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四百零一章相連

第四百零一章相連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9-12 09:07  字數:3840

自從那日之後,齊悅和陳氏基上沒見過幾次面,後來又忙藥廠的事忙司馬小王爺的事,這裡更是回都不回,只讓人每日來報平安。

此時邁進門,才發現似乎變化很大,家裡的那些僕婦都看不到了。

周茂春正往外走。

「義父。」齊悅忙喊道。

「哦你來了,不用急,現在還死不了,明天早上差不多吧。」周茂春說道。

齊悅跺腳。

「義父!」她喊道。

周茂春哼哼兩聲。

「知道了知道了,你節哀順變。」他說道。

「真沒救了嗎?」齊悅問道。

周茂春看她搖頭。

「你自己也是大夫,你難道不知道大夫說這句話的意思嗎?」周茂春說道,說完了又覺得不對,那些水平差的大夫倒是常常說這句話,便忙補充道,「我這樣的大夫說這話的意思…」

但又想到自己以前也說過人沒救了,比如咽喉異物的謝氏,但卻被齊悅又救回命了,那應該怎麼說?

他這邊糾結著,齊悅跺腳顧不得理會他,向內跑去。

采青聽到動靜站在門外等著,看著她含淚施禮。

齊悅邁進屋內。

屋子裡一如既往,不一樣的是沒有了藥味。

齊悅在門邊停頓一刻,似乎怕驚擾著陳氏,放輕了腳步。

「姨母」她喚道。

陳氏動了動,轉過頭。

「月娘,你來了?」她問道。

陳氏面容依舊,施著淡妝,掛著溫和的笑,只是雙眼…

「姨母,你。你看不到了?」齊悅上前一步,伸出手在陳氏面前晃了晃。

目光毫無焦距。

「還好,能聽得見。」陳氏含笑說道,伸出手。

齊悅忙接住,在炕上坐下。

怎麼都不敢相信,這樣子的人明天早上就要失去生命。

或者是,迴光返照?

她不由伸手去把脈。

陳氏笑著拉下她的手。

「不用了,是真的,我自己的命我知道。」她笑道,「這不是病。是積年的毒。」

中毒?

「什麼毒?」齊悅問道,「怎麼就沒法解了?」

陳氏笑而不語。

依著陳氏的地位,真要找的話。天下什麼找不到,那就是沒得解了。

「你們這裡的人不知道,或許我知道呢,你告訴我是什麼毒?」齊悅握緊陳氏的手說道。

你們?這裡?

「不說這個了,這沒什麼的。我早就該死了。」陳氏笑道,沒有接這個話題。

「什麼叫早就該死了?哪個人是該死的?」齊悅急道。

「人家說,我父親以前想要用毒害人,後來我也用毒要害人,所以,如今我這樣死去。真是再合適不過了。」陳氏笑道。

「以前的事是以前的事,跟現在沒關係。」齊悅急道。

「怎麼能沒關係呢?」陳氏搖頭,用無神的雙眼看著齊悅。「沒有以前,怎麼會有現在?沒有你的親人,哪有你?」

齊悅看著陳氏。

屋子裡沉默一刻。

「還是要試試的。」齊悅說道,要站起身。

陳氏拉住她。

「月娘,常雲成已經走了是不是?」她問道。

「是。」齊悅答道。「但我很快就去找他。」

「如果我要你答應我,不許去呢?」陳氏問道。

齊悅坐下來。

「好。我答應你。」她爽快的說道。

陳氏愣了下,似乎沒料到這個答案,但又似乎料到了。

「這樣我就能死的安心了?」她苦笑道。

「我寧願姨母你不安心的活著。」齊悅說道,「姨母,這個時候了,就不要鬧了,還是快些想辦法救命吧。」

陳氏鬆開她,躺回去,臉上虛弱的笑容。

「月娘,死了那麼多人啊」她喃喃說道,「就剩你一個人啊你怎麼可以不要以前呢?」

齊悅心裡咯噔一下。

她當然可以不要以前,因為她不是齊月娘。

「月娘,你留在京城,不要再去找常雲成。」陳氏又看向她,「我是為了你好。」

齊悅嘆口氣。

「為什麼?姨母,有什麼理由非要我和我喜歡的人分開?」她問道。

陳氏看著她。

「為了你的血脈,為了你的親族。」她說道,再次伸手握住齊悅,「月娘,你要將你親族血脈失去的那些,都拿回來,那是你的,是你們家的!」

「姨母,這世上的東西,是你的就是你的,如果失去了,那就說明不是你的,還是不要強求,最關鍵的是守護好自己已經有的。」齊悅說道,低下頭一刻又抬起頭,「我還是那句話,我是齊月娘,僅僅是無父無母的齊月娘。」

陳氏甩開她的手。

「你身上的血難道是白流了?」她顫聲說道。

「沒有,我活得開心快樂堂堂正正乾乾淨淨,就不負這一身血肉,這血就沒有白流。」齊悅說道,伸手拉住陳氏,「姨母,你也放下吧。」

陳氏微微顫抖。

「他們白生了你,白活了你…為什麼當初,你沒有和他們一起被火燒死?你的親人,他們為什麼要你活下來?」她猛地提高聲音,

雖然陳氏看不到,齊悅還是沖她微微笑了笑。

「我想,他們僅僅是想讓我活著。」她說道。

陳氏一愣,眼前浮現常老夫人的身影。

「我要什麼?我什麼都不要,有什麼可要的,只要她好好的活著!」常老夫人轉過身,看著她,淡淡的說道。

「那怎麼行?」她上前一步,抓住常老夫人的手,「婆母,她是她啊,她是他們家唯一的血脈啊。宮裡要選新人了,婆母,你不用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