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九十三章驚亂

第三百九十三章驚亂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9-06 08:26  字數:4119

六月十八這一天,成了很多人銘記的一天。

拿著特批給千金堂弟子的條子的劉普成和安老大夫走進太后宮中,一直向外張望的齊悅鬆了口氣,而原本緊張不安的司馬家的人則猛的站起來。

「喂,這老頭怎麼來了?」

「打出去!」

他們紛紛喊道。

喊話的人年輕者居多。

「按理說,十幾年前的事,這些人怎麼好似都認得安老大夫?他們那個時候還不記事吧?再說也不會當時都在場吧?」齊悅忍不住低聲問道。

周茂春輕咳一聲。

「當初巨鹿王放過安老大夫一命,但立誓說今生不許安老大夫見司馬,但凡見了就要打,為了保證做到這一點,巨鹿王將安老大夫的畫像散發下去,保證家裡老老小小上上下下都認得他,甚至連狗也嗅了安老大夫的衣裳…..」他低聲說道。

齊悅汗顏。

可真夠有心的。

看著那邊司馬家的人果然真敢在這裡要動手了,齊悅站在帘子邊喝止了。

「這是我大弟子。」她說道。

司馬家的要動手的人愣了下。

「有什麼事,等會兒再說。」太后在上發話說道。

免得被那女人治不好鵬兒的時候以此為借口說自己收到干擾什麼的。

既然太后說話了,司馬家的人只得收手,但這不代表他們就此放過安老大夫。

「這掃把星來,就是活人也得治死了!」

「你這庸醫蠢貨今天死定了!」

「這老不死的雜種!竟然還有臉出來!」

「為了混下去連女人都認來當師父了!」

司馬家的人紛紛喊道,指著被劉普成推著的安老大夫。

要不是顧忌太后皇帝在場,他們還會罵的更難聽。

安老大夫不說話也不爭辯,這一次他沒有低著頭,而是平視前方。在這片唾罵中前行。

齊悅站在帘子邊看著,沒有再制止,就那樣看著安老大夫轉動輪椅走近,然後她抬起手。

「消毒。」她說道,「現在進行剖腹探查手術。」

大殿里安靜了一刻。

「她說什麼?」太后問身邊的人,「剖腹?剖腹是什麼意思?」

宮女們那裡知道,要是從字面意思來看的話..

好像是把肚子剖開?

但是,那怎麼可能!

哪有這樣治病的?

不知道怎麼回答的話搖頭便是最好的回答。

「治個病,搞的陣仗倒不小末世之燈焚造吉最新章節。神醫,神棍還差不多。」太后哼聲說道。

「據說那些有本事的高人都是這般的,一般的小病都不看。」一旁坐著賢妃忙低聲說道。

太后瞥了她一眼。

「你見過幾個高人啊?」她問道。

賢妃訕訕笑著低下頭。

這邊說話,其他的人也開始說話。

大家看向這邊敞亮的屋子,帶著幾分輕鬆隨意。見四五個穿著難看白大褂的人分別站定在那張奇怪的床前,床上躺著的是被手術單罩住的司馬小王爺。

「哎呀,小王爺怎麼被弄成這樣了?」

「好像脫光了..」

「這你都看得見?那那邊豈不是看的更清楚?好幾個女子呢..真是..真是成何體統..」

「用針針灸燒艾也不至於都脫了啊…」

期間還有宮女們逐一上茶,喝的茶還不一等。

「…我宮裡新得了一味好茶,去拿來讓姐妹們嘗嘗..」

「…是啊,陛下只給妹妹一個人了,我們托妹妹你的福氣嘗一嘗..」

很快大家的注意力便不在這什麼治病上了。有皇帝在的地方,誰還會注意別人。

「陛下,蓮兒新學了一首詩,嚷著要念給父皇聽。」一個妃嬪含笑上前。對皇帝說道。

皇帝斜倚在椅子上,似乎漫不經心的看著手術室那邊,聞言嗯了聲。

妃嬪大喜。

「那臣妾現在讓人叫她過來?」她忙說道。

皇帝這才看向她,笑了笑搖頭。

「不用了。別嚇到孩子。」他說道。

「怎麼會,蓮兒見到父皇。就什麼都不怕了。」妃嬪笑道,一面看著皇帝一旁的空位,又看著這邊桌案上擺上的茶。

她一彎身捧起來。

「陛下請用茶..」她說道,一面準備順勢坐下來。

尖叫聲就是在這個時候陡然響起的。

這聲音來的突然,來的尖銳,就如同晴天陡然一個霹靂,嚇得人抖了三抖。

那妃嬪手裡的茶就一歪,茶托與茶杯發出清脆的聲音,茶水灑在了身上。

她還沒來得及認錯,尖叫聲又響起來。

這次不是一個,而是二個,三個,四個…

靠近帘子邊的太監宮女們見鬼一般想後退開,面色驚恐,渾身發抖。

「你確定是這裡?」齊悅問道,頭巾口罩後露出的兩隻眼看向對面的安老大夫,她手裡的刀微微閃亮。

「我不僅確定在這裡,還能確定這是一塊骨頭。」安老大夫說道,神情堅定。

「好傢夥,你的手感比x光還厲害啊。」齊悅笑道。

安老大夫深吸一口氣,雖然努力想冷靜,但還是忍不住輕輕發抖嫡女毒心全文閱讀。

「娘子你再斟酌,我不知道我說的能不能幫上…」他遲疑說道。

他的話沒說完,這邊齊悅已經在他說的位置落刀了,乾淨利索沒有絲毫的遲疑。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近距離看齊悅做手術了,但這種刺激生生割開肌膚的場面依舊還不是常見到習慣了,安老大夫下意識的移開一下視線。

劉普成紗布擦拭血跡,一面牽引,層層肌肉分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