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九十八章驚懼

第三百九十八章驚懼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9-10 20:36  字數:4318

「我不敢我不敢」

屋子裡傳來司馬小王爺驚恐的喊聲,甚至還夾雜了些許哭聲。

「沒事,你別怕。」齊悅說道,伸手按在小王爺的腹部。

小王爺真的快哭出來了。

「你幹什麼…」他顫聲抽氣喊道。

「聽我的,咳嗽吧。」齊悅說道,雙手往中間一擠。

小王爺嚇得哇哇叫,但也順利的咳嗽出來。

阿如給他擦汗。

司馬小王爺躺下來面色發白,可見嚇的不輕。

「多大了,別像小孩子一樣哭。」齊悅重新看了切口,更換了敷料,紮上腹帶,起身看著司馬小王爺,笑道,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

司馬小王爺下意識的縮了縮手臂,臉上浮現幾分恐懼。

這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女人,此時在他眼中已經如同惡魔般的存在。

昨日他醒過來,一瞬間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事,只記得是肚子疼的要死過去,但現在是還活著嗎?可是身體傳達給他的感覺卻是快要死了一般難受,然後就聽到自己的隨從侍妾連哭帶喊的講述。

自己,竟然,被,割開了,肚子!

司馬小王爺一瞬間差點嚇死過去,他都沒膽子去看自己的肚子,但卻清晰的感覺到那切口….

再看自己胳膊上懸掛的奇怪鐵管瓶子,四周穿著白大褂蒙著頭臉的人…

一切都是匪夷所思的場景…

他的眼前浮現那女人手持刀獰笑著刺入自己肚子的場景…

那女人在那邊呵斥自己隨從侍妾的聲音也傳過來。

治得好是我的本事,治不好是你的命…

太可怕了,竟然敢這樣說!

當然最關鍵是不是她敢這樣說,而是她這樣說竟然沒人喝止!

這裡是太后的宮殿,聽外邊還有皇帝來去的動靜,所以。這個女人是已經得到允許的!

沒有人會阻止她!

就是她真弄死自己,也無關緊要!

有人推門進來了,輪椅咯吱的轉動。

以往見了這個人,聽到這個聲音,司馬小王爺就會如同見了獵物的獸一般興奮,但此時他卻只打個寒戰。

「是有些腹脹。」安老大夫說道,「師父有什麼好的辦法?」

齊悅擺擺手。

「我沒有,你自己隨意來吧。」她說道。

司馬小王爺就看著這個害死過他那個哥哥的老白毛轉著輪椅來到他的腳邊,打開了藥箱,拿出了銀針。涼颼颼的感覺從腳底一瞬間傳到頭頂。

父王!救命啊!

「危險期初步過去了,司馬小王爺恢復的很好,腸胃功能也好,已經開始進食了,家屬也可以探望陪護了。」齊悅說道。一面翻看著手裡的病例記錄。

面前皇帝坐著看著奏章,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

「陛下。民婦說完了。」齊悅說道。合上本子。

「說完了就等一等,不用提醒朕。」皇帝淡淡說道,視線沒有離開奏章。

齊悅心裡撇撇嘴,看著皇帝略思索一刻,提起筆在奏章上寫了幾個字,既然專註的忙著看奏章。那就等閑了再問病情嘛。

齊悅乾脆低下頭再次翻看自己的本子。

室內安靜無聲。

一個太監低著頭進來,看了眼站在一旁如同不存在般的蔡重。

蔡重沖他瞪眼搖頭。

太監一臉為難只得低下頭不言不語的候在一邊。

皇帝放下奏章,伸手端起茶,看了眼這邊的女人。

她站著。低頭看自己手裡的本子,站相不算很好,因為此時正微微抬起一隻腳在蹭另一邊的小腿,裙角波動露出小小的繡鞋,身子晃動一下,雙腳站好,自始至終視線都沒有離開本子,看得專註而輕鬆隨意。

皇帝抬頭環視下四周,沒錯,這的確是自己的宮殿,而不是這個女人的起居室。

「什麼事?」皇帝問道,看著蔡重。

齊悅回過神抬起頭。

見一個太監走上前。

「回陛下,周大人要請齊娘子去,說病情有些事要說」他低頭說道。

看著齊悅急忙忙退了出去,皇帝沖蔡重擺擺手。

蔡重領會忙出去了,不多時進來。

「陛下,周大人說謊呢。」他笑道。

皇帝看著他,捏著手裡的筆。

「是在說常公子的事。」蔡重說道。

皇帝點點頭。

「走了?」他問道。

「是,昨天走的。」蔡重答道。

皇帝沒說話。

「真是的,齊娘子都不知道,想必一定會很難過吧。」蔡重接著說道。

「我知道啊。」齊悅笑道,看著周茂春。

周茂春一愣。

「你知道?」他問道。

「我前天見過他了。」齊悅笑道,「說好了,所以我沒有送他。」

「那親事怎麼說?」周茂春問道。

「不急,以後再說。」齊悅笑道。

「以後?以後是什麼時候?你個傻姑,別為這不靠譜的男人耽擱了。」周茂春瞪眼說道,「他也就敢來哄哄你,你看他怎麼不敢來和我說?說了我不打斷他的腿!」

齊悅笑著推著他走。

「義父,等到來提親的時候,他一定會來見你的。」她笑道。

「臭男人,不過是要面子,等?得等到什麼時候?誰有功夫等他?」周茂春憤憤說道。

「不急不急,還有時間嘛。」齊悅笑道。

「他以為他是誰?誰要等他!不等,月娘,明天為父就給你找好人家…」周茂春氣道。

齊悅笑著推著他一路走開了。

七月初,天氣依舊燥熱,兩個太監抬著一筐蠟燭走進寧秀宮,衣服都濕透了。

「這些夠不夠?」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