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八十五章何解(加更)

第三百八十五章何解(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9-02 00:01  字數:4984

天色剛亮的時候,陳家半夜才關上的大門再次被敲開了。

根就沒睡著的齊悅被阿如叫起來,簡單的梳洗便走出來。

周茂春在屋子裡來回的走,一臉的氣憤。

「月娘,我昨天才知道你為什麼要和離了。」他氣呼呼的說道。

阿如和阿好都一臉好奇不解。

齊悅笑了笑。

「義父見到謝夫人了?」她問道,一面親自斟茶。

昨天發生了什麼事,她不問都知道。

謝氏那性子,除了謝老夫人,應該就是她最了解了吧。

「那簡直就是個瘋子。」周茂春罵道,「月娘,這樣的人家,咱們何必要去?」

「是啊,真是上愁啊。」齊悅也嘆口氣。

周茂春一看她這樣明白,便也收起那小心翼翼委婉些的心思,乾脆的將昨天的事說了。

「這擺明了就是針對你的。」他氣憤說道,「我雖然沒成親,也沒父母,不知道這些亂七八糟的事,但想想也知道,有那樣的婆婆,常雲成那小子對你再好,這日子也不能過。」

齊悅再次吐口氣。

原來如此啊,她想到了一定是謝氏堅決阻止這件親事,沒想到謝氏連下家都找好了。

看著齊悅沉默不語,周茂春又覺得不忍。

「不過,月娘,你也別擔心,咱們也不怕她,有義父在,我給你撐腰,你想怎麼辦?」他大聲說道。

「義父,說真的,我真不知道怎麼辦。」齊悅看著他笑道。

「月娘,那謝氏怎麼回事啊?怎麼那麼…那麼…跟你作對啊?你當初可是救了她的命啊。」周茂春說道,說完自己就擺手,「不過這救命也不算什麼。忘恩負義的人多了。」

「其實我覺得,謝夫人其實已經不是針對我這個人了。」齊悅說道,「確切的說,她是針對這件事,這件一開始就違背她意願的事」

說到這裡將當初這門親事的由來講給周茂春,又說了常雲成和謝氏的關係。

周茂春便哦了聲,明白了。

「月娘,那這件事,就無解了。」他整容說道。

齊悅沖他攤攤手。

「是啊,大家都其實心裡都明白的。」她說道。

話說到這裡門外傳來嘈雜聲。

周茂春皺眉。

「有不明白的。」他哼聲說道。

話音未落。定西侯就衝進來了。

「哎呀月娘,你別聽你義父瞎說,這件事絕對沒問題。什麼問題都沒有。」他急忙忙的喊道,擺手,「這親事咱們即刻就辦。」

「那你那瘋子媳婦怎麼辦?」周茂春沒好氣的罵道。

「讓她滾蛋,我已經寫了休書了,這就趕她滾蛋。」定西侯爽快的答道。

周茂春一拍桌子。

「那還成個屁親!」他喊道。

那怎麼就不能成親了?

定西侯不解。

「哦。對了,休了她還不夠,還得勞煩親家去求個聖旨,咱們讓月娘風風光光的進門。」他拍手說道,一面抓住周茂春的胳膊。

周茂春氣的甩開他。

「那你兒子呢?休了人家的娘!還想讓人家高高興興的來娶媳婦?你以為你兒子是麻野雀啊?你這是結親還是結仇啊?你是故意來害我女兒的吧?」他喊道。

周茂春一急把方言都喊出來了,定西侯和齊悅都有些不解的看他。

「麻野雀是什麼?」定西侯還好學的問道。

周茂春氣急踹開他。

正熱鬧著。門外又忙忙的跑進來人。

「齊娘子,齊娘子,快些。陛下有請。」

又怎麼了?齊悅有些無奈。

定西侯則大喜。

「月娘,你進宮記得給皇帝說啊,這正好。」他忙忙的說道。

「我家女兒嫁不出去了嗎?要這樣上趕著作踐自己?」周茂春大怒喊道。

這邊鬧著,齊悅匆忙的重新梳妝打扮出門。

「月娘,你記得啊。」定西侯不忘追著喊道。引得宮裡來的太監不解的看過來。

周茂春忙拉住他。

看著齊悅的馬車走遠了,周茂春才甩開定西侯。一句話也不想和他說就走。

「親家,親家,真不能再拖了,有什麼事咱們成了親再說。」定西侯追著喊道,看到周茂春的馬車走開了,他才悻悻的停下腳。

看看齊月娘,皇帝親自召見!

有這樣的兒媳婦多壯門面!

定西侯不由得意洋洋,但旋即又更加生氣。

都是謝氏這個敗家娘們!

今天無論如何也得把她趕走!

定西侯立刻催著回家去,剛到家門口,便見到一輛馬車停下,正有一個中年婦人下車。

「我們是饒學士府的」僕婦拿著名帖對門房說話。

饒家!

定西侯頓時火冒三丈,他跳下車。

「不許進!」他喊道。

僕婦以及饒陳氏被嚇了一跳,看著這個形容雅富態的男人面容兇惡的衝過來,以為遇上惡人,待聽見這邊門房上的紛紛施禮喊侯爺才知道這便是定西侯。

「侯爺,有件事我們還是坐下來說說的好。」饒陳氏說道。

「說什麼?我們家跟你們沒什麼說的。」定西侯乾脆的說道。

饒陳氏沒想到竟然在大門外吃了閉門羹,氣的臉色漲紅。

「什麼叫沒什麼說的,你們家乾的好事,難道現在想不認賬嗎?」她氣道。

「幹什麼了幹什麼了?」定西侯瞪眼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我這個當父親的都不知道,算什麼?快走快走,這件事到此為止,別再胡鬧了,我家過兩日就要娶親了。」

說罷轉身就進去了。

看著大門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