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八十章是誰

第三百八十章是誰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30 10:57  字數:4402

兩人一句話,屋子裡的氣氛陡然緊張。

「誰糟踐誰啊?」饒陳氏沒想到被人倒打一耙,氣的頭暈喝道,「姓謝的…」

她的話沒說完,謝氏身後走出一人,沖饒陳氏就跪下了,也不說話,掩嘴哭。

饒陳氏一句話沒說完,氣的又暈了暈。

「你這個不要臉的…」她指著饒郁芳顫聲道。

「誰不要臉啊。」謝氏打斷她,冷聲說道,「也就你們姐妹先干出不要臉的事,倒說別人不要臉。」

饒陳氏手便從饒郁芳身上移到謝氏這裡,面色鐵青,嘴唇發抖。

「我」她張口說不出話來,便控制不住的揚手就打過來。

德慶公夫人忙伸手拉住,僕婦們也涌過來。

「打啊,還打人啊,你們德慶公府位高權重,打我兩下就打了吧,我認了。」謝氏冷笑道。

「都是我的錯,伯母您打我吧。」饒郁芳哭道,跪行到饒陳氏身前。

屋子裡頓時亂起來。

「有話都好好說,這是幹什麼啊,親戚里道的。」德慶公夫人說道,讓人把饒陳氏扶著坐下,又請謝氏坐,再讓饒郁芳起來。

除了饒郁芳不肯起來,饒陳氏和謝氏都坐下了。

屋子裡的僕婦便請謝氏的僕婦下去歇歇。

謝氏的僕婦遲疑不肯走。

「去吧,沒事,已經到人家家裡了,要是真有什麼事,你們守著我也護不住。」謝氏不陰不陽的說道。

德慶公夫人神情微微尷尬。

屋子裡的僕婦這才退了出去。

「謝夫人,到底是」德慶公夫人開口問道。

話沒說完,饒陳氏緩過氣又搶著先說了。

「你們定西侯府誘拐我家女兒,你還有臉上門來」她氣道。

謝氏嗤聲笑了。

「我在家裡坐著跟你們山東也好京城也好。隔著十萬八千里。」她說道,「我可真行啊能誘拐到你們家的女兒,我倒是想問問,你們饒家是怎麼回事,逼得這麼一個女兒家千里迢迢的獨自投奔親戚去。」

她搖頭嘖嘖幾聲。

饒陳氏再次氣的眼黑,看到還在腳邊跪著哭的饒郁芳。

「你,你想去你外祖家,好,好,來人。」她喊道。「來人,備車,好好的把小姐送去,就告訴那段家,我這個當伯母的無能…」

饒郁芳聞言哭的更厲害。

德慶公夫人閉了閉眼。

「都好好說話!」她猛地喝道。

屋子裡安靜一刻。

「不愧是德慶公夫人。真是氣勢威嚴。」謝氏淡淡說道。

「謝夫人。」德慶公夫人看向她,神態肅正。「你我親戚。也別論別的,我家有什麼得罪,你告訴我,我必然要給你個交代。」

她說罷又看饒陳氏。

「妹妹,你也給我這個當大嫂的一個面子,郁芳的事已經這樣了。最要緊的是商量下怎麼善後,再說以前的事就沒意思了。」她說道。

既然她這麼說了,畢竟身份在那裡,謝氏和饒陳氏都稍微壓了下脾氣。各自坐好。

「得罪?我可不敢當。」謝氏冷聲說道,「我就是想問問這位饒家夫人,既然當初許諾了親事,我們也按你們要的辦了,為什麼又轉臉悔婚?」

當初的事德慶公夫人不知道,也就今天模糊聽了下邊的媳婦子過來低聲說了個大概,貌似是陳雪做的媒,但不知道怎麼好像沒結成親反而成了仇。

德慶公夫人不由看饒陳氏。

饒陳氏面色難看。

「我們悔婚?你們都辦出那樣的打人臉的事,誰還敢和你們說親!不想結親就算了!沒你們這樣欺負人的!」她亦是冷聲說道。

「我們怎麼了?」謝氏喝問道,「明明是你們出爾反爾」

「你們都請來了那樣的聖旨了,誰還敢和你們做親!你們定西侯府,是不是耍人玩呢?」饒陳氏站起來氣道。

謝氏愣了下。

「我們的聖旨,不是准你家女兒左右夫人位尊了嗎?」她皺眉問道。

饒陳氏呸了聲。

「你家夫人奉旨和離,那是給我們的尊嗎?那是擺明了要打我們的臉!」她喝道,伸手指著自己的臉,「誰敢跟你們結親,那就是伸出去讓皇帝打臉呢!」

原來是因為這個,謝氏恍然,怪不得後來說親人人對她退避呢!

頓時氣上加氣。

「好啊,果然你們姐妹沒安好心,竟然如此作踐我家!」謝氏猛地站起來柳眉倒豎喝道。

饒陳氏更是怒不可言。

「我作踐你家?你們才是作踐我家!安的什麼心,竟然請來那樣的聖旨!虧得當初沒說開,要不然我們饒家合家非要被人笑死不可!」她也站起身,豎眉指著謝氏說道。

德慶公夫人此時聽出味道了。

「你們到底誰請來的那和離的聖旨?」她左右看看,問道。

「她!」

謝氏和饒陳氏同時伸手指著對方說道。

然後都是一愣。

德慶公夫人也看看她們兩個。

「我們有病啊,請來兩個聖旨。」謝氏啐了口說道,「我們家還沒那臉面。」

「我知道你們沒那臉面。」饒陳氏也啐了口,說道,「不是你們讓雪娘去求的嗎?她在宮裡可是很有臉面的。」

「什麼我們?明明是你們,不想和我們結親,耍了我們,你們姐妹算計我們弄來這聖旨!」謝氏立刻回道。

說道這裡,二人不說話了,看著對方,德慶公夫人也慢慢站起來,心裡已經基本上明白了。

「陳雪娘!」

謝氏和饒陳氏再次齊聲說道。

說完兩人安靜一刻,旋即一個向外就走,一個則看著德慶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