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九十七章而安

第三百九十七章而安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9-09 07:13  字數:4064

重新點的茶湯以及蒸餅送了進來。

「公子,娘子,外邊有叫賣的杏片,要不要來一碟?」夥計陪笑問道。

這種稍微好點的茶鋪是不允許提籃叫賣進入的,不過夥計們也會招攬個私活。

「好啊。」齊悅點頭說道,看了眼常雲成又問那夥計,「有沒有什麼肉食?」

夥計很高興。

這男人包了這間屋子,先是來個太監,也沒點吃的,又來個女人,還是沒點什麼像樣的東西,夥計還以為不是什麼大方的呢,沒想到原來是人家還沒開始吃。

「有,有。」夥計忙點頭說道,「我們家有烤豬皮肉,是全京城最有名的」

齊悅點點頭。

常雲成沖夥計擺擺手。

夥計高高興興的唱諾,不多時點的飯食都送來擺了一桌子。

「是不是在皇宮裡吃不好?」常雲成問道,看著齊悅擺開架勢準備大吃一場。

「才沒有。」齊悅笑道,一面頓了頓筷子開吃,「吃得很好,御膳的水準哪裡會差。」

她說完準備吃,看到常雲成還看著自己。

「哎?」她疑問一下。

「你是不是有話還沒說完?」常雲成問道,咳了聲,坐正身子。

齊悅看著他。

「哦。」她恍然笑了,也咳了聲,沖常雲成眯起眼一笑,「不過,再好的飯菜,沒有你陪著,也都不好吃。」

常雲成這才點點頭。

「那快吃吧。」他說道。

齊悅哈哈大笑。

「明天什麼時候走?」她吃了幾口,問道。

「早上就走了。」常雲成說道,「太早了,你別來送我。」

齊悅點點頭。

「好。」她爽快的答道。「我忙完司馬小王爺以及藥廠的事,就過去。」

「也不用急。」常雲成說道,「我到了之後,在附近的城裡找好住處。」

說到這裡一笑。

「趕上過去過年就可以了。」他說道,「不過我的錢不多了,傢具什麼的下人什麼的,還得靠娘子你了。」

齊悅正吃一口茶湯,聞言差點噴出來。

「沒錢。」她說道,一面抬手擦嘴角。瞪著常雲成,指了指四周,「沒錢,大少爺你還來這種地方吃早飯!隨便在街上提籃叫賣買張蒸餅就行了。」

「雖然我是昨日黃花夕陽西下,但是也得體面的吃頓飯吧。滿京城的人都等著看我笑話呢,我怎麼能讓他們如願?」常雲成綳著臉說道,夾起一塊肉扔進嘴裡狠狠的嚼著,「這頓你付錢。」

齊悅大笑。

吃過飯走出茶鋪。

「我送你?」常雲成說道,看了看皇宮的方向。

齊悅點點頭。

常雲成抬腳邁步。

「你的馬呢?」齊悅問道。

「沒錢了,當了。」常雲成說道,頭也不回的徑直前行。

齊悅笑的不行了。追上去。

「那邊穿的用的,都準備好了吧?」

一邊走一邊閑談。

常雲成點點頭。

「母親都準備好了。」他說道。

「你母親一定很難過吧?」齊悅轉頭看他問道。

常雲成點點頭嗯了聲,沒有再說,齊悅也沒有再問。

街道上人已經很多了。二人在人群中穿梭,按理說要分別應該有很多話要說,但卻並沒有說上多少,就這樣一直偶爾交代幾句雜七雜八的日常注意事。就已經到了御街前。

這裡的人就很少了。

常雲成停下腳。

「你去吧。」他說道。

「那我就不送你了。」齊悅說道。

「走吧走吧。」常雲成擺手說道。

齊悅看著他笑,點點頭。沖他擺擺手,便轉身慢慢向皇宮那邊走去,一路沒有回頭,直到宮門前交付出入牌的時候,才回頭看了眼。

那個男人還在原地站著直直的看過來。

齊悅再次擺擺手,轉頭進去了。

看著皇帝停下腳,身後的太監忙抬手,跟隨的一溜太監宮女便都停下。

幾步外的高台下,一個小太監正引著那個女人走過。

女人低著頭看上去沒精打採的。

「哎呦,齊娘子可算是回來了。」一個太監忍不住說道,「那邊都鬧了半天了。」

皇帝沒說話,看著那女人拐過一條夾道。

由太后寢宮改成的病房裡很是熱鬧。

「…你們都是死人嗎?快想辦法啊?」

「…這都要疼死了…」

「…姓安的,你休想靠近我家小王爺一步…」

「老白毛,說的就是你,別裝傻…」

「…你們這些太醫都是廢物嗎?…」

「那齊娘子呢?那齊娘子呢?是不是治不好提前跑了?」

齊悅啪的推開門。

這陡然的聲響讓屋子裡的人嚇了一跳,都看過來。

「吵什麼吵?誰讓你們進來的?」齊悅掃過屋子裡司馬家的家屬,皺眉問道,「誰讓你們在病房大聲喧嘩的?」

「你」司馬家的一個男人回過神,帶著幾分怒氣要開口。

「你什麼你?你還有理啊?」齊悅打斷他問道,伸手指著他上上下下,「你有沒有消毒啊?你有沒有穿隔離衣啊?你就這樣在你們小王爺的病房裡進進出出?你知不知道你身上多臟啊?」

男人被說的發懵,臟?!

他不由低頭看自己。

這是新換的袍子,上好的綢緞,最新的式樣…

雖然憂心小王爺的病,他昨晚也是洗過澡的…

「你的手上身上,呼出的氣體里,帶著多少細菌你知道嗎?」齊悅接著說道,又指著其他人。

其他人尤其是女子們,更是緊張,低頭看自己。

真是太過分了。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