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九十五章次日

第三百九十五章次日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9-07 11:08  字數:4352

齊悅一開始還擔心皇帝要進去參觀一下術後的司馬小王爺,甚至還會掀起被單看看傷口什麼的。

畢竟現在是重症監護中,別人可以阻攔,阻攔皇帝的話不太合適,不過,皇帝只是站在隔扇門前往裡面看了眼就走開了,齊悅甚至覺得他其實什麼都沒看到。

真是個好同志,齊悅很高興自己不用費口舌。

「陛下聖明。」她說道。

皇帝轉頭看她。

「陛下第一次看手術現場一點也不慌亂,因為知道是治病的所以不會大驚小怪,此時也不急吼吼的要去看病人,也是從對病人好的立場來一切聽大夫的。」齊悅看著他一臉欽佩的說道,「只有像陛下這樣英明神武的人才會不用我們大夫解釋就明白如此吧。」

真無恥啊

一旁司馬家的人目瞪口呆。

他們還是一次見有人拍馬屁拍的這樣裸。

皇帝明明是沒必要去看司馬小王爺,到了這女人的嘴裡就成了英明神武了!

並且主要目的還是踩他們一腳!

沒錯他們是吵著鬧著要進去,但這不是很正常嗎?哪個病人治病不讓家屬探視的!

怎麼就成了不英明不神武了?

她可真敢!皇帝又不是傻子!

這女人!

「治不好的話,你更會知道朕是怎麼樣的英明神武的。」皇帝說道,看著這一臉崇拜的女人。

「有英明神武的陛下在,司馬小王爺一定會痊癒如初的。」齊悅躬身施禮說道。

這是一個大夫說的話嗎?

司馬家的家屬們再次咬牙。

這應該是神棍道士們說的話吧!

皇帝沒有再說話,他神情淡然,轉過身邁出門。

眾人附身恭送陛下,沒有人看到轉過身的皇帝臉上陡然無聲的大笑。

這女人太討厭了!

一夜無話。

齊悅是早晨交班去睡覺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換地方的緣故,她一直睡不踏實。

「姐,你躺那邊去。」

還有人推推她。

這是她的弟弟,齊悅看到自己躺在家裡的沙發上,對面廚房裡可以看到媽媽正在做飯。

這是他們家周末才會出現的場景。

「你沒去接楠楠?」齊悅問道,坐起來,看著已經坐在沙發上看球賽的弟弟。

「姐,你睡太久睡傻了?」弟弟眼睛沒離開屏幕,說道。「楠楠不是被姐姐和姐夫接出國了?年底才回來。」

齊悅哦了聲,摸了摸頭,門開了。

「我遛狗回來了,小悅醒了沒?睡得時候可真夠長了,該醒了吧?」父親的聲音傳進來。

首先入門的是一隻大狗。搖著尾巴就撲過來。

齊悅忙伸手擋,但厚厚的狗毛還是糊到她臉上。

在憋死之前,齊悅睜開了眼,大口大口的呼吸。

室內霞光一片,光影里男子一笑,露出白牙。

「怎麼獃獃的,睡覺睡傻了?」常雲成笑道。將手裡的扇子放下。

齊悅眨眼看著他。

「是你突然起來撞到這扇子上的,可不是我用扇子撓你了。」常雲成忙又說道。

齊悅呸了一聲,也不起身伸手就去捏常雲成的臉。

常雲成笑著一躲。

「騙鬼呢。」齊悅說道,展開笑顏。「你怎麼來了?」

「我啊,兵部有事,我陪著進來的。」常雲成說道,一面理了理衣衫。

他穿的是官服。只不過,已經不是以前從五品的武略將軍的服飾。前一段降成正六品的防守官,還沒換上官服,便又因為饒郁芳的事再次被降職,如今備案的職位只是張掖衛下一個管隊。

新的官服還沒做出來,因此常雲成只是穿著最普通的武將服。

想到這裡,常雲成忙掩飾性的遮擋了下衣衫。

其實他多慮了,看個衣裳齊悅可看不出這麼多事。

「哦。」她拉長聲調,「不是來特意看我的?」

常雲成故作嚴肅的點點頭。

齊悅笑著抱住他的胳膊。

「傻樣,裝的一點也不像。」她笑道。

常雲成笑了,一隻手就把她攬在身前。

「虧我擔心的不得了,托門扒窗戶進來了,你倒好,睡得那個香啊,阿如說你都睡了快一天了…」他說道,一面伸手捏她的臉,「哈喇子都流了一臉」

齊悅忙抬袖子擦嘴。

「幹什麼?嫌棄啊?美人流哈喇子也是美人。」她哼聲說道。

「臭美什麼!」常雲成笑著伸手推她額頭。

他說這話就看了看外邊。

「來看看你我就放心了,你接著睡吧。」他說道。

齊悅抱著胳膊不放。

「已經一天多沒見了如隔三秋啊。」她眨著眼做出可憐巴巴的樣子說道。

常雲成大笑,抬手在此推她的額頭一下。

「油嘴滑舌!」他笑道,「大爺我不吃這一套。」

嘴都咧到耳根了!還不吃!

齊悅笑著捏了捏他的臉。

看她的樣子,常雲成忍不住嘿嘿笑,也沒說什麼也沒做什麼,就這樣在一起坐著,就覺得滿心歡喜的冒泡。

可是…

齊悅看著他歡悅的神情忽的凝滯一下。

「別擔心,我已經順利做完手術,餘下的事就不用**心了,這些都是水平很高的太醫,有他們在,我基上就可以消失了。」她說道,拍著常雲成的胳膊,「我明天就出宮,你明天還不走吧?」

常雲成側頭看著眼前女人亮晶晶的眼,再次堆起笑點了點頭。

「沒事,我想辦法來見你。」他說道,「你不要亂鬧,說話做事穩妥些,這裡是皇宮。你的壞脾氣要控制著…」

「誰壞脾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