

「你以為是太祖皇帝要殺景皇帝,而你的父親為了保護景皇帝才身亡的嗎?」德慶公老夫人接著說道。「錯了,你父親的確是要保護一個人,但那絕對不是景皇帝,他知道龍船絕對不能靠岸,這天下已經不是大周的天下,與其讓太祖皇帝為難,與其讓其他人來做這件事,他寧願他來做!他也很高興這樣做!心甘情願的這樣做!」

陳氏大口大口的喘氣,伸手攥著衣襟,已經沒有血色的臉上已經開始發青。

「你父親不是為了仁宗景皇帝死的,不是為了他們大周死的,而是為了他自己,這條路是他自己選的,沒人逼他,也沒人害他,相反,他倒是坑害了不少人。」德慶公老夫人吐口氣淡淡說道,「為了他的死,有人愧疚,有人暗恨,有人傷懷,有人冷嘲,有人一心相報,有人則一心相仇,他死了倒是乾乾淨淨一了百了。」

陳氏搖頭。

「不是,不是,騙子。」她顫聲說道。

「你看,我說過,你不肯定我們說話,你只肯相信你相信的。」德慶公老夫人冷笑說道,「你為什麼叫雪?」

陳氏一愣,齊悅也愣了下。

這話題…

「有雪方知梅之艷。」德慶公老夫人扭頭看窗外,一樹梅長得彎彎曲曲。

什麼意思?

齊悅一臉茫然,卻見陳氏獃獃一刻,忽地笑起來。

「哈,哈。」她乾笑兩聲,陡然閉眼重重的倒了回去。

齊悅嚇的忙上前,搖晃著她呼喊。

「雪娘,雪娘。」

少年清涼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這名字很好聽,給你起名字的人一定很喜歡你。」他含笑說道。

清澈的湖水中倒映出少年明亮的笑容。

陳雪低著頭不知道是腿疼還是羞澀一動不敢動。

「你的丫頭回去叫人了,你也不能這樣泡在水裡,來,我先扶你來上邊坐吧。」少年說道。

一隻修長的手伸到眼前。

陳雪將頭低的更低了。

「你是陳清的女兒吧?」頭頂上傳來少年的聲音,「我聽到你們家丫頭說的話了。」

陳雪一愣,微微抬頭,入目少年如日光般絢爛。

「你父親是我家的恩人。」少年笑道,再一次伸出手,探身,「請小姐允許我報恩。」

不是

不是…

不該報恩,該報仇的…

殿下…

陳雪的眼淚滾滾而下。

「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