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八十三章相告(加更)

第三百八十三章相告(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31 19:43  字數:3761

陳氏看著眼前的女子有些恍惚。

「月娘,你聽我說,我給你找更好的人家,你不要聽老夫人的,你不要嫁給世子爺。」她急切的說道,伸出手,想要拉住那女人的手。

不,不是,是那女孩子的手。

眼前的人形容依舊,但卻帶著幾分怯怯,就跟她進府以來一直那樣,從來都是低著頭看人,更不會有明媚的笑容。

她將自己的手從身側放在身前避開了,輕輕的絞著衣帶,就是不說話。

「月娘,你聽我的話。」陳氏急得想要哭再次拉住她的手。

這一次,她更加惶恐,抽回手就要躲開,她抬起眼看了陳氏一眼,如同小兔子一般躲閃的眼神,卻帶著倔強。

陳氏看得懂這種倔強。

這種女孩子,怯弱的外表下,是近乎偏執的倔強。

她頹然鬆開手。

兜兜轉轉,竟然還是在原地打轉。

「姨母,你好好養著,你不是想要對我好?我過得好就是你對我的好。」齊悅說道,起身將她身後的靠枕整理好。

陳氏伸手抓住她。

「你怎麼才算是過的好?嫁給那常雲成就是好嗎?」她顫聲說道,有些上氣不接下氣,「月娘,你怎麼就不肯聽我的話。」

說著話,眼裡忍不住滾下來淚來。

齊悅坐下來,微微皺眉。

「按理說,常雲成在你們眼裡,應該是很好的了吧?」她問道。

拋開他一開始的臭脾氣來說,出身模樣地位,那真是難得的好了,怎麼陳氏就是看不上。

「我這樣一個和離的女人。還能有比跟常雲成更好的?」

她一直以為陳氏是見不得她受常雲成和謝氏的委屈才給她求來的聖旨,沒想到求聖旨之前的那些事也是她的主意,那就分明是要她離開定西侯府。

對齊月娘這樣的女人來說,走這一步真的是好嗎?

「有。」陳氏眼睛一亮,緊緊抓住齊悅的手,「你聽我的,真的有,很快就有。」

齊悅笑了,拍拍陳氏的手。

「姨母。你還是沒聽明白,我的意思是,我要過的好日子,是我要過的日子,而不是你認為我要過的日子。」她說道。似乎怕陳氏聽不懂,所以特意說的很慢。

陳氏手上用力。

「月娘!」她喊道,面容有些焦躁不安,又想到什麼嘆了口氣,鬆開了手靠了回去,「月娘,我知道。對你來說,我什麼人也不是,我也管不得你,但是。如果我說,這一切都是為了你的父親呢?」

她抬起頭看著齊悅。

齊悅的臉上沒有什麼驚訝。

「我知道,我應該不是一個簡單的乞丐。」她點點頭說道,「我也知道。姨母是認識我的父親親人什麼的。」

她說到這裡笑了笑。

「所以說,姨母其實。是為了我父親,而不是為了我?」她半真半假的笑問道。

陳氏一愣。

「我沒興趣知道我父親,也沒興趣知道什麼身世,想來也是見不得人。」齊悅攤攤手說道,「總之人還是要做自己的,既然那些事都過去,那些人也都不在了,齊月娘也只是個小乞丐,那就讓她永遠當個小乞丐吧。」

陳氏驚愕的看著齊悅,竟然,有人聽到這個,還如此的無動於衷?

身世,親人,血脈,不是一個人最在乎的嗎?

為什麼眼前這個女子,聽到這個,竟然會是這樣的反應。

驚訝,驚恐,激動,興奮,歡喜,悲傷,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

這還是人嗎?

陳氏說的沒錯,這些反應來是齊月娘該有的,也一定會有的,只是可惜的是,眼前的人不是齊月娘。

陳氏看著那個女人站起身,轉身,向門外走去。

「如果。」她猛地坐起來,手抓住被子,說道,「如果,你能給常雲成,能給整個定西侯府,帶來滅頂之災呢?」

齊悅身子一僵,停下了腳。

屋子裡的空氣都似乎凝滯了。

陳氏看著那女人慢慢的轉過身,她心裡已經後悔了,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已經後悔了。

她竟然威脅她,威脅他的女兒,他唯一的骨肉…

陳氏伸手扶在心口,看著那女人轉過身看著自己。

「那,我更是要謝謝老侯夫人,謝謝姨母。」齊悅微微一笑說道,然後神情肅正,低下頭沖陳氏鄭重的施禮。

陳氏頹然躺回去,伸手掩住口,眼淚如雨而下。

而此時的大學士府,聽到霍夫人說的話後,饒陳氏驚怒交加。

「什麼?竟然」她失態的站起來。

霍夫人也是神色複雜。

今日的事可真是讓她開了眼界了,在京城也算是過了半輩子了,見過的稀罕事也不少了,但都沒有今日帶來的震撼大。

「這定西侯府也真夠荒唐的,夫妻兩個竟然也不商量,各自給孩子說親。」她搖頭說道,又看饒陳氏,帶著幾分語重心長,「這門親事,你還是慎重些好,這樣的長輩,實在是」

她搖搖頭,意思到了也就不說了。

這門親事,誰不想慎重!可是,這不是沒辦法,已經丟人丟到這地步了!

饒陳氏神情尷尬,擠出幾分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聽著霍夫人語重心長又嘮嘮叨叨的說了好多擇親選婿的話,尤其那話里話外強調這饒郁芳是寄養她名下的,不是親生的,更要慎重,莫要讓人閑言碎語的指點了去,只聽得饒陳氏心裡焦躁憤憤鬱悶,卻只能再三道謝。

好容易送走了霍夫人,饒陳氏轉身就來到丈夫的書房,坐下就哭。

饒學士有些無奈的放下手裡的書,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