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九十九章重來(加更)

第三百九十九章重來(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9-10 20:36  字數:4018

好多人湧進來,耳邊是一聲高過一聲的尖叫。本文來自

「安金忠!你乾的好事!」

「安金忠,我兒子怎麼樣了?」

安老大夫後退幾步,看著面前的男人,一陣恍惚。

男人們喊,身旁還有女人們亂跑,撲向床上。

「天啊,鯤兒!鯤兒!」

「小王爺,小王爺!」

「你這個庸醫!你說能治好他的!」

女人的哭喊,還有人衝上來,捶打他搖晃他。

安老大夫只覺得呼吸困難,他一步一步後退,看著床上。

錦緞如花的床上,那個小小的嬰童面色青白,四肢癱軟。

怎麼會?

不會的..

他用的葯是對的….

「安金忠!」巨鹿王抓住他的衣襟,雙眼發紅,狠狠的搖晃,「本王聽你的!都聽你的!你說的你能治好的!本王聽得清清楚楚!你說,現在是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應該是對啊..

是對啊..

「你到底能不能治?」巨鹿王喊道,「能不能治?」

能不能?

能不能?

安老大夫只覺得呼吸困難,他轉頭看床上,女人們跪在床邊拍床痛哭,嬰童不停的抽搐…

我是對的..吧?

能…不能…

「安金忠!你能不能治!」

「安金忠!你說話!」

耳邊的叱問一聲高過一聲,最終安老大夫耳邊只有這句話在如同震雷般轟隆隆而過,眼前也只有那個躺在床上不斷抽搐的小兒。

「我不能治…」他終於閉上眼。

「安金忠!你要為你說過的話負責!你為了你的面子,要我兒受此折磨!還不如早些投生去!」

「安金忠!你個廢物!」

「安金忠!你去死吧!」

「安金忠!你活該這輩子,下輩子,世世輩輩。都要受人唾棄!」

安老大夫捂著心口想要後退,但身體的無力讓他猛地醒過來,他看著眼前的巨鹿王已經是個老人,而自己也是個坐在輪椅上的人,就連後退都不能自由做主。

「安金忠!這是怎麼回事?」巨鹿王已經揪住他的衣領,喝道。

怎麼回事?

安金忠扭頭看去。

門邊跟進來的人都面色驚恐的看著床邊,阿如蹲在地上渾身發抖。

「裂開了裂開了!」她重複的喊道,一面慌張的四下尋找,「齊娘子。齊悅!齊悅!怎麼辦!怎麼辦?」

她跟著齊悅,從一開始是最早的接觸這些的人,她比胡三強,不怕血肉,她雖然比不上張同等學醫出身的弟子。但卻有著他們沒有的護理手法,她一直以為自己什麼都不怕了,但其實是有那個女人在的時候,她才什麼都不怕。

「安金忠!你又要弄死我一個兒子嗎?」巨鹿王看著床上,那可怕的一幕,讓他肝膽欲裂,嘶聲吼道。抬起手攥成拳頭,「你不能治為什麼要治!」

他的拳頭沒有砸下去,因為安老大夫抬手死死的擋住。

「我能治!」他說道,看著巨鹿王。

「你能治死人!你能治個屁!你能治?你怎麼能治?」巨鹿王喊道。手上加大力氣。

但安老大夫依舊擋住。

「我能。」他說道,聲音提高,神情堅定。

巨鹿王微微怔了下,安老大夫一把甩開他。轉動輪椅向床邊而來。

「針線!」他喊道。

聽到動靜外邊的弟子們已經跑過來了,屋子裡的場景也把他們嚇壞了。

「閑雜人等都出去!」安老大夫喝道。

亂鬨哄的哭喊驚叫稍微降了一些。

巨鹿王看著安老大夫。安老大夫也看著他。

「我能治!現在,無關人等都出去!」安老大夫說道。

巨鹿王看著他,面色鐵青。

「安金忠,這話以前你就說過。」他一字一頓說道。

安老大夫看著他。

「我不止以前說過,現在說,將來還會說,一直說。」他說道,說罷再不理會這些人,轉過身伸手,「消毒,手套。」

阿如還蹲在地上,但這已經是下意識的習慣了,她不由站起來。

「這沒有什麼,傷口開裂而已,戰場上我們見得多了。」一個弟子回過神大聲喊道,要安撫屋內的所有人。

「對對。」其他弟子也反應過來,師父說過,第一要務是安撫情緒,免得被恐懼所害,耽誤了病情耽誤了自己。

伴著他們的安撫解釋,屋子裡的氣氛稍微緩和一些。

阿如已經取過消毒液給安老大夫擦拭,戴手套。

「老白毛!我家小王爺都要死了!你還..」

巨鹿王的隨從喊道,伸手就沖安老大夫打過來。

「滾出去!」安老大夫回頭喝道。

這聲音震怒,屋子裡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人還沒死呢!就有救!就可以救!就能救!」安老大夫喝道,「無關人等出去!」

「老東西,你以為你還是院判呢?」那隨從回過神,面色漲紅又羞又怒的喊道。

「滾出去!」巨鹿王喝道。

「對,滾出去!」隨從忙再次喊道。

「我讓你滾出去。」巨鹿王看著他喝道。

隨從愣了下,有些不知所措。

「都出去!」巨鹿王喝道。

隨從們這下都反應過來了,猶豫一下忙出去了。

屋子裡令人窒息的氣氛一下子減輕了。

巨鹿王就站在那邊,看著床邊的人。

「把他弄醒。」安老大夫說道。

不問為什麼,立刻有個弟子取過金針,抗休克針灸一刻,司馬小王爺就醒過來。

這邊安老大夫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