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八十八章不安

第三百八十八章不安 (1/3)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9-02 21:18  字數:5661

定西侯認為皇帝對此事難以定奪心中惶恐不安,但一旁的太監蔡重卻看出實際上皇帝是走神了。

蔡重看了眼皇帝,又看了眼跪在外邊的定西侯。

這個侯爺他也不怎麼來往,這個侯爺也很少進京,對京城的人來說,有些陌生,但念在年年逢年過節該有的禮都不少的面上…

雖然那些禮不過是一些芋頭什麼的永慶府特產,不過真要是貴重的禮他們還不敢收呢,像他們這些人,一則是愛金錢,二來也是愛面子情義,因為他們也知道,在世人眼裡他們恰恰沒有的就是面子。

蔡重捧了茶矮身過去,這動作讓皇帝回過神。

「是這樣啊。」他緩緩開口說道。

定西侯在外忙再次叩頭。

「是臣教子無方,臣甘願」他誠惶誠恐的顫聲說道。

話沒說完,皇帝就打斷他。

「朕准了。」他說道,「你自己的兒子,你自己看著辦就是了。」

定西侯愣了下。

這就准了?

他一時沒回過神。

這邊皇帝已經起身了。

「怎麼?你還有事?」他看到跪著不動的定西侯,皺眉問道。

在皇帝面前多一事永遠不如少一事,定西侯忙謝恩告退。

「哦對了。」皇帝又想到什麼,叫住起身退出的定西侯。

定西侯心裡咯噔一下。

「你回去告訴常雲成,暫時不用走,等另派差事吧。」皇帝說道,然後走開了。

完了!

定西侯只覺得透心涼。

到底還是沒保住職位。

定西侯世子被除名,饒家的女兒靈柩運回山東,事情就這樣低調簡單的結束了。

讓等著看更大更長時間熱鬧的京城人很是遺憾。好多人甚至還沒來得及加入看戲的隊伍。

這些權貴人家就是這點沒意思,什麼事都不敢往大了鬧,雷聲大雨點小,一陣風就刮沒了,真沒意思!

不過聊以可慰的是饒家女兒的靈柩裝車時,隨侍的丫頭悲痛欲絕發狂撞棺材而亡殉葬了,讓人很是唏噓感嘆一刻,算是給這場戲畫上了圓滿的悲情的句號。

「他還是不見我?」齊悅問道,有些焦躁。

阿如點點頭。

「定西侯府什麼人都不見。門不開,誰喊都不開,誰來也不見。」她說道,「我都去了三回了。」

「不見正好,這種丟人的事。再扯上你就真不是人了,算他還是個人。」周茂春說道,一面吃著一塊水晶肘子,一面招呼齊悅,「來來,嘗嘗,嘗嘗。這是五城兵馬司那個什麼大人特意孝敬我的。」

周茂春不愛錢不愛物,亂七八糟的一會兒這個一會兒那個,搞得那些要討好他的人費盡了心思。

「義父,吃了東西。連是誰都記不住,這人可真是虧得慌。」齊悅說道,坐下來看著那些食盤子,搖頭。「我哪裡吃得下。」

「怎麼吃不下?」周茂春挑眉說道,一面再次吃了一大口。含糊說道,「這麼高興的事,真是老天有眼,讓那定西侯家作怪,活該,報應,讓他們長教訓!敢耍我!讓他們雞飛蛋打!」

「義父。」齊悅喊道,伸手指著自己,「你女兒還在這裡呢!」

周茂春噗嗤笑了,嗆得有些咳嗽。

「是是,我知道女生外向。」他說道。

「雲成也是無妄之災,太不公平了。」齊悅說道。

「不公平什麼?這算什麼無妄之災?這是該有的。」周茂春哼聲說道,「他有那樣的父母就是他的命。」

齊悅不和他說了,手拄著頭嘆氣。

「他也是擔心我受到牽連,所以才避而不見的。」她說道,「不見就不見,我寫封信,你讓人遞進去好了。」

阿好忙從一旁拿過筆墨紙硯。

周茂春看著她寫。

「告訴那小子,他現在沒人要了,來求求我,我發發善心,讓他來咱們家當上門女婿。」他說道。

齊悅笑著點頭。

「好啊。」她說道,一面低頭寫了幾行字,就收了筆。

「就寫這麼點啊?」阿好歪著頭看問道。

「不用說那麼多。」齊悅笑道,將信紙抖了抖。

阿如伸手接過去晾乾。

「周大人,周大人。」外邊有人恭敬的喊道。

「我忙著呢。」周茂春磕巴都不打一個乾脆的說道,「誰來了也都去給我等著。」

說著話,又端起茶湯美滋滋的喝了口。

「周大人,不是別的人,是陛下找你。」外邊的人含笑說道。

周茂春咳嗽兩聲。

這就不能讓人等了。

他忙忙的跟著去了。

阿如去送信,齊悅則回到陳氏那裡。

「夫人吃過葯了吧?今天還好吧?」她問道。

「那邊是采青姑娘伺候的,奴婢們不知道。」僕婦答道。

齊悅看了眼陳氏的屋子方向,皺了皺眉。

自從那件事後,她沒有再去和陳氏見面,也問了周茂春陳氏的病到底怎麼樣,周茂春只含糊說就那樣,養著吧。

「宅子挑好了?」齊悅問道。

阿好點點頭。

「阿如姐姐說今日就挑選傢具。」她說道。

齊悅再看向陳氏那邊。

「等她好一些,我再去告訴她我們搬出去。」她說道,說到這裡又想到什麼,「說到傢具,千金堂也要一些,我們去看看。」

阿好點頭。

二人才進門又轉身出去了。

陳氏那裡很快就知道了。

「小姐,齊娘子她是要搬出了吧?」采青低聲說道。

陳氏閉著眼躺著,嗯了聲。

「那攔不攔?」采青問道。

「不用。」陳氏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