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九十四章夜安(加更)

第三百九十四章夜安(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9-06 16:29  字數:4154

屋子裡終於安靜了。

皇帝輕輕拍了拍手,站起身來。

「陛陛下」蔡重顫聲喊道。

「看看去?」皇帝問他。

蔡重面色發白的搖頭。

「陛下,又是血又是刀的,不吉利…」蔡重顫聲說道。

「瞧把你嚇的,你的手下那些人乾的事比這個嚇人多了吧?」皇帝笑道。

蔡重抬手擦汗咽了口口水。

皇帝養的暗衛刺探們乾的事自然手段花樣繁多,只有你想不到沒有辦不到的。

「老奴又沒有親眼去看…」他低聲嘀咕一句。

皇帝就笑了。

「這麼說,你剛才都看了?」他側身輕聲問道。

蔡重愣了下。

「陛下沒看嗎?」他結結巴巴問道。

皇帝微微一笑。

「朕看的跟你們看的不太一樣。」他說道,目光再看過去。

一個弟子正伸手給這女人擦汗。

那女人微微抬頭,好讓這弟子可以擦的乾淨一些。

頭臉都包起來,只露出半個額頭一雙眼以及半個鼻樑的女人,看起來跟日常完全不同。

蔡重順著皇帝的視線,這才看明白。

「還是陛下聰明…」他忍不住笑道。

皇帝也笑了笑,看著那女人擦完汗,又低下頭。

皇帝遲疑一下。

真的有那麼嚇人嗎?

殺豬宰牛的,他倒也見過,群毆打架,也曾觀摩過,血啊傷啊什麼的,也就那樣吧。

他的視線便從那女人的臉上落到胳膊上。胳膊上又到手上…

那雙手伸入人的肚子里…

兩個奇怪的鐵皮將肚子上的傷口扒開,露出其內…

皇帝一轉頭,用手背擋住嘴。

「哦哦找到了。」齊悅說道,一伸手。

一旁的弟子遞上鑷子。

「我看看我看看。」周茂春第一個往前站,卻被阿如攔住了。

「老太爺,您再等等。」她低聲說道,「手術台前不允許閑雜人等靠近。」

因為不是助手,周茂春雖然得以近距離觀看,但還是看得不盡興。他實在是手痒痒的不行,但沒辦法,因為從來沒有上過手術,齊悅根就不允許他幫忙,哪怕是牽拉也不行。

「牽拉?我當初上手術。光看就看了一年呢,也就乾乾鋪單的事。」齊悅笑道,「現在是沒辦法,不能要求那麼嚴了,要不然這個手術只能我一個人來完成了…」

她說著話,將一塊骨頭夾了出來,放在一旁的瓷盤裡。發出清脆的撞擊聲。

「腹腔發現游離骨頭…」齊悅說道。

阿如看了眼骨頭便忙做記錄。

「…呈v形,兩臂長約3cm和2cm…」齊悅接著說道,一面再次看了眼那骨頭,又沖安老大夫豎起大拇指。「牛啊!」

安老大夫被她逗笑了,一直提著的心到此時才稍微的放下一些。

縫合完最後一針,劉普成用剪刀剪斷,敷上藥棉包紮。

另一個弟子已經整理完記錄查看了所有用具。

這些事齊悅已經不再操心了。她晃動了下僵硬的頭,又看了眼血壓計。

「手術完成。」她宣佈道。

弟子們齊聲應聲是。再一起說聲辛苦了。

齊悅一面晃動頭,一面看那盤子里的骨頭。

「這是什麼骨頭?」她問道。

「雞骨。」周茂春又看還在麻醉中的司馬小王爺,嘀咕道,「這麼大人了,吃個東西狼吞虎咽的,小心真的變成死馬。」

齊悅笑了笑,伸手拿起那盤子。

「讓他們看看去。」她說道,轉過身走了幾步,又停下來,看向大殿裡面色訝異。

哎?

人都跑光了啊!

夜色降下來時,皇宮裡點綴著如同繁星一般的燈火。

太后被宮女餵了兩口參湯,稍微緩了緩神。

「母后,怎麼樣?還要太醫…」皇帝在一旁關切的問道。

太后的面色再次一白。

「別跟哀家提那個字。」她說道。

「哪個字?」皇帝不解的問道。

太后閉眼,又猛地睜開,又看四周。

四周的宮女女官烏泱泱的站了一屋子,燈火通明,人氣滿滿。

太后這才鬆口氣靠在引枕上。

「哀家沒事,陛下放心。」她說道。

一個太監此時從外進來。

「陛下。」他尖聲細語說道,「太醫問,司馬小王爺肚裡取出的雞骨頭,送到哪裡去?」

肚子里…取出…骨頭…

太后的眼前又浮現那可怕的一幕。

她伸手扶住胸口,一旁的宮女忙拿過痰盂,太后一陣乾嘔。

「快滾出去!」皇帝怒聲喝道。

那小太監立刻連滾帶爬的出去了。

皇帝又喊著請太醫,又催著宮裡的女醫過來。

聽到女醫這個詞,太后眼前便再次浮現那個女人,那個穿著白衣,手拿刀的女人!

民婦的醫術,不太適合在宮裡給貴人們看病。

那女人淡淡的說道。

那時候聽起來看起來是無比讓人討厭,此時想起來…

更是讓人討厭!

討厭中還有恐懼!

怎麼會有那樣的女人!

怎麼會有那樣的大夫!

怎麼會有那麼可怕的醫術!

她明白了,她知道了,她懂了。

「讓她走,讓她走,不許她再進宮!不許她再進宮!」太后伸手抓住皇帝的衣袖,大聲的喊道。

走出太后宮門時已經起了夜風。

皇帝停下腳,看了眼燈火通明的宮殿,忍不住笑了笑。

「找個太醫在這裡伺候著,估計母后這幾天是睡不好了。」他說道。

「何止太后啊,這宮裡的妃嬪大概都睡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