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七十八章似曾(加更)

第三百七十八章似曾(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28 15:27  字數:3804

.

門上這般熱鬧,陳氏這邊的人很快就知道了,忙將德慶公老夫人請進來。

德慶公老夫人被直接攙扶到陳氏的屋內,擺了張羅漢床,讓她躺下。

對面躺的是陳氏。

「這是怎麼了?」陳氏坐起來,驚訝的問道,「怎麼讓老夫人出來了?」

七十多歲的老夫人十幾年前就基本不出門了。

德慶公老夫人喝了茶,又被幾個僕婦揉按捶,此時緩過來了。

她看著陳氏,也很驚訝。

「怎麼氣色這麼差?」她問道,就要起身,「你這孩子病了也不說!」

又喊著請太醫。

「周老大人已經看過了,開了葯吃著呢。」陳氏笑道,讓人攔住。

既然周茂春看過了,德慶公老夫人就稍微鬆口氣。

「你帶回來的那個..」她便開口問道,張口卻忘了怎麼稱呼,「那個住進你爹屋子的女人…」

這個話聽起來這麼怪,四周的僕婦忙低聲提醒。

「齊娘子。」老夫人這才想起來,接著說道,「是什麼人?」

陳氏笑了笑。

老夫人是越來越糊塗了,經常張口忘事,旁邊的僕婦少不得又低聲提醒。

「我不是說這個。」德慶公老夫人有些不耐煩的擺手,依舊看著陳氏,「她,她怎麼跟,跟那家的孩子一樣?」

那家?哪家?

周圍的僕婦一頭霧水。

陳氏卻是一笑。

「哪家啊?」她說道,嘴裡是疑問,但神情卻淡然。

「雪娘,你知道我說的是誰!」老夫人沉聲說道。

陳氏低頭一笑,再抬起頭。

「是嗎?我都記不清了,嬸娘說像。那就是像了。」她說道。

陳氏這裡發生的事齊悅並不知道,她此時已經叩拜了皇帝,正打開自己帶來的箱子。

「齊娘子可真是聰明伶俐。」皇帝含笑說道,看著眼前跪著的女人。

齊悅已經不像前幾次見到皇帝那樣拘束了,聞言抬起頭一笑。

「謝陛下。」她說道。

旁邊的太監們忍不住嘖嘖,這女人可真夠不客氣的。

皇帝笑意更濃。

他原本準備的那句解釋為何召她來的話便不用說了。

「民婦知道陛下一定等著看進展呢。」齊悅低下頭一面說一面將箱子里的東西拿出來。

皇帝看著她。

「起來吧。」他說道。

齊悅再次抬頭一笑。

「謝陛下,我這樣挺好的。」她說道,換了個跪坐的姿勢。

太監們還是第一次見有人拒絕皇帝的命令拒絕的這樣輕鬆隨意,而再看說者和聽者顯然都沒有特別意識到。似乎這對話再合適不過。

齊悅這時拿出了剪子刀子,太監嚇了一跳。

「哎呀,這可不行。」他們忙站過來,圍在齊悅身邊。

齊悅有些不解。

「怎麼了?」她問道。

「在陛下面前可不能拿這些兇器。」太監們急道。

兇器?

「滾一邊去,大驚小怪的丟朕的人。」皇帝不悅的說道。

太監們便訕訕的讓開了。看著皇帝不僅沒有避諱,也不用太監們呈上去,自己起身走過來,站到了齊悅的面前。

「這些..」他微微彎身看著被齊悅擺出來一溜的東西,好奇的問道,「就是你用來展示神技的東西嗎?」

「是啊。」齊悅笑道,一面一一指給他看。「鑷子,手術刀,剪子,這些又分為好多種..」

皇帝先是微微彎身看著。然後便乾脆坐下來,太監們再次驚訝一番,忙忙的取來坐墊。

這些東西就這麼好看?

還是…

太監們站在一邊,垂下的視線不由落在那與皇帝對面而坐的女人身上。

齊悅已經將東西都擺出來。也一一的說明是什麼了。

「這個針筒就是你上次說的給李閣老把肚子里的氣抽出來的那個?」皇帝伸出修長的手指,有些遲疑的拿起針筒問道。

「這個還不是。這是注射用針筒,李閣老用的是穿刺針筒。」齊悅笑道,一面低頭在箱子翻了下,然後有些歉意的一笑,「還沒造出來。」

皇帝看著她笑了,將針筒放回來。

應該沒別的事了吧,她已經讓陛下知道自己沒有偷懶,齊悅便準備收拾東西了。

「那這個手術刀怎麼用?」皇帝又指著問道。

還想知道怎麼用?

齊悅便含笑伸手拿起來,做了個執筆式。

「這樣用。」她說道,又換了手勢,「還能這樣用,這樣用..」

皇帝含笑看著眼前女子的手靈活的變幻,四周的太監心都提到嗓子眼,乖乖,這玩刀玩的這麼溜,可是太危險了….

緊張的可不止皇帝跟前的太監們,此時饒陳氏在家裡走來走去,不時的問老夫人回來沒,還好不多時,外邊就說回來了,她大喜忙過去。

德慶公老夫人沉著臉被兩個僕婦攙扶著走的很快。

陳雪娘那古怪性子,難道母親也沒在她跟前討得好?

「母親,雪娘怎麼說?」她問道。

「她什麼都不說。」德慶公老夫人答道,「我看她心裡清楚的很。」

「她就是故意的!」饒陳氏點頭說道,又是氣又是急又是委屈,「我可從來沒惹過她,從小到大我可都是讓這她,真心把她當妹妹看,她怎麼這麼狠心,陷我與不義!這以後我可沒臉進饒家的門了。」

「你說什麼呢?」德慶公老夫人似乎才回過神,皺眉道,「她怎麼陷害你了?」

饒陳氏被問的一愣。

「不是她請來的那和離的聖旨嗎?」她問道。

「我怎麼知道